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全球艺术圈的起伏动荡:新年能否扭转乾坤?
2017年01月06日 09:44:33    作者:译/Joe Zhu   来源:artnet新闻

100657-1024x768

  Brett Gorvy与Dominique Lévy组建了Lévy Gorvy画廊。图片:Chad Batka, courtesy of Lévy Gorvy

  在竞争超级激烈的艺术圈,胜败之间往往只有一线之隔。在一年的喧嚣坎坷即将关上大门之际,artnet新闻的编辑们整理出了一份在直面艺术自由、政治动荡以及艺术市场颠簸等一系列挑战之时,仍在坚持不懈的艺术人士名单。另一边,则是那些因为触犯了法律、败坏了声誉、以及打输了跨国官司的人。以下,就是2016年的赢家与失败者名单。

  赢家Dominique Lévy / Brett Gorvy

  在佳士得就职23年后,拍卖行战后及当代艺术部门的前任主席Brett Gorvy将与画廊主Dominique Lévy联合组建 Lévy Gorvy画廊。对于Gorvy来说,这是一桩好买卖,因为他不需要考虑创业的开销就进入了世界顶尖的私人艺术市场。另一方面,Lévy也可以受益于自己新搭档在拍卖行业多年积累的资深业内经验以及人脉关系。这是双赢。

  彼得·多伊格(Peter Doig)

peter-doig-01-e1467908586152-1024x579

  彼得·多伊格称自己并未创作涉案作品。图片:film still via YouTube

  这位艺术家打赢了一场重要的官司。这次案件可能将会对以后的判例都造成深远的影响,因为它可以作为一个法律判例,证明艺术家能够对自己的作品保持掌控权。当多伊格拒绝为一位芝加哥的经纪人做作品鉴定时,后者向他发起了790万美元的损失赔偿诉讼,称多伊格这一举动将导致他在销售作品时损失上百万美元。

  克劳斯·比森巴赫(Klaus Biesenbach)

12317689_952933978158914_831363848_n_0

  克劳斯·比森巴赫从德国驻美国大使Brita Wagener 手中接受Cross of the Order of Merit 勋章。图片:Klaus Biesenbach via Instagram

  这位MoMA PS1总监度过了美妙的一年。他策划了在MoMA PS1策划了Vito Acconci的早期作品回顾展,同时也作为这家机构的40周年庆典。而他在Fort Tilden组织的艺术家Katharina Grosse的“Rockaway!"的展览也备受好评。比森巴赫还担任了柏林双年展的顾问团成员,并因为“在政治、社会经济、以及文化活动"领域的贡献而被自己的祖国(德国)授予了Cross of the Order of Merit(十字勋章)奖章。

  Ulay

Ulay-1024x684

  Ulay。图片:Courtesy of Patrick McMullan

  这位曾经长期与玛琳娜·阿布拉莫维奇合作的行为艺术家打赢了与自己前女友兼搭档的官司,赢得了两人1976-1988年间合作作品分成的25万欧元拖欠款项。最终赢得了自己赢得的报酬之后,这场官司被认为是一次巨大的胜利,因为更重要的是,他得到了自己作为创作者、知识产权共有者而本应得到的认可。

  保罗·施梅尔

paul-schimmel-1024x577

  保罗·施梅尔(Paul Schimmel),洛杉矶Hauser Wirth & Schimmel合作人。图片:Film still via YouTube

  3月份,施梅尔成为了国际知名画廊豪瑟与沃斯(Hauser & Wirth)的合伙人,一个名为豪瑟沃斯与施梅尔(Hauser Wirth & Schimmel)、占地10万平方英尺的空间在洛杉矶开幕。施梅尔以一场女性艺术家群展为这个空间开幕,这个备受欢迎的展览获得了评论界的一致好评。

  艾未未

GettyImages-620654262

  11月2日,艾未未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图片:by Nicholas Hunt/Getty Images for WSJ. Magazine Innovators Awards

  2016年似乎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阻挡这位中国异见艺术家。在一串令人有些精疲力竭的美术馆、画廊的连续展览中,这位艺术家在11月有四场展览在纽约四家画廊同时开幕,令他的势头达到了顶峰。这位艺术家还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欧洲的难民危机上,作为志愿者前往希腊、法国以及土耳其边境,并通过艺术以及各种社交媒体平台记录下自己的亲身经历。

  杰弗瑞·戴奇

GettyImages-499360224

  杰弗瑞·戴奇(Jeffrey Deitch)。图片:Sergi Alexander/Getty Images

  在MOCA Los Angeles经历了数年的坎坷生涯之后,戴奇7月在Soho重启了自己的画廊,从此回归正途。Eddie Peake、Walter Robinson、以及艾未未作品的展览都受到了来自观众以及评论界的一致好评。

  卡门·赫雷拉

carmen-herrera-e1465307515977-1024x684

  卡门·赫雷拉(Carmen Herrera)在纽约的工作室。图片:Jason Schmidt © Lisson Gallery

  这位101岁的古巴裔美国画家度过了美妙的一年。她不仅在纽约里森画廊举办个展,在惠特尼博物馆举办回顾展,并且在11月的富艺斯拍卖上创造了个人价格纪录。在低调了许多年以后,这位艺术家突破性、多彩的硬边抽象作品终于赢得了评论界和机构的认可。

