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库斯·博什将来中国
2015年08月06日 12:08:41    作者:张璐诗   来源:外滩Daily

  “专注于一个作曲家,对乐团发展个性有好处。可我的目标并不是要建立‘纽伦堡爱乐的声音’,而是在演奏不同作曲家时,乐团能有弹性地发出不同声响和音色。”(图:马库斯办公桌背后是整面墙的不锈钢记事板,上面贴了一大半的日程表,其中一侧挂着一副白色塑料手套,这是他看过瓦格纳的《纽伦堡名歌手》手稿保存起来做纪念的)

  6月一个午后在纽伦堡歌剧院内约见马库斯·博什(Marcus Bosch)。歌剧院一面外墙上,挂着巨幅纽伦堡爱乐本乐季的演出海报,马库斯的肖像占了海报的一大半。走入他的办公室,进门就是一架钢琴,琴上摆着一只被当代艺术家涂上了绿色的“丢勒兔”。不过最显眼的还是一大幅镶在画框里的罗伊·利希滕斯坦的“Hey You!”,斜靠着落地窗摆放。刚结束当晚一场排练的马库斯,套着白恤衫牛仔裤进门。他告知,四年前刚来纽伦堡时,第一部作品排的是瓦格纳的《纽伦堡名歌手》,舞台设计上就用到了这幅画,后来他又在本地一个博物馆里看到。马库斯又指向覆盖了几乎半面墙的一幅“东京夜景图”介绍:那是他在亚琛的一位名厨朋友送的,这位朋友经常在餐厅里策划展览。

  马库斯办公桌背后是整面墙的不锈钢记事板,上面贴了一大半的日程表。其中一侧挂着一副白色塑料手套。几年前,马库斯在德国历史博物馆参观时,见到瓦格纳的《纽伦堡名歌手》手稿,十分兴奋,但被告知要戴上一次性手套才能捧起来看。“碰过瓦格纳”后,他就把手套保存起来做纪念。

  记事板的小半边,用来贴他两个孩子和日常生活的照片。其中,在一幅恬静的风景画下面,一张红底白字纸片上写着:“我需要一个假期!”

  作为24岁就开始职业生涯的早熟型指挥家,马库斯从34岁开始担任亚琛市的音乐总监之职。今年45岁的他,已有巴伐利亚国立剧院艺术总监、纽伦堡爱乐艺术总监二职在身,每日工作14到15个小时,忙碌兼顾艺术与行政事务,并频繁做旅行演出,“一年里,有半年时间我都不在家里睡。”每年7月,马库斯还需要抽出三个礼拜到150公里之外的符腾堡州,担任海登海姆歌剧节的艺术总监。平日,马库斯还隔三差五开车往返德国各地,客席执棒不同乐团。

  马库斯办公室的书柜里,放着的全是乐谱,这段时间,他正在苦读即将开始排练的新版瓦格纳《尼伯龙根的指环》全套、威尔第的《假面舞会》,以及法国作曲家雷吉斯·坎普(Régis Campo)根据法国当代剧作家伯纳德-玛丽·戈尔泰斯(Bernard-Marie Koltès)创作的《西边码头》(Quai West)。

  这段时间,马库斯· 博什正在苦读即将开始排练的新版瓦格纳《尼伯龙根的指环》全套、威尔第的《假面舞会》,以及法国作曲家雷吉斯· 坎普根据法国当代剧作家伯纳德- 玛丽· 戈尔泰斯创作的《西边码头》

  马库斯说,平时看书时间很有限,但他会抽空读历史书,因为“书比课本和媒体报道更接近真相”。而工作节奏太紧张时,他喜欢打网球、看瑞典的罪案小说来放松。

  当晚我去看了马库斯率领纽伦堡爱乐的音乐会。在贝多芬的《列奥诺拉》序曲末尾,马库斯在乐团编制上耍了点小花样:将小号手发配到了观众席的最后面。在演出结束后,马库斯马上出现在音乐厅大堂,与观众们边喝酒边聊天。

  马库斯还没去过中国。但今年12月,他将携纽伦堡爱乐访问广州,并正在敲定上海之行。纽伦堡歌剧院三年前排演的《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也有望到北京去。临离开前,马库斯的助手又透露:《推销员之死》刚与北京国家大剧院签了合同,9月上演。

  《东京夜景图》那是马库斯· 博什在亚琛的一位名厨朋友送的,这位朋友经常在餐厅里策划展览

  B=《外滩画报》

  M=马库斯·博什(Marcus Bosch)

  B:上任纽伦堡爱乐音乐总监以来,你觉得乐团有什么变化?

  M:我们还正在寻找自己的声音。目前正在排演德沃夏克的全套曲目,排他的作品有助于推动乐团建立国际声誉,同时专注于一个作曲家,对乐团发展个性也有好处。可我的目标并不是要建立“纽伦堡爱乐的声音”,而是在演奏不同作曲家时,乐团能有弹性地发出不同声响和音色。

  B:2005年纽伦堡歌剧院曾将全套《指环》带到北京。现在你们在排新一版的《指环》。解读瓦格纳时,你的重点在哪?

  M:人们讲到瓦格纳,会经常提到他的“污点”(反犹倾向),他的音乐经常被当成重型的“战争音乐”,好莱坞电影则经常拿他的音乐去配简单粗暴的场面。但这并不是我所认识的瓦格纳。他的时代远早于第三帝国的兴起;他在《纽伦堡名歌手》中提到“德国人应当对德国艺术骄傲”也被断章取义了。如果去看他的书信,你会发现他在乐队与歌手排练时,最注重的是怎么处理作品中的轻重明暗,很细腻的。我需要纽伦堡爱乐从新的角度去诠释瓦格纳,研究一百年前的乐器发声与今日的不同,这很重要。

  B:你怎样去安排每个乐季的节目?

  M:每个乐季我都有一个主题,今年是“极致”(Aufs Äußerste)。乐季开幕演的是像个噩梦一般的马勒《第七交响曲》。与主题呼应,我所选择排演的都是在特定时间之内,在某方面达到极致的作品。下一个乐季的主题是“超越边界”,比如柏辽兹《幻想交响曲》,当年首演时全场哗然,观众把音乐厅都毁了。又比如,斯克里亚宾创作出《第三交响曲》时“第一次在音乐中发现光”。我们希望用抽象的概念,拓宽人们对音乐的思考。

  B:前些年受经济危机影响,德国裁减了不少乐团。现在情况怎样?

  M:纽伦堡的情况已经算是德国最好,我进来时乐团固定乐手只有64人,现在涨到了91人。来看音乐会的观众,4年间也上涨了三成。但整体来说,过去10年间,德国文化机构在资金、公众价值观方面都遇上了从未有过的问题。长期以来,科技、医疗上的发展和哲学、文学领域的进步是分不开的,可是在经济发展得很好的时候,很多人就忘了文化在其中的贡献。比如亚琛工业大学是德国最有名的理工大学,原来里面还有人文学院,但现在决策层决定“既然是科技为专业的大学,其他学科都不重要”。这种短浅的目光很危险,这方面似乎有很多国家都比德国做得好。作为旁观者,我看到中国在建很多歌剧院、音乐场所,起码这个方向是正确的。


编者注:原文标题为《马库斯·博什:希望用抽象的概念,拓宽人们对音乐的思考》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新闻,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马库斯·博什 
张璐诗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新闻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评论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9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