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人文关怀的超现实狂想曲——读陈源初作品
2016年08月17日 13:31:02    作者:余力   来源:艺术国际

  王国维所谓“一切景语皆情语也”。最初看陈源初的作品觉得比较好理解,他的价值观与世界观全在画布上了。迷茫的山水与人物的错叠,山水、建筑、老人、女人、钻石,所有的形象都在表达着浓厚的人文关怀。他没有单纯运用现代艺术中把一个物体还原结构关系,也放弃使用浪漫主义的表现手法,画面中具象与抽象的相互隐匿相互融合,有大面积的泼洒也有细致肌理的制作。混沌的天地间是迷茫的浓雾,溶于景色中的各种悲悯和焦虑表情构成了潜意识的焦虑集合,形成异质的意识符号。他用人文主义情怀向我们展示一个潜意识世界在苍茫宇宙与浩瀚历史的悲悯与漂泊,执着地追问与寻找人类存在的终极意义。

  陈源初从1976年开始就确立了采用层叠、叠加的方式来表现自己的艺术创作理念。这些叠加并不单单拘泥于相对立的主体与客体,也有客体之间的层叠。有山水与人物,也有人物与人物,有人物和风景,人物与建筑,甚至还有西方著名画作与人物的结合以及异域宗教形象与人物的错叠等等。这些艺术形象的表现生成都源于艺术家个人表达的需求。单从画面中就能已经读到陈源初关注问题之深入与广泛。国外多年的求学经历使他具有很好的造型能力,但是他并不急于向世界展现他的绘画功底。画面中很多线条和色彩都显得稚拙真诚。虽然他已在海外多年,但是画面里全是一个中国人的传统价值观。老子的《道德经》有言“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不改,周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故,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是从万物中观察到的。老子“以身观身,以家观家,以乡观乡,以邦观邦,以天下观天下,吾何以知天下然哉?”陈源初生在中国上海,后来在香港生活,在美国学习定居,这些丰富的经历更使他能够在跨越东西的文化氛围中去体味世界的焦虑。例如岌岌可危的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人之间矛盾、欺骗的复杂社会关系,市场经济下为了金钱利益而扭曲的人性,各个国家对物质的充分利用,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对宗教的虔诚等等。这些社会阅历和对世界的观察思考无时无刻不在刺激他产生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他采用叠加和措置的形象构成了自身隐形叙事线索和自我单独的观看视角,经过多年的艺术实践与探索使他将这样措置的图式更具有个人的鲜明色彩和艺术风格。

  多年的漂泊经历让他成了远离故乡的游子,画家本人身上就带有浓厚的乡愁气息,他曾不止一次返回故乡,但是面对日新月异的社会变化,光怪陆离的文化现象,虚浮烦躁的人群心理,他并未感受到故乡的气息。有人说他是孤儿,他的创作没能被中国内陆所接受和理解,同样也进入不了西方的审美和价值观,认为他一直在东西方之间的灰色地带。很多人甚至对此担忧,觉得这样的生存状态不利于艺术家个人的发展。但是我不这么认为,他更像是个游子,他完全有机会深入国内主流的艺术表现方向和发展道路,但是他没有那么做,他的画面中完全看不到反讽,嘲笑,泼皮,更看不到现实中具象的事物。我并不为以陈源初为代表的画家们感到焦虑,正是这个世界的纷繁复杂造就了这样处于独特地位、独特视角的艺术家,他们经受着巨大文化和生活压力的,同时向我们展现了他眼中的世界和内心焦虑的思考。他在往返东西的过程中,不仅是在时间与空间之间的游弋,更是文化和美学上的反复比较和观看。这更像是一种灵魂的出走,通过出走来寻找内心的慰藉,“带着何以存在的冲动去寻找诗意栖居的家园”。很多人说他身上中国传统的诗人气质,很具有感伤气质。个人觉得倒是用“忧虑”更贴切些。他时时刻刻都在产生忧虑,从他生命中看到的一切都能够找到担忧焦虑的点。这些画作首先基于画家本人的观察,这种观察并非表面的,而是深入社会甚至世界问题表象,直达问题核心的。面对苍茫的星空与浩瀚的历史,人类何其渺小卑微,这是对世界与自我的追问和反思,才使得画家本人能够产出这么多丰富的艺术形象来表达内心世界。

