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耿建翌先生一件旧作的说明
2016年02月20日 10:02:43    作者:尤永   来源:艺典资讯

  今天,artnet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篇文章,题目是《真伪之争见分晓:艺术家耿建翌立字据承认“伪作”系本人复制,假画风波峰回路转》。文中所提到的字据如下:

  很多朋友在微信中转载了artnet的文章链接,很多朋友发微信或电话给我,问我怎么看?类似的情形,在2015年已经有过两次,第一次是因为2015年秋香港保利上拍了一件耿建翌的作品,引起了微信朋友圈的议论纷纷,也有很多朋友垂询,问我怎么看?第二次是因为99艺术网2015年9月刊发了吕澎先生的文章《关于耿建翌两幅画来龙去脉的回顾与说明》,很多网站转载,有很多朋友发来微信,问我怎么看?

  就像一部系列剧,有很多朋友在问前面的剧情,我正好有所经历,应该有所交代。耿建翌先生说明中提到了自己的两件作品:一件是《85年夏季第一个进入美容厅的女人》184.5×134.5cm,这件作品曾经上拍香港保利2015年秋季拍卖会《中国及亚洲现当代艺术专场》,拍卖图录编号LOT212,图录上的作品名称是《耿建翌1986年作理发》,后撤拍。图片如下: 

 图片:耿建翌《85年夏季第一个进入美容厅的女人》184.5×134.5cm,1992年由艺术家复制。

  香港保利2015秋季拍卖会《中国及亚洲现当代艺术专场》LOT212,图录名称为《耿建翌1986年作理发》。

  耿建翌先生说明中提到的另一件作品是《85年夏季的清洗》174.5×105cm。为2010年12月5日,匡时五周年秋季艺术品拍卖会油画雕塑专场上拍,LOT667,图录名称为《耿建翌1985年作洗头》。图片如下:

图片:耿建翌《85年夏季的清洗》,1992年由艺术家复制。

  2010年12月5日,匡时五周年秋季艺术品拍卖会油画雕塑专场LOT667,图录名称为《耿建翌1985年作洗头》。

  匡时上拍的这件耿建翌早期作品,在成交一年后的2011年12月,传来较多疑问,被认为可能是一张假画。而我在当时,任匡时拍卖副总,主持匡时的油画拍卖业务,自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2011年的疑问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第一,认为匡时图录中所引用的出版《中国艺术收藏年鉴》P34(四川美术出版社,1993年),这个出版物是一本伪造的假书,书上的作品自然也靠不住。那么这本书是真的假的呢?这本书,可以在孔夫子旧书网上买到,也可以在很多图书馆,包括国家图书馆查到,本身不是什么珍贵罕见的图书,是很容易获得的材料。四川美术出版社还在,当年的责编、社长也在,问问出版社很容易就搞清楚了。另外,香格纳画廊是耿建翌的代理画廊,在香格纳画廊关于耿建翌的官方主页上,也一直引用这本书,作为耿建翌早期出版资料。自然,这本书是真实存在的,既然作品在这本书上有出版,就应该予以引用。质疑的意见是,这本大陆出版的书里面使用了繁体字,有很多错别字,有的作品名称张冠李戴,甚至还有装订错误,好像书后面还出现了一个港币价格,种种所为,不像是我们所熟悉的正规出版社所为。

  这种质疑是有道理的,但是如果熟悉中国九十年代初的出版情况,自然会清楚怎么回事。九十年代初,是中国出版比较宽松自由,也比较混乱的时期,地方出版社的很多图书都存在着今天难以容忍的错讹,如果用今天画册的标准去衡量,它真的是很粗糙,很不正规。可是,我们不能用今天的标准去衡量过去,过去的很多出版物,就是这么粗糙,甚至错误百出。路,都是这样一步步走过来的。

