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美院艺考和英语设限说“再见”,取消单科设限成大势
2017年01月07日 20:11:42       来源:澎湃新闻艺术观
  2017年刚至,各大美术类高校与专业“艺考”在即,据中央美术学院招生办的权威人士处透露,2017年中央美院本科招生确定取消英语单科限制,目前只待招生简章正式发布。据悉,今年川美“艺考”也与英语单科分数线说“再见”。中国美院则从2016年起即在本科入学考试中取消了语文和英语这两门课程的单科限制。“艺考”取消单科限制已成大势所趋,无论考生还是毕业生都拍手称快,然而面对艺术类高校的文化课录取分数线逐年递增的现状,取消“小分”并不意味着降低对艺考生的文化课要求,这一小小的改变也不足以撼动目前选拔艺术人才的基本规则。或许恰如陈丹青针对2016年中国美院取消“小分”限制时所说:“我总是希望看到改变,虽然我已经不在教学第一线,但有改变就会带来新的改变,改变带来改变,希望能往相对良性的方向走。”

  据《北京日报》报道,央美招生办的权威人士处告知,今年中央美院本科招生确定取消英语单科限制,目前只待招生简章正式发布。对于这枚重磅炸弹,无论考生还是毕业生都拍手称快。不过,也有艺术界人士担忧,当年为引导考生重视语言功力的英语设限,“一朝取消,会不会因噎废食?”

  几乎赢得压倒性叫好声

  与普通考生不同,艺考生想要获得录取资格,除了专业考试成绩,其各科文化课成绩还要达到相应学校的最低标准。去年的央美招生简章中虽并未对单科做出具体分值限制,但明确规定“对外语、语文有单科成绩要求”。这一规定,长期以来被业内称为“小分”。如今此规定一朝废除,让无数将英语单科限制视作“梦魇”的考生,长舒了一口气。

  尽管此消息还只是小范围传播,但在微信朋友圈早已炸开了锅。

  “这绝对不啻于雾霾天的一股清流啊!”人称“老黄”的黄耀杰其实还不到25岁,如今是望京某知名美术培训班的专业教师。昨天从同行口中得知中央美院今年艺考将取消英语设限后,他一口气在朋友圈发了好几通感言。“可惜当年没赶上啊,要不咱混得肯定比现在强”“便宜了这帮后生呵,真想回个锅”……各种留言传递出往届考生的无限感慨。

  “老黄”更是连连回应“往事不堪回首”,“6年前第一次考央美,专业成绩就冲进前20名,英语差5分把我挡在了门外。”不服输的他开启复读模式,可惜一次次败在“ABC”上。虽然已过去多年,他依然清楚记得一连串让他铩羽而归的英语分数线:清华美院90分,中央美院80分,广州美院65分。如今,他已“上岸”到望京某知名艺考班当上专业教师,讲课地点距离他心仪的央美不足一公里。可能的话,明年他想再次报考一下,“毕竟守得云开雾散,机会太难得。”

  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油画专业的刘窗,在国内青年艺术家群体中早已小有名气。回想20年前的高考,他目睹了太多因为英语分数不达标而不得不接受调剂或复读的同龄人。他还记得有一位同学的专业课考进了广州美院的前几名,总分也排名居前,只因英语少了3分,最终被调剂到一所综合性大学的艺术学院。“他原本拥有超强的绘画天赋和艺术感知力,毕业后到一家小出版社当美术编辑。太可惜了。”在他看来,对他们那代人而言,曾经的政策不够友好,“如今,取消这个单项限制,就会有更多专业实力强的学生进入心仪学校。”

  艺考现场。 图片来源:山东工艺美术学院 罗壮壮

  考生英语水平早已越线

  央美并不是第一家“吃螃蟹者”。2016年1月8日,中国美术学院正式发布本科招生简章,全面取消了语文、英语的单科限制分。2016年12月,四川美术学院也宣布取消2017年艺考的英语单科限制。

  四川美术学院副院长侯宝川解释说,川美2016年录取学生的英语平均水平已经达到91分,远远超过沿袭多年的英语最低分数线。这也意味着,越来越多艺考生已不再受困于英语单科线。而对极少部分专业课优秀、英语欠佳的考生来说,此举无疑是最大利好,“我们何乐而不为让更多专业优秀学生进来?”

