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年夏季的清洗:一场一波三折的“假画”事件
2016年02月23日 10:02:23    作者:Jessica ​   来源:Hi艺术

  我们看到的艺术圈就像一个让你摸不透脾气的少年,这其中很多的纠葛都交织着人情世故和客观现实的博弈。

  2016年伊始,本以为一张“耿建翌承认‘伪作’系本人复制”字据的发布让曾闹得沸沸扬扬的“耿建翌假画事件”最终水落石出,随后却因豆瓣作者“66号公路”匿名发表的文章《一场事先张扬的假画事件:谁是耿建翌事件的受益者》又令整个事情蒙上了一层阴影。作者“66号公路”在文章中略带有偏袒倾向的对于除艺术家之外的吕澎、画、尤永、章润娟等当事人都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揣测和抨击,一时间又掀起了众多热议与质疑。本文以该事件的重要时间结点为主脉络为读者厘清整个事件的发展状况,全面客观的呈现事实,提出一种对行业内部的思考。

  我们同时联系采访了几位当事人:吕澎、尤永、章润娟,也尝试通过艺术家的代理画廊联系艺术家本人进一步了解相关情况,却并未得到相应的回复。

耿建翌作品《第二状态》1987

  艺术圈是个名利场,这里不乏对艺术品和金钱的追逐游戏,更不乏充满争议的话题性事件。国内的艺术品市场在一个相对不健全的体制中蓬勃发展,其间从未间断过扑朔迷离的“剧情”。从2008年的“吴冠中假画案”掀起了对于艺术家本人是否拥有对自己作品真伪做出判断的决策权的疯狂讨论,作为当事方的拍卖公司认为艺术家本人主观鉴别作品的真伪具有很大主观性,艺术家不能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

  无独有偶,时间聚焦到从2011年起就被热议的耿建翌“假画”事件,在2010年底艺术品拍卖市场颇旺之时,匡时拍卖以470万元成交的一件耿建翌完成于八九十年代的作品《85年夏季的清洗》在一年后被艺术家指证为“伪作”;2015年事件升温,8月在保利香港即将上拍的另一件耿建翌关于《理发》的作品再一次被艺术家多次公开称其为“赝品”,由此引发的热议一发不可收拾。

  

耿建翌《85年夏季第一个进入美容厅的女人》184.5×134.5cm,1992年由艺术家复制。香港保利2015秋季拍卖会《中国及亚洲现当代艺术专场》LOT212,图录名称为《耿建翌1986年作理发》

 事件回顾

 藏家委托律师的法律意见书

  2015年11月19日,由藏家律师与耿建翌及其代理画廊香格纳的画廊主劳伦斯·何浦林(Lorenz Helbling)于上海波特曼酒店面谈所签订,手写字迹则是于今年1月10日律师亲赴杭州与耿建翌面见,要求其手写补充,将“吕教授和孙先生”注明为“吕澎、孙玉泾”,并加注是与藏家律师面见时修改

  2016年1月10日在艺术家耿建翌补充了那份至关重要的承认作品有可能是在其1992年复制的文件几天后,在2016年1月15日,藏家孙玉泾的委托律师拟定了一份法律意见书,意见书中呈现了藏家的委托律师关于收藏家孙玉泾先生委托他对其所藏作品《“理发系列之二”85年夏季第一个进入美容厅内的女人》作品的真实性与否与艺术家进行交涉的结果说明。

  在这封意见书中藏家的委托律师证实艺术家承认了作品的真实性,并称“在没有相反证据证明情况下,耿建翌先生将没有可能再否认已自认的事实。”

  2月2日,藏家的律师向委托方孙玉泾出示了这份律师意见书,同时也宣告了这个事件法律程序的完成。那么不能排除的是这件作品在经历了诸多争论和关注之后会面临重返拍场的命运。至此,这个牵动了整个艺术行业被拿来热议了半年之久的耿建翌“假画”风波暂告一段落。但在此之后,艺术家方面乃至在整个事件发酵升温过程中站在艺术家这边起推波助澜作用的相关人士也再未有任何回应。