  第二个质疑是,认为2010年匡时秋拍上拍的这件耿建翌是假画,而2011年艺融上拍的同名同构图作品是真画,出现了古代书画中常见的双胞案。

图片:北京艺融拍卖2011年11月19日秋季拍卖作品,耿建翌双面油画《洗头+无题》414万成交,这件作品2015年11月14日又在嘉德上拍,并以667万成交。

  涉及到耿建翌早期作品,我是非常困惑的。困惑的原因是我并不了解耿建翌,以前谁都没见过,市场上没有,公共收藏也没有,无从通过目鉴去比对。

  我在上拍前做图录的时候,向别人问到了一个耿建翌电话,打过,没有人接,一忙,加上一懒,就丢在一边了。2010年的秋拍,封面是刘野,总共上拍了144件作品,成交额为1.7亿,成交率81.9%。所有的工作是在100天内完成的,平均下来,每件作品只能花费不到一天的时间。当时我负责的匡时油画部,只有我和同事谢扬从事大拍业务,不像今天的匡时,有完整的学术支撑平台和充足的人手,完善的流程。当时基本上的状态,都是被大小事催着赶着往前奔。本来,我并没有太重视耿建翌这张画,一方面比这张画贵的有很多,另一方面能不能卖得掉还是个未知数,这张画2006年在嘉德上拍过。在嘉德上拍的时候,我没有去拍卖现场看,雅昌网的数据表明,这张画是流拍的。不过也有人告诉我,这张画是2006年撤拍的。总之,不管是撤拍还是流拍,这张画已经有一个未成交的市场纪录。相隔四年再度上拍,按照常理,前景不乐观。

  2010年秋拍的收件完成后,有一天晚上我在加班,著名收藏家姚谦先生打来电话说想来看看画。他来了之后,我给他看电脑,然后他挑出来六七件作品,想看看原作。我就一一从库房搬出来,斜靠在公司前台玻璃背景板上,展示给他看。看到耿建翌这张画的时候,姚谦眼睛一亮对我说:“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张画,这就是中国的培根啊!”他问我这张画多少钱,我告诉他底价是一百万,他说,他可以试试,如果没有人要,他来买!

  2010年底,艺术市场人气很旺,到了拍卖时,这张画很快突破了姚谦的心理价位,参与这张画竞拍的,都是艺术机构,或艺术机构的代表,最终这张画以加佣金470万成交,由王薇女士竞得。我记得落槌前一口是香港苏富比的林家如,她应该是帮她的客人在举。我和同事们都没有想到,这件作品会得到那么多大藏家的青睐。

  姚谦的一番言语鼓舞了我的信心,但为什么他说耿建翌这张《洗头》像培根呢?从画面看,也没啥像的,而且耿建翌没学过培根呀?其实我当时只看过培根的画册,没看过原作,心虚,也没好意思往下问。

  2012年之后,我有了很多机会,去欧美的博物馆和博览会看了大量培根原作,这才明白为什么姚谦会说耿建翌的这张《洗头》像培根。培根有一路画,背景像沙子一样粗粝,有一种瘆人的心理暗示。而耿建翌的这张《洗头》就是这样,颜料和油分离了,质感很粗粝,摸着像细沙子一样,画布上面板结着颜料,硬邦邦的,像一块板。我在蓬皮杜和巴塞尔,看着培根,想着耿建翌。靠视觉,有多少误读,而误读,又产生了意想不到的结果。

  2010年11月初,收件完成后,我把这张耿建翌《洗头》,送到贾鹏修复工作室检查和整理。贾鹏对我说:“你看,这张画,油都跑掉了,所以颜料才干结在画布上,这说明很多搞当代的画家早期不懂材料,也不会做底子。”贾鹏说的对,我经手的很多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初的油画,物理状况,不忍目睹。有些画甚至都不做底子,颜料直接就上画布了,有的还用棉布,过个一二十年,这些画存在着严重的板结、开裂、剥落的情况。

  2011年,对耿建翌《洗头》质疑的声音出来后,我打电话给贾鹏,他说,这张画是不是耿建翌画的我不知道,但是通过材料鉴定,是可以知道大致年份的。如果你需要,可以采样做材料的成份分析,法国有实验室做这个。当然,这件事没有再提,不了了之。

