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马奈:只想画我所见的巴黎绅士
2016年05月27日 14:10:55       来源:艺术国际

 

《奥林匹亚》1863,129.5×189.9cm

  马奈,被推崇为十九世纪印象主义画派的奠基人,然而他从未参加过印象派的展览。人们称他为传统油画的颠覆者,却一生寻求着主流沙龙的认同。这位巴黎上流社会的公子,享受体面的生活,更渴望找到内心的自我。马奈身上出现的常态性矛盾,恰恰是最真实的人性所在。

  地道的巴黎人

  1832年1月23日,爱德华·马奈出生于巴黎。他来自一个让人羡慕的、真正的上流社会家庭:父亲是内务部首席司法官,外祖父曾为驻斯德哥尔摩的外交官,由于颇受赏识,马奈的母亲被瑞典国王认作干女儿。这样正统、高贵的家庭,对于儿童来说略显压抑,让小马奈总喜欢追在爱好艺术的富尼埃舅舅身边。他们常常一起去卢浮宫看展览,舅舅还会给他上一些素描课。

  家庭希望他能够子承父业,或是成为一名受人尊重的海军军官,然而这个开朗热情的孩子心思并不在学业上。1848年,考取海军学校失利的马奈,以见习舵手的身份,踏上了去里约热内卢的航船。六个月的航海生活,让他看到自然的纯真绚烂,也见识了各式各样的生存状态。有绘画基础的他,空闲时喜欢帮周围的人画像,有时还会教授别人作画。

  1849年,报考海军学校再次落榜的马奈,思考究竟什么才会带给他真正的快乐。他决定踏上艺术之路。此时,欧洲的古典绘画,正经历着浪漫主义后的第二波反击浪潮——现实主义。马奈厌恶学院风格的腐朽,认为“每当踏入画室,就像走进了坟墓”,他选择了当时具有反叛意识的库图尔作自己的老师,开始了六年的学画生涯。

  尽管年纪很小,但良好的出身让马奈天生自负,难以成为驯服的学生。这也让他在同龄人间,更早产生了强烈的自我意识:早在15岁时,就成熟地断言“我们要画的是这个时代,不用考虑是不是会过时。”对于学院延续下来的“陋习”,他充满反感。有一次写生时,竟公然对模特抱怨到,“为什么总要摆这种做作的姿势!不可以自然点嘛!”这样的无礼让老师库图尔很恼火,斥责他“只能当一个底层的漫画家!”

  在陈陈相因的时代,渴望自由和自然的表达显得格格不入,马奈成了难被取悦的人。但他自信、自负、充满才华,这种气质在青年画家中很受欢迎。上流贵公子的身份,让他举手投足都带有一种绅士派头。也正是优渥的条件,让物质于他并没有特别的光彩,他要追求的是一种更奢侈的东西——真正的自我。

《草地上的午餐》1863,208×264.5cm

《船上画室中的莫奈》1874, 100.5 x 82.5 cm

  只想画我所见

  画室的学习经历,让马奈受到了严格的基本功训练。大约有十年的时光,他大量光顾美术馆临摹经典名作。足迹从法国、荷兰到意大 利、威尼斯,甚至中欧……在后来的作品中,也可以看到这种学习的印记:比如,著名的油画《阳台》和《处决马克西米利安》,与西班牙画家戈雅的《阳台上的马哈》和《1808年5月3日夜枪杀起义者》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我们今日回顾时,难免揣测到:马奈不仅在绘画技巧上对这位大师非常欣赏,在性格上也应是惺惺相惜的。毕竟,戈雅是所有宫廷画师中唯一敢直面讽刺腐败权贵的,他们都有着毫无掩饰的坦诚与勇敢。

  进入19世纪后,随着市场的逐步发展,艺术家们的地位也有所提升。画家们开始有了更多销售作品的机会,除非经济非常拮据,基本可以自由选择题材与绘画的风格。马奈家境的宽裕,让他从未真正以卖画为生,是否得到主顾的喜爱,丝毫不影响他体面的生活。这种物质基础,曾孕育了少年马奈追求自我的愿望,而现在,更是一种支撑他坚持自我的底气,使他的作品始终表现出真诚不移。

  马奈拒绝学院派充满矫情的细节,也反对浪漫主义的夸张、抒情和想象,他希望展示出一种“如我所见”的自然主义的风格。于是我们看到:在《阳台》中,女性的脸部因受到强光照射而缺失立体感,《隆桑的赛马》中奔驰的马群呈现出运动的模糊,《吹短笛的男孩》通过概括的色块,展现了几乎平涂式的人物。他简化了一切不必要的细节,以松散的笔触,还原了一个更接近真实的世界。

  这种打破条框的做法,让马奈受到了两极化的评价。反对者杜米埃讽刺说“马奈的画平得像扑克牌一样!”而对于欣赏他的作家左拉而言,马奈又像一道艺术之光,左拉曾在文章中写道,“我相信,不可能用比他更简单的手法,获得比这更强烈的效果!”画家并不强求于作品中蕴含更多深意,他所做的一切努力只围绕着一个核心——画我所见。

《春天》1881,74 × 51.5cm

《赛马》速写 1865,37.1 × 52.1cm

  最昂贵的沙龙“落选者”

  沙龙这种美术展览,最早诞生于1677年,由卢浮宫举办。实则是当时社会下的官方美展。在过去的几个世纪中,它在艺术界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影响着主流的审美趣味。

  艺术家们开始有机会脱离主顾,在公共的舞台上展示作品,获得订单。也是这个时期开始,他们对成功的渴望更加明确和积极。艺术史学家贡布里希曾指出,“那些壮观、做作的作品往往会压倒真诚而单纯的作品,这不得不说是博览会存在的一种危险”。