  本刊试图通过艺术家的代理画廊联系到艺术家本人并进一步了解相关情况时,并未得到相应的回复。

  吕澎:艺术行业要树立按照契约精神处理问题的价值观

  

批评家、策展人吕澎

  在整个事件发生以来,吕澎作为事件当年的经历者他提供的两封信件尤为关键,成为了整个事件从破朔迷离逐渐水落石出的重要线索。关于信件的内容吕澎表示,“相信你们都能感受到他那时对于钱的渴望。”

  对于艺术家多次义正言辞宣称作品是假画直到以“记忆出现问题”为由承认作品真实性之前,他都对于其复制作品的事绝口不提,吕澎表示这是“契约精神在老一辈艺术家身上的缺失”。

  这个原本被大家津津乐道,并按照各种侦探剧情进行猜测推演的剧本突然有了一个简单的结局时着实令众围观人士唏嘘不已。吕澎曾多次表示,这个事件发生以来他几次通过张培力告诉艺术家不要在这个事情上私自做出判断,并告知了其作品的真实性,同时给了艺术家时间和机会去平息这场风波,但都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他才不得不公开那两封信件,吕澎表示:“事情的过程中很多细节都是不争的事实,再去否认一点意义都没有,重要的是去面对过去而不是去逃避。”

  记者就该事情的后续情况采访了吕澎:

1988年黄山会议,段建伟,梁越,耿建翌,孙保国,殷双喜,程兆星

  记者=J 吕澎=L

  J:关于“66号公路”在2月7日发布的那篇文章?你有什么看法?

  L:我看了,作者完全在凭空想象,根本就没有任何依据的情况下荒唐揣测,这是一种不健康的文风。这是非常荒谬可笑的。

  J:事情过去有一段时间了,从艺术家在1月10日签署说明性文件称不排除作品是1992年复制的可能性之后,到现在有没有跟你取得联系回应过此事?

  L:没有,我们没有联系。艺术家在这个事情上面毫无疑问是做错了,做错没关系,作为一个诚实的人就应该第一时间道歉,大家都能理解,因为这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对于已经发生的事情没有一个态度,这是一种无品质的表现。记忆是否出了问题,只有他本人知道,85新潮那么重要的记忆是不可能忘却的,你说你忘却了我充分表示怀疑。当初站在艺术家这一边一起叫嚣的那群人也没有出来有任何回应,他们就像小丑一样。

  J:你觉得通过这个事件反射出艺术行业的哪些问题?

  L:我觉得老一辈的艺术家是被惯坏了,他被这个社会给惯坏了,突然从一种苦日子中解脱出来在跟这个社会发生联系的时候没有一种契约精神的约束,在行业的法则中不遵循游戏规则,这是一种自私的没有规矩的行为。

  J:你觉得对于在那个年代艺术家复制作品这样的事情的发生,在今天应该如何看待和避免?

  L:说到底在那个时候是为了钱,你们从他当年写的书信中能看出来他对于钱的欲望,说到底50年代的人所努力的方向是建立全新的价值系统,但当要去遵循这个价值系统的规则的时候又是无法实现的,这是一个大问题。我们应该做遵守事实按照真理事实说话的人,而不能做按照自己自以为是的身份来决定对世界判断的人,这是很糟糕的。有很多人早年所追求的东西当他真正实现的时候他是不适应的。说到底就是要懂得今天的规矩,最终就是要树立一种价值观,按照契约精神来处理与社会发生关系的所有问题。