  我个人最欣赏他画作中自然与人物的结合作品。屈原在《天问》开头部分的两句发问“遂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当我站在他的画作前,就被其深邃神秘的画面所震撼,内心不禁反问自己,谁才是人类真正的母亲,我们以为自己的全能与智慧,真的能够与天道与自然相抗衡吗?子曰:“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在宇宙与自然之间,人类如此渺小,根本没有任何人能够把握人类的命运。姑且不说星体撞地球,即使是细小的病菌也容易将人类打倒,更不用论及地震、海啸、山洪等自然灾害,无数个我们引以为傲的城市都能在倾刻间化为乌有,那些自以为是和开创历史都经不住自然的任何打击。老子有言,“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在这样的思考之中,我们又该何去何从。城市里的莺歌燕舞和乡村的寂静安稳,富人无止境的争名夺利和穷人难以摆脱的窘迫处境,所谓的上进与成功,坐拥物质享受无非是找个借口填充无底无边的欲望沟壑。人与人之间丧失了最起码的信任与友爱,为了利益相互欺骗甚至因为信仰不同相互残杀,这些社会的混乱与道德沦陷都成为陈源初焦虑的中心。他在焦虑中不断寻求,不断摸索,为了寻找出一个光明道路,寻找所有问题的答案。他用人们焦虑的神情,悲痛的眼神,隐于山水和建筑之间的人像向我们警示着这个世界的混乱。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陈源初的作品正是在引领我们反思人类自身的发展和行动是否该对天地、对生活心有敬畏。

  多种物像的重叠和措置对陈源初来说并不是偶然。陈源初生在中国,从小接受传统文化的教育,十一二岁就开始追随哈定学习水彩,拜师丁庆龄学习中国画,这些早期的学习和成长经历奠定了他浓厚的人文主义情怀。在他的人生价值观还未完全稳定的时候,中国传统的人文主义情怀就已经深深扎在他心里了。1973年,他经历了从香港,1978年到美国后的多年学习使他感受到了西方抽象艺术的热浪,又身处西方现代艺术与后现代艺术的文化语境。在这些丰富的艺术经历中,他一定受过重大影响,搞过装置和影像,学过建筑,也读过艺术专业。陈源初先生所面对的“后现代”是一个思想来源驳杂的多元文化的时代,海量的资讯迅速传播,花样翻新的技术手段唾手可得,从好的方面说,从来没有一个历史时期像今天那样拥有如此丰富的艺术样式,人们获得了如此多样的技术手段,表现了如此广泛的题材范围;从坏的方面说,这个时代也可能因为不同文化与传统的艺术家之间过分熟悉的缘故,而丧失必要的思想距离和技术诀窍。能走到今天的陈源初必定克服了很多内心的中西方文化冲突,以及无数次面临探索最适合表达自己的艺术风格的困惑。他脱离了西方后现代艺术表达观念的途径,也没有走向极简主义的极致,他表达的更多的是思想,是他对世界的思考,包括他所怀念的年少时“任由顽皮的书包 挂在傻笑的脸旁”,对自我的审查以及“心中的道德律”。

  陈源初用叠加和措置创造出了属于个人的独特艺术语言,这是他记忆和经历的叠加,更是他哲学思考和美学追求的叠加。画面中采用了一个或多个的人像,这些悲伤焦虑或沉思的神情凝结成浓郁粘稠的担忧隐匿在寂静广阔的山林里。我们难以辨识这些人物的具体相貌,画家从各种可能去节取这些造型,他们可能来自他去过的贫民窟,可能是某个村子里的白胡子老人,又或许是街边买花的主妇,商场里购物的有钱人,这些形象的集合本就是一个世界各个角落和不同身份的代表,他们的出现带给画家本人对生活和世界的无限深思。然而这一切形象都被置于中国传统山水之间,置于欧洲古老建筑之间。整个画面就像世界的一个切面,透过画作我们发现整个世界凝结于一瞬间,我们穿越平行世界,体味到不同的生活状态下人类共同的哀愁与叹息。

  这些图像的叠加并不是随意为之的拼贴,也不是各种符号与意义的堆砌,而是用面对浩瀚历史和纷繁世像的深刻思考,不断尝试的画面语言组成了一个异质、荒诞、魔幻的虚拟空间。这不仅仅是图像的重叠与措置,更是穿越时间与空间的叠加与措置,画作中难以给予我们明晰的指示,身处在哪个具体的历史阶段或者什么样的地理位置,一切的山水、建筑、人体、神态都透露着奇异和梦幻。他完全抛弃了绘画的叙事和表现情节的功能,专心于创作这个漂浮的空间。在此过程中,画家将更加沉迷于自身追逐的苍茫宇宙,激发出更多的幻象和更深刻的对世界和人生的终极思考,不断引导画家自身走向更广阔、飘渺的“超现实空间”。

  画面中结构性的双关甚至多重语言构成丰富的内涵,引导人们产生无限的想象。观者能够通过新的图形语言打破以往对这些形象的认知,大胆设想新的物与物、人与物、人与历史以及宇宙之间关系的体察和思考。这些带有魔幻色彩,富有超现实意识的画作更加扩大和延伸了艺术作品引起观者想象的功能,帮助观者去创造出新的认知,重新审视个人与世界的关系。也正是这些混沌纠缠,混淆不清,如梦似幻的画面继续推进了创作者本人的创作激情。他将具象和抽象相互融合,作品的色彩总是带给我们悲剧和幻灭的感觉,措置的图像与色彩集合构成了虚幻的梦像,每一幅作品都如梦境一般。他整合自身支离破碎的文化记忆和现实社会的纷杂体验,怀着理想的人文主义情怀,创作出了超现实主义的狂想曲。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新闻,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陈源初 
余力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新闻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评论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