  由于沙龙的评委大多是极具权威的学院派艺术家,如安格尔、布格罗等,他们倾向于某种特定审美的、“高级的”艺术。离经叛道的画家大多会被拒之门外。而最著名的“连番落选者”,正是马奈。其中1863年的沙龙展,注定是让他难以忘怀的。那一年,由于过多作品被拒之门外,引起了大量画家的不满,大会加办了“落选者沙龙”。但这只是让“那些可怜的、误入歧途的年轻人”受到更多嘲讽而已。其中马奈提交的《草地上的午餐》,引起了轩然大波。在一个除了神话故事,人们不愿接受裸体的年代,他将一位赤裸的女子同衣冠楚楚的男士画到一起;从构图上讲,并未做到学院派提倡的稳定。同时,他以明亮的、对比强烈的色彩、几乎平涂的色块,取代了古典油画里大量棕褐色的调子与细腻精湛的笔触。这一切都让学院派“炸锅”,这幅作品被视作当时绘画界的丑闻。马奈浪荡的名声,在全欧洲传播开来。

  而1865年展出的另一幅作品《奥林匹亚》同样充满争议,白人与黑人女性的组合,延续了后宫女奴的传统。白人女子赤裸着身体,横陈在画面当中,却戴着头饰、手镯穿着鞋子,十分轻佻。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模特的真实身份是一名妓女。对于始终认为“高贵的作品应该描绘高贵的人物”的学院派而言,是无法容忍的。

  画家舍弃了以明暗、阴影营造立体感的方式,而是通过鲜明的对比和明确的轮廓线来表现。画面右方,竖起尾巴的黑猫也被评论家认为暗含着性的意味。一时间,马奈遭到了新闻界的猛烈攻击,被咒骂为“无耻到了极点!”但他大胆尝试的做法,影响了当时的一批青年画家,他们开始在作品中实践改革。主流社会常常在报纸上撰文揶揄,讽刺这些青年为“马奈帮”,这就是后来著名的印象派。

  马奈作品的争议性和革新性,让他屡屡叩动沙龙的大门,又屡屡遭到拒绝。他曾将数年来满意的作品收集起来,开设当时少有的个人展览,以反抗被官方淘汰的命运。听起来像富家子的任性而为,但也可看出主流社会的否定,实际上给他带来很大的打击和内心的沮丧。在展览的自序中,他这样写道:“评委和观众狭隘的目光,令他们无法接受美术教育之外的作品。此次,马奈先生展出的不是最完美无瑕的作品,却是最真实的作品”。

  在世人与朋友眼中,他还是那个爽朗的,为了一点点事就开怀的青年。马奈从未掩饰过对生活的热爱,享受着巴黎城中时髦的娱乐活动,拥有很多女伴。但他孜孜不倦追求的艺术的认同,始终未能到来。纵使生活充满了趣味,但在内心深处,总有一个地方是失落的、孤独的。

《阳台》1868-1869,170×125cm

爱德华·马奈肖像

  爱人与朋友们

  马奈有很多记录上层社会生活的作品:歌剧院、化妆舞会、赛马场……与那些蜂拥到巴黎的贫苦艺术家不同:他不必在破旧的画室里省吃俭用,也不必雇佣廉价模特。而是喷着香水,穿着时髦的服饰,出现在各色的咖啡馆、酒吧、画廊和剧院,他是除了巴黎不能适应任何地方的巴黎人。

  在《奥林匹亚》丑闻期间,画家曾因国内巨大的舆论压力逃到西班牙。但很快,他就发现那里的饭太难下咽,而拒绝吃饭。最终日渐消瘦,不得不重回巴黎。这位生活讲究的名门公子,穿梭在蓬起的礼服与高顶礼帽的阶层中,而开朗风流的气质,让他充满了女性缘。

  在马奈19岁时,父亲给家里请来一位钢琴老师,叫苏珊娜·蕾荷芙。与孱弱时髦的巴黎女郎不同,这位来自荷兰的姑娘丰满而腼腆,带着纯真的笑脸。尽管她早已与马奈的父亲确立了情人关系,马奈还是与她热烈地相爱了。他的很多作品,都是以苏珊娜为题。1852年,苏珊娜曾诞下一名男婴,世人都在猜测谁才是孩子真正的父亲,始终未有结论。在父亲离世的第二年,马奈迎娶了这个姑娘成为他的妻子。而那个被称作莱昂的男孩,一直抚养在他身边,正是画作《画室中的午餐》里出现的少年。

  多情的马奈笔下,出现过无数女性的形象:从高贵的夫人、女明星,到妓女、酒保……他还专门找人扮成各种形象,供自己创作。同时,这位有钱有闲的绅士也是一位城市画家,十九世纪巴黎的林荫大道,名仕礼仪与人文风范,在画布上慢慢铺陈。开朗直率的性格,更为他赢得不少朋友,其中就有印象派著名的大师德加与莫奈。

  直到19世纪70年代,已年过四十的马奈,仍执着地将作品送往沙龙,却一次次遭到冷漠的拒绝……他或许无法理解,这种拒绝正是因为他有着超越时代的伟大。唯有社会观念进步,他所期待的接纳才会发生。悲哀的结局,几乎是注定的。1883年4月30日,一生也未得志的马奈死于风湿病与梅毒。那是一场被形容为“有很多花束、很多女人、很多花圈”的葬礼,这位绅士画家最终带着遗憾离开了他深爱的巴黎与画笔。

  当印象主义成为一种不能忽视的力量时,时代的指针终于向前推动了一格。马奈——这位最先尝试革新的画家被推崇为印象派之父。而那幅曾让他恶名远扬的《奥林匹亚》,也被悬挂在了卢浮宫内,像是一道迟来的抚慰……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新闻,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爱德华·马奈 
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新闻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评论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