  尤永:不忘初心,永远记得从哪里出发  

尤永

  谈到耿建翌假画事件,不得不提到五年前因该事件受到牵连而离开拍卖行业的匡时拍卖副总经理——尤永。毫无疑问,当年的事件给他的事业和生活都造成了严重的影响。

  在沉默了多年之后,当他看到那篇关于《真伪之争见分晓:艺术家耿建翌立字据承认“伪作”系本人复制》的文章后写了一篇“极富有人性温度的”长文《关于耿建翌先生一件旧作的说明》回顾说明了当年事件的缘由,并感谢耿建翌否定旧说。他提到:“这些年,因为耿建翌的这张画,我受到了很多质疑和不信任,承受了很多压力,内心常在幽暗的低谷徘徊。在辞旧迎新之际,看到耿建翌先生的说明,我充满感激之情,我知道这不容易,推翻己说,否定旧说是艰难的,但也是正确的。”

  在整个事件中,相信几位当事人包括艺术家自己都承受了多多少少的质疑和压力,事实是艺术家在今天的身份之下不愿承认自己当年复制过作品的事实,不想去面对历史遗留下的问题才上演了持续近五年的“假画”风波。这期间,受影响最大的无疑是尤永,他的一句“内心常在幽暗的低谷徘徊”不由得令人唏嘘感慨。

图片:耿建翌《85年夏季的清洗》,1992年由艺术家复制。2010年12月5日,匡时五周年秋季艺术品拍卖会油画雕塑专场LOT667,图录名称为《耿建翌1985年作洗头》

  记者=J 尤永=Y

  J:看到你写的那篇《关于耿建翌先生一件旧作的说明》的文章感觉你写的非常客气委婉。

  Y:过年前,看到文章《真伪之争见分晓:艺术家耿建翌立字据承认“伪作”系本人复制》,很多朋友打电话,发微信,问我怎么看。我想很多人是出于好奇而已。类似的情形,在2015年已经有过两次,第一次是因为2015年秋香港保利上拍了一件耿建翌的作品,引起了微信朋友圈的议论纷纷,也有很多朋友来问我;第二次是因为99艺术网2015年9月刊发了吕澎先生的文章《关于耿建翌两幅画来龙去脉的回顾与说明》,也有很多朋友来问我。就像一部系列剧,有很多朋友在问前面的剧情,我只好去打捞记忆,于是花了两三个小时,写了那篇艺典资讯的文章《关于耿建翌先生一件旧作的说明》。看到那篇文章,我当然是欣喜的。一方面,一张好画没有被埋没,如果它被认作是假画,就有可能被束之高阁,不见天日。因这一番争论,这两件作品又多了一层文献价值。当代艺术早期作品收藏有一层重要意味,在于它是中国这三十年时代巨变的证物,而非值钱的猎物或技艺精湛的装饰物。另一方面,耿建翌先生勇敢无惧地推翻自己的旧说,揭示真相,我要感谢他。由于这件事是发生在过年前,我也想借此和朋友们问声好,谢谢关心我的朋友们,也希望大家能够内心平静,人生幸福。

  J:当年被质疑作品是假画的时候,你为什么没有想尽一切办法去找到确切的证据验明正身?

  Y:我和耿建翌先生素昧平生,至今也不认识。当艺术家指出他的某件作品不真时,世人一般都会采纳其意见,除非另有可靠的书面证据。非要举证一张画一定是某人所作,在缺乏直接证据的情况下,其实都很困难,后来,我们在很多关于真伪的大规模争论中,都看到了类似的情形。

  如果吕澎先生没有保留1992年和耿建翌的通信,那么真相还是沉没的。而这些信的发现也很偶然,大概一千个人里面,也找不出一个人,能留着24年前,年轻人之间的几封通信。

  J:这些年你怎么样?从这个事件中你有什么样的感悟?