  当在世艺术家指出他的某件作品不真时,买家一般都会采纳其意见,除非另有可靠的书面证据。说匡时2010年拍的这件耿建翌作品是假画,我一开始不认可,其实我也讲不出什么理由,除了那个出版物,剩下的基本都是直觉,还有所谓对气息的判断。非要举证一张画是真的,其实都很困难,后来,我们在很多关于真伪的大规模争论中,都看到了类似的情形。而且,还牵涉到2011年11月19日北京艺融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上拍的耿建翌同名同构图作品,会牵涉到我所看到的艺融这件作品的一些问题,再去展开,就没有必要了。后来,我认可了艺术家的意见,并且从此闭口,沉默。

  接下来的推论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同时也对我的处境造成了很多困扰,这个推论的逻辑是:因为艺术家说是假画——所以是假画——所以还有更多假画——所以匡时过去由我经手的很多东西要打问号。这个推论是臆想出来的,并没有现实的依据。匡时拍卖有没有假画呢?或者我有没有经手过假画呢?当然有,任何一家拍卖公司都无法确保经手的每一件作品是真的,这是一个市场常识,就像再高明的医生也无法确保能治好每一个病人。我经手过很多作品,每一件在雅昌网或匡时官网都可以查到,回头来看,确实有打问号的,水平有限,失误难免,但比例不会超过百分之一。

  我离开拍卖有很多年了,至今我仍然认为,拍卖是避免买到假画最好的市场机制。因为这个交易平台和交易过程是公开的、透明的、理性的、可选择的。每场拍卖都有很多广告和宣传,数千册图录,面向公众的预展,有足够时间给买家做出理性选择,场上还可以直面交易对手,选择最优出价策略。

  吕澎先生的那篇文章《关于耿建翌两幅画来龙去脉的回顾与说明》,在99艺术网发表后,我才知道我在2010年的时候把耿建翌作品名称、创作时间都搞错了,匡时上拍的这件作品原来不叫《洗头》,作品名称是《85年夏季的清洗》。时间也不是1985年而是1992年,尺寸也有细微误差,应该是174.5×105cm而不是175×105cm,这源于我当时一个偷懒做法,凡是尺寸超过一米的画,量尺寸时,都只精确到厘米,毫米数都给四舍五入省略了。所以2010年匡时上拍的这件耿建翌《洗头》其正式名称应该如下:“耿建翌布面油画《85年夏季的清洗》最初画于1985年,之后于1992年由艺术家本人复制”。

  今天,看到artnet这篇文章,我当然是欣喜的。一方面,一张好画没有被埋没,如果它被认作是假画,就有可能被锁入库房,不见天日。因这一番争论,这两件作品又多了一层文献价值。当代艺术早期作品收藏有一层重要意味,在于它是历史的证物而非值钱的猎物或技艺精湛的装饰物。另一方面,耿建翌先生勇敢无惧地否定旧说,揭示真相,值得我们钦佩。

  去年是“八五新潮”三十周年,我对于这段历史,别有一番情感。早在2002年,我担任上海《艺术世界》副主编时,曾主持一个栏目,名字有点记不清了,大约是叫《八五新潮口述史》,先请了冯博一先生,后来请了刘礼宾先生,逐一访谈。在谈到某个具体历史事件时,例如八九大展的肖鲁枪击事件,就产生了不同的说法,做杂志的时候,我的态度是让不同的经历者去说,用不同的口述文本构成观察历史的多维角度。后来有了拍卖,作品值钱了,问题就敏感了,因为不是书斋中的讨论了。

  我至今也不认识耿建翌先生,但是我有很多朋友向我谈论过他,带着很深的敬意。我是学艺术史的,耿建翌先生是一段历史的开创者,而八十年代的那段历史构成了我们今天当代艺术一个重要的历史支撑和精神坐标,同样,我对他也带着很深的敬意。这些年,因为耿建翌的这张画,我受到了很多质疑和不信任,承受了很多压力,内心常在幽暗的低谷徘徊。在辞旧迎新之际,看到耿建翌先生的说明,我充满感激之情,我知道这不容易,推翻己说,否定旧说是艰难的,但也是正确的。在新年即将来临的时候,我也对我所有朋友,所有我认识的人和认识我的人,充满感激之情,祝大家阖府安康!内心平静,人生幸福!

  今年是江南最冷的一个冬天,却是我最能感受内心温暖的一个时刻!


相关阅读:澄清征集耿建翌作品《理发》的真相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新闻,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尤永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新闻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评论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