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伪之争见分晓:艺术家耿建翌立字据承认“伪作”系本人复制
2016年02月06日 10:02:01    作者:Blixa Signer   来源:artnet新闻


  距批评家吕澎在2015年9月公开发表《关于耿建翌两幅画来龙去脉的回顾与说明》,时隔四个月,保利拍卖于2016年1月11日收到来自藏家孙玉泾委托律师提供的耿建翌关于作品的证明,全文如下:

  尊敬的程律师:

  书信文件显示有可能我的记忆出现了问题,不能排除作品《85年夏季第一个进入美容厅的女人》184.5cmx134.5cm和《85年夏季的清洗》174.5cm105cm是我在1992年复制。我有责任承认这一点。

  顺便感谢吕教授和孙先生(吕澎)(孙玉泾)当年对我的支持。

  耿建翌

  2015年11月19日

  [耿建翌此修改与程守太面见,2016.1.10]

  该打印字条原件是去年11月19日,由藏家律师与耿建翌及其代理画廊香格纳的画廊主劳伦斯·何浦林(Lorenz Helbling)于上海波特曼酒店面谈所签订;上面的手写字迹则是于今年1月10日律师亲赴杭州与耿建翌面见,要求其手写补充,将“吕教授和孙先生"注明为“吕澎、孙玉泾",并加注是与藏家律师面见时修改。

  这场伪作风波似乎就此尘埃落定,但自吕澎去年9月公开出示1992年耿建翌关于此作的书信,耿建翌与张培力方面便未对此再做出公开回应,拍卖行和藏家为此所受的名誉困扰,仅凭“失忆"的理由显然无法安慰。2月2日,藏家律师向委托方出示了法律意见书,以证实耿建翌在文件中承认作品的真实性,如果藏家不再提出相应诉讼,这幅充满争议的作品极有可能重新正式回到拍场。

  作为当年的作品交易的中间人,吕澎公开出示的两封书信尤为关键,他认为在受到诸多“不讲情面"的指摘困扰下,仍然坚持出示书信是为了“给藏家一个公道",张培力代表耿建翌方面对于吕澎在当年交易上的不公并怀疑他从中牟利的指认,以及费大为等人在吕澎出示证据前就表明要“揭露他的证据是假",吕澎认为这已经超出了事件本身的争议范畴,而是演变为一场江湖角力。但这场已偏离主题带有私人纠葛色彩的真伪之争,恩怨的起源吕澎表示并不知晓,相反他回忆当初,认为那是带有愉快性质的交易:

  “他们乘火车从杭州到南京来,我们玩了一圈,肖全还给给我们拍了好多照片,晚上我给他们买了火车票,他们回到了杭州。"

  1992年2月耿建翌与张培力赴南京取钱,在南京玄武湖合影。左起:耿建翌,张培力,吕澎,管策 摄影:肖全

  在公开信件之前,吕澎曾通过张培力提醒耿建翌,但并未得到审慎的回应与核实,并且张培力提及有关同时卖出的自己的作品的意见是:当时以为卖给你,如果是其他人不会是这个价格。

  吕澎则表示:“我当时非常贫穷,不可能买得起作品,我相信艺术家们应当了解情况。"

  “用23年前的价格情况和今天对比,显然不可同日而语,这场交易我并未从中获利益,艺术家因我促成交易所赠送我的作品,虽然我在日后卖掉了,但全部用在威尼斯的展览上了,这一点我也对艺术家有过说明。"吕澎对于当年的帮忙被曲解为生意感到难以接受--"我的感受是震惊。"

  “从8月13日我在敦煌看到朋友圈里转发的关于耿建翌指出作品是伪作,我试图做的沟通全部被拒绝了,就像我在恳求他。最后我只能出示证据"。吕澎承认在出示信件时需要承受来自各方的压力,不少业内人士将此举形容成对艺术家甚至整一代人的打击,“我常有妥协和忍让的经历,但是不能越过原则,基本是非不容妥协。"

  对于耿建翌在律师要求下写明的承认作品的字条,吕澎指出这“显然缺少诚意,是一种敷衍",并且“毫不指望他为此道歉。"但他不打算对艺术家的行为做出任何道德评判,也表示愿意为了“情面"将劝说藏家放弃诉讼权利,“我不认同失忆的说法,我起码向十个艺术家论证过,艺术家不可能不记得自己的作品,我更倾向于认为这是人性上的瑕疵,虽然我不喜欢这样的瑕疵。"

  耿建翌于2015年8月14日在社交媒体的声明

  吕澎觉得“失忆"的理由很牵强,更合理的解释可能是"画作是艺术家临摹了自己的原作,这是他现在不愿去面对的一段历史。"

  “但那是特殊年代特殊时期里艺术家的选择,它并不是个耻辱。"

  由于吕澎个人惯有的保存往来通信的习惯,这些存留23年之久的有力证据使得保利拍卖耿建翌伪作风波未能走向罗生门的趋势,但他认为这件事的结局毫无庆幸的成份可言,“这件事情应该有它发生的意义,这不是胜利,这是反映了我们这一代人是如何去面对历史,如何面对现在,以及面对商业和金钱的矛盾心理。真实是教养的前提,艺术家的伟大基于真实,很可惜我们这代艺术家里有人不愿认同这一点。我们从一个非常单纯的毫无功利的时期渡过,大家应该珍惜那段岁月,而非今天这样的局面。"

  artnet新闻在采访中试图联系事件的几位关键当事人,以公平采集几方面的不同声音,耿建翌的回复是:关于此事,拒绝做任何形式的聊聊。作为耿建翌发言人的张培力面对询问则以沉默回应。

  来自艺术圈的其他声音:

  “这件事情值得写入艺术史,它扑朔迷离了一阵子,结局却这么简单。"

  --一位不想透露姓名的知名策展人

  “老一辈艺术家的点我们无法get,但复制了自己的作品并没什么好羞愧的,他应该为没有向所有为此事受伤害的人道歉感到羞愧,受伤害的人也包括一直为他说话的人。"

  --一位不想透露姓名的观念艺术家

  事件回放:

  2015年8月初,艺术家耿建翌在微信朋友圈发布声明,指出将于10月6日在香港保利拍卖的作品《理发系列之二“85年夏季第一个进入美容厅内的女人"》为赝品。

  8月13日批评家吕澎作为1992年画作的交易中间人私下交涉,通过张培力向耿提醒作品的真实性。

  8月14日耿建翌再度发出声明称"保利香港变出来的这画比耿建翌画的好,名字错,时间错,尺寸错“。(确系香港保利的拍卖图录上将此作误称为《理发》,作品尺寸有误)

  9月初事件发酵,诸多业内人士声讨吕澎与藏家和拍卖行勾结制作假画,策展人费大为声称可以写保证书,证明作品系假作。

  9月24日,99艺术新闻网发表吕澎提供的两封艺术家关于作品的陈述信件(分别写于1992年1月10日,1992年2月2日)

  2016年1月10日耿建翌手写补充字据以证明作品是于1992年本人复制。

  1月11日保利拍卖公司收到由藏家律师提供的证明字据。


相关阅读:澄清征集耿建翌作品《理发》的真相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新闻,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艺术家 耿建翌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Blixa Signer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新闻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评论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