  Y:去年是“八五新潮”三十周年,我对于这段历史,别有一番情感。早在2002年,我担任上海《艺术世界》副主编时,曾主持一个栏目,名字有点记不清了,大约是叫《八五新潮口述史》,先请了冯博一先生,后来请了刘礼宾先生,逐一访谈。在谈到某个具体历史事件时,例如八九大展的肖鲁枪击事件,就产生了不同的说法,做杂志的时候,我的态度是让不同的经历者去说,用不同的口述文本构成观察历史的多维角度。后来有了拍卖,作品值钱了,问题就敏感了,因为不是书斋中的讨论了。

  我当过大学老师,做过多年的艺术刊物,也参与了匡时拍卖的成立、初创到发展壮大,我经历和见证了这个行业许多人和事,也学到了很多东西。这么多年,不管顺逆,始终有艺术相伴,这是很快乐的事。

  我特别知道媒体人的辛苦,因为我始终对自己年轻时候《艺术世界》的那段生涯心怀感念,同样,在人生旅途中,无论是插肩而过还是曾经的同行并肩,我也都心怀感念。因为人生苦短,几十年一瞬而过,应该放在有价值的事情上,放在美好的事情上。

  章润娟:澄清征集耿建翌《理发》的事实真相 

章润娟

  2016年2月7日,素来以匿名评论艺术圈事件而著名的豆瓣作者“66号公路”发布了一篇名为《一场事先张扬的假画事件:谁是耿建翌事件的受益者》的文章对整个事件中的几名当事人进行了分析与揣测。

  作者66号公路对于事件中除了艺术家之外的相关人事吕澎、画、章润娟、尤永都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抨击,而令人意外的是作者将最大过错方的矛头直指向保利香港当代部专家章润娟及其所代表的拍卖公司。对此,章润娟接受了本刊的访问:

 吕澎著作《20世纪中国美术史》

  记者=J 章润娟=Z

  J:对于豆瓣作者“66号公路”在那篇文章中对你工作上的指责你怎么看?

  Z:我从没回应过这件事,是因为我尊敬耿建翌是前辈。但这篇文章恶意诽谤和无底线的人身攻击严重影响公司和我的名誉。因此我觉得有必要澄清事实。2014年10月我在《20世纪中国艺术史》书上看到耿建翌的作品《理发》。因为知道耿建翌曾指出2010年匡时秋拍的另一件《理发》为伪作。所以特意将这张图拍照,通过微信传给他。我说在艺术史书上看到这张画,这是您的作品吗?他回我“是”。我又说觉得这件作品很好。他回我“一般”,我还开玩笑说“您太谦虚了”。微信问过耿建翌后,我才开始寻找作品线索,直到2015年才找到这件作品的收藏家孙玉泾。也就是说,我在征集作品之前是先问过艺术家的,而艺术家当时并未称这件作品是伪作。

吕澎著作《20世纪中国美术史》中关于耿建翌作品的记载

  J:艺术家本人又是怎样第一次对这件作品的真实性提出质疑的?

  Z:因为圈内的传闻,所以我对待耿建翌的画始终非常谨慎,即使已微信问过他,但为了掌握更多材料,我特意在2015年8月12日去杭州拜访他。一见面我首先告诉他我在保利香港工作,我们秋拍有一件他的作品。他谈到1980年代一共画了4件《理发》,我用手机给他看征集的《理发》图片。他向我讲《理发》的创作和构图,说最右边的女孩是为了构图需要特意被拉进画面的。谈到一半,他突然说这件作品被毁掉了,怎么可能出去?我问怎么毁掉的?他说被水泡坏了,坏成了一缕一缕。我立刻告诉委托方孙玉泾,并立刻展开查证工作。

  J在查证作品真伪的过程中你手中有哪些资料?

