威尼斯双年展­——作为政治的一部分的艺术
2015年04月10日 16:15:51    作者:shangling/译   来源:新浪博客

  从1895年在威尼斯的第一届双年展以来,各国都积极安排他们的艺术家参展。有些通过他们的文化署,比如意大利;有些通过对外事务局,比如英国。而乌克兰,则是通过私人收藏家的资助。波兰是通过多种途径。在最开始的55年中,仅20国参展。但1950年后,参展的数量明显增多。今年,虽然巴林和黎巴嫩在最后阶段取消,但仍有89个国家参展。这是77个双年展之最。它证明当代艺术已在全球范围蔓延开来。

  威尼斯双年展的价值不仅是引起艺术家、文化局及其他国家的注意,它皆在获得全球认知。虽然各国采用了形形色色的表现形式,但引起共鸣的仍是少数。

  公平公正的氛围带给人们对艺术的难忘体验。展厅营造了具有艺术说服力的空间,这是最为被看重的。资深的参展商选择了这种方式,包括今年赢得最高奖项金狮奖的德国。但是在艺术家中呼吁声最高的却是瑞士馆。Thomas Hirshhorn的“水晶抵抗”皆在表现神奇的宇宙,充满无政府主义与有序政治,而不是中立政治,该展馆无视瑞士的典型政治倾向。

  Hirschhorn的作品充满了独立精神,不迎合当局、时尚或艺术市场。他利用碎玻璃片、锡箔纸、纸板、塑料椅、老旧移动电话及色彩缤纷的低分辨率战时照片、胶合在一起,呈现了Hirschhorn式的风格。它们是奢华的对立面。

  另一个威尼斯双年展的特点在于它的政治立场,这是今年威尼斯的标识。这点被波兰馆的作者Yael Bartana,一位以色列的视频艺术家,完美演绎了出来。展馆介绍了犹太人的复兴运动,一个呼吁犹太人重返东欧的政治组织。Bartana女士的聪明才智被全球艺术界所欣赏。

  相比之下,可预见的政治趋势在此显得虚幻而真空。在美国馆外,Allora及Calzadilla,来自波多黎各的年轻艺术家,创造了“田径”。一名奥林匹克运动员,在坦克旁的跑步机独自运动。这个信息传递的是战争无处不在,战争是条死胡同。更成功的是名为“算法”的雕塑。它由一个管风琴和全自动ATM机组成。当艺术爱好者从工作中获得资金,他们也发现了自身被赞美诗与和铉所吞没。

  鉴于阿拉伯世界的骚动,沙特阿拉伯的展馆区域引起了热议。不仅是两姐妹揭开面纱周游世界。Shadia及Raja Alem,一个是艺术家,一个是作家,她们创建了名为“漆黑大门”的大型雕塑。这项工作提到了麦加,但她们对她们艺术的宗教意义含糊其辞。

  新来者总想让他们的展馆代表他们国家旅游局宣传的形象。埃塞拜疆馆就承担了这样的使命。Aidan Salakhova,在莫斯科的埃塞拜疆艺术家,展出了两件雕塑作品:“等待着的新娘”,一位面盖黑纱的女人,而另一件作品“麦加的黑石”更像一个巨大的阴道。

  很少有人知道今年的双年展的意大利馆为何像一个郊区的业余艺术集市。如果国家馆皆在表现这个国家对于艺术的态度,创新意识,革新信号甚至是公共关系,宣传工具,那么今年的双年展的参观者会惊讶与意大利馆是如何在当代艺术与廉价的商品市场上找到平衡的。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新闻,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shangling/译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新闻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评论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