  Molly与Finnegan Kelly

MollyFinn_Davila_

  Molly与Finnegan Kelly。图片:Courtesy of Sean Kelly, New York/photographer Jason Wyche

  2016年10月,纽约画廊主肖恩·凯利(Sean Kelly)的两条杰克罗素梗(Jack Russel Terriers)Molly与Finnegan大难不死:酒店业百万富翁Vikram Chatwal用打火机以及喷雾罐向它们发起了袭击,想点燃这两只小狗。幸好这对小家伙只是受到了一点轻伤,皮毛被烧了一点点。笑到最后的是小狗,它们开心的形象最终出现在了画廊的假日卡片上。

  失意者布兰特兄弟

6356404883599687505049264_55_DIOR_20150407_PB_161-1024x683

  布兰特兄弟(Peter Brant Jr. and Harry Brant)。图片:Paul Bruinooge/PatrickMcMullan.com

  去年3月,小彼得·布兰特(Peter Brant Jr.)在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和一位空管人员发生争执,并与边管官员发生肢体冲突,最后因“酗酒闹事"被捕。而他的弟弟哈利·布兰特(Harry Brant)则在康涅狄格州格林威治因逃避28美元的的士费用而被捕。警方说在对他进行逮捕搜身时,他们在这位社交名流的身上发现了毒品。

  刘特佐

GettyImages-455923900

  刘特佐(Jho Low)。图片:Taylor Hill/Getty Images

  这位马拉西亚金融巨头收藏家因为挪用自己掌管的国家财富基金,并将其用于支持自己高达1.37亿美元的高价艺术收藏而被捕。

  玛琳娜·阿布拉莫维奇

GettyImages-479021634-1024x672

  玛琳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ć)。图片:Courtesy Saeed Khan/AFP/Getty Images

  这位塞尔维亚的传奇行为艺术家度过了艰难的一年:她因为在自己最新出版的回忆录中表达了对澳大利亚原住民艺术家带有种族歧视的观点而成为众矢之的;另外,她说生孩子的女性艺术家无法取得成功的论调也遭到了批评;而与前男友、搭档Ulay的官司败诉,导致艺术家需赔款25万美元;她也许还间接导致了希拉里·克林顿的竞选失败——因为她写邮件给克林顿竞选委员会主席John Podesta邀请他来参加“spirit cooking",而保守派的媒体都将其认定为某种邪恶的仪式。

  Guy Wildenstein

Guy-Wildenstein-1024x686

  因税务欺诈而被指控的Guy Wildenstein在巴黎出庭,2016年9月22日。图片:Eric Feferbergh/AFP/Getty Images

  围绕着Guy Wildenstein的故事不断升级,他被指控使用一系列复杂的子公司以及离岸账户来进行洗钱,总额高达5亿欧元。检察官将其称为“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历史上历时最长、最复杂的欺诈。"虽然案件的结果要到今年的1月12日才能出来,但是仅这一指控就会对这个家族的声誉产生巨大的影响。

  克里斯·德肯

Chris-Dercon

  即将卸任的泰特现代美术馆馆长克里斯·德肯(Chris Dercon)在2015年4月公布将成为柏林Volksbühne总监。图片:1:54 Contemporary African Art Fair via YouTube

  如果说克里斯·德肯从泰特现代美术馆转任柏林Volksbühne总监的路途并不顺利,这显然还算是客气的说法。在这位前伦敦知名馆长公布了自己前往这家由国家资助的先锋性剧院就任的消息后,172名演员、设计师、剧作家以及剧院工作者联名上书给德国文化部,对德肯的独裁“表示深切的担心"。更糟的是,媒体对他上任所引发的425万欧元预算冷嘲热讽,他的一项重要资金申请也被柏林市议员驳回。

  奥兰

portait_dorlan_par_sipa-1.jpg-web-682x1024

  法国行为艺术家奥兰(ORLAN)。图片:courtesy of Vienna Art Week and (c) SIPA

  这位法国艺术家指控流行歌星Lady Gaga在2011年的热门歌曲《生来如此》(Born This Way)的MV侵权——她指控Lady Gaga在其中盗用了这位艺术家的外貌,并且模仿她进行生化改造后的前额造型——最后却引火烧身,巴黎法院驳回了诉讼,并且要求这位艺术家向这位歌手及其唱片公司支付2万欧元的诉讼费用。不过,奥兰对其作品的献身精神(奥兰的改造都是真刀真枪,而Lady Gaga都是化妆效果)还是值得称道。

  喜忧参半型玛丽·伯恩

Mary-Boone-e1469801479871-1024x710

  玛丽·伯恩(Mary Boone)。图片:courtesy of Getty Images

  好事和坏事有时会一起发生。比如玛丽·伯恩。从展览的角度来说,她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画廊经历了不错的一年,其中包括由年轻策展人Piper Marshall策划的一系列女性艺术家个展,以及高规格的艾未未个展。但是,她自己也深陷被大量曝光的欺诈官司而不能自拔——演员埃里克·鲍德温指控她交货的时候送错了作品。她这样级别的经纪人应该注意到这样的事情。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新闻,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艺术圈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译/Joe Zhu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新闻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评论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