  Z:2015年8月14日耿建翌在微信朋友圈称“保利香港变出来的这画比耿建翌画的好”,与此同时,耿建翌的大学同学、好友王一波让我撤拍此作。那时我已收集到以下资料:一是2006年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20世纪中国艺术史》,其中832页刊登耿建翌这件作品,书上注明:成都私人收藏;二是1992年成都藏家孙玉泾领取耿建翌两件作品的领条凭证;三是吕澎在《保证书》中写到这件作品是1992年耿建翌给他的。四是耿建翌和我的微信记录。五是1992年由耿建翌亲笔签名的作品《理发系列之一“85年夏季的清洗”》的收藏证书。尽管我已收集到以上材料,但作为拍卖公司专家,我始终持中立态度,如实将消息转告孙玉泾。孙玉泾当即表示如果耿建翌能提供解答他以下几点疑问的书面证明他会考虑撤拍,如:2006年《20世纪中国艺术史》刊登耿建翌此作并注明成都私人收藏时,耿建翌及周围友人为什么没站出来说这张画早在艺术家手里就已经毁掉了?1992年耿建翌给吕澎卖给成都孙玉泾的两幅画究竟是哪两幅?因为2015年8月12日得知艺术家反应时,孙玉泾的律师就建议起诉艺术家。但我一直尊重耿建翌是前辈。不愿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反复和王一波沟通再沟通。但是8月19号发给王一波的这些问题,至今都未得到回答。

  J对于“66号公路”提出你们没有及时撤拍并有将“伪作”风险转嫁给未来藏家的嫌疑你怎么看?

  Z:撤拍要有严格的程序,2015年8月14日后,我们先是撤下了这件作品的所有宣传。然后就一直在等艺术家发书面声明,而整个8月,耿建翌一直未向保利香港提供任何书面声明。没有书面声明,我们也就无法说服委托方撤拍,孙玉泾和吕澎又都表示对这件作品的真实性承担全部责任,吕澎还亲自为这件作品写下《保证书》。如此我们才开始制作图录。

  2015年9月17日起,耿建翌等众多艺术圈人士在微信里称作品是伪作,我们一边查证事实真相,一边催艺术家向我们发书面声明。第一,艺术家发律师函是在我们的要求之下进行的。第二,我们从8月就主动告知每一位对此作感兴趣的藏家,这件作品艺术家有争议。2015年9月18日保利香港官方网站还发布了中英文公告,明确告知天下,社交网络中流传着对这件作品真实性的争议,但公司至今并未收到任何书面文件及证据提出异议。2015年9月29日,保利香港官方网站再次发布公告中止作品的拍卖。我们从未隐瞒任何事实,而且作品就没进行拍卖,诋毁我们“将风险转嫁给未来的藏家”,“把伪作的风险转嫁给自己公司的客户”是没有任何根据和底线的恶意诽谤。

 2015年9月18日保利香港发出公告称社交网络中流传这对这件作品真实性的争议,但至今并未受到任何书面文件及证据

2015年9月29日保利香港发布中止作品拍卖的《公告》

  J这件作品目前是什么状态?会重返拍场吗?

  Z:委托方希望能够重返拍场,但我们在审慎的评估中。

  J从这件事中,你觉得最应该引起人们思考的是什么?

  Z:一:信用是每个人的立身之本;二,公众人物发表评论时应该以事实和证据说话。

  结语

  遗憾的是,直到本文推出之前,记者都没能采访到耿建翌本人,笔者希冀以多维度视角还原事实真相的初衷也未能真正达成。但不能否认的是,艺术家作为艺术行业至关重要的一个环节,他们的一言一行并非儿戏,在社交媒体新媒体如此海量丰富的今天,在世艺术家的任何言论确实需要依据事实真相而并非主观臆断。

  正如吕澎所言,希望今天的艺术家当他们与这个社会发生关联的时候都能够树立以契约精神作为处理问题的价值观。在世画家本人对于已经进入市场流通的画作的真伪鉴定能否掌握决定性的一票,一直难有定论。相关的法律在著作权问题上对行业机制的保障也有相应的缺失,各方专家也都曾提出自己的意见,呼吁艺术家能够完善出版著录,完善年鉴制,或者能够为作品制作独一无二的防伪标芯片等一系列的愿景,但艺术圈的江湖纷扰由谁去裁决,惟有历史与真相不可负。


相关阅读:澄清征集耿建翌作品《理发》的真相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新闻,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Jessica ​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新闻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评论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