  央美一位教师也介绍,央美的文化课分数线在国内艺术类院校中长期担当“峰值”。据了解,诸如建筑学、美术史论专业,文化课最低分已接近各省一类本科线。再用比实际考分低得多的英语分数线做限定,有多此一举之嫌。

  “老黄”也承认,相比前辈,如今95后、00后考生的英语水平早已上了不止一个台阶,“有几个男孩子没玩过网游、女生没追过美剧?几乎在游乐消遣的同时,顺带也拔高了英语起点。”不过,他坚持认为,艺术家最大本领还是靠作品说话,“何况考试过关与否与实际语言应用并没多大关联。”

  在取消英语设限方面,校方和考生的立场几近一致。然而,也有声音认为,对所有专业“一刀切”似乎欠妥,尚需区别看待。比如,国画专业最强的资源都是老祖宗留下的,需要强化的是汉语水平,英语似可放宽;油画专业的鼻祖在欧美,无论是阅读文献还是走出国门参展,蹩脚的英语终归会限制自身发展,英语设限的指挥棒作用不能无视。正在伦敦某艺术院线研修的曾清源2016年毕业于川美,留学经历让她意识到语言是学习与交流必不可少的手段。她以华语演员闯荡好莱坞为例,“以前也有内地明星参演海外大片,大多‘打酱油’,这回上映的新片《星球大战》,姜文、甄子丹戏份很足,你能否认他们一口流利英语没起作用?”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最近发布的2017年招生简章依然规定:报考设计学类的考生,外语成绩不得低于90分(150分制)。

  中国美术学院2016年本科考试现场。 图片来源:雅昌艺术网/申博、周红

  取消单科设限,并不意味着降低要求

  对这一新政是否会影响招录考生的整体素质,多位业内人士笑言“杞人忧天”。

  以中国美院为例,近些年其文化课的录取分数都是480到490分,文化课不好的考生根本不会去报考,而被刷下来的考生很多不是因为英语而是文化课总分。如何才能考到480多分?英语很低的话,其它科目要多好?因此,也有人认为,英语限不限,在总分如此高的情况下,意义不大,“门都进不去,让不让上桌吃饭那是后话”。

  中央美术学院在艺术类院校中是最重视考生的文化素质的。央美术学院招生办主任钟平在去年初曾表示:“我校文化课线在全国的艺术类院校中是最高的。按照国家高考文化课成绩排名录取的建筑学、美术史论专业,文化课最低分基本上达到各省一本线。按照专业成绩排名录取的中国画、书法学、造型艺术、实验艺术专业的文化课最低分数线400分;艺术设计专业文化课最低分数线420分。”关于央美招生简章上提到的“文化课总分须达到全国文化统一考试总分750分的50%以上,”央美招生办的工作人员解释到“这并不是以385为底线,而是说有可能是390分、400分甚至更高。”

  毋庸置疑,取消“小分”对偏科的学生而言是一个巨大福音,但我们不能简单化地将其与艺考对英语要求的降低或录取政策的进步划上等号,而是需要辩证看待与理解。

  “希望这是改变的开始。我总认为,专业的学校,不应该受制于非专业的项目。”一位业内人士说。而在国家博物馆原副馆长陈履生看来,美术院校不能仅仅依靠考试来发现学生,如何多方面发现人才也很重要。他举了一则趣闻:生前为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的高冠华,当年从江苏南通的乡下到杭州报考国立杭州艺专,由于没吃早点,他进考场后把考试为考生准备的修改炭笔画的馒头拿来充饥了,最后居然还被录取了,“类似这样从没接触过炭笔画的考生,今天还能考上美院吗?”

  恰如画家陈丹青在2016年获悉中国美院取消“小分”限制时所说的:“这意味着全国的美院其实是可以自己决定是否需要设置单科限制吗?我在清华的时候,学校在英语考试上根本没有自我决定权。”虽然他说自己“不太好判断这个事情。”不过“我总是希望看到改变,虽然我已经不在教学第一线,但有改变就会带来新的改变,改变带来改变,希望(这次)能往相对良性的方向走。”

  【延伸阅读】陈丹青与招生

  2000年,画家陈丹青从美国纽约回国,随即被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聘为教授、博士生导师。2000年5月,报考清华美院博士生的24位考生中,有5名入围,但最后因外语而全部落榜。清华美院考虑到是陈丹青首次招生,让这5名考生以博士课程访问学者名义成为陈丹青的学生。第二年,这5人再次因英语而失败离校。

  2001年第二次博士生考试,22名考生只正式录取2名博士生、2名访问学者。而同年,首次接受硕士生报考,却没有一个人通过英语和政治的两科考试。因此,陈丹青曾长达3年招不进一名硕士生。

  2002年的硕士考生中,一位绘画成绩位居第一,却因英语和政治各差一分落榜。陈丹青向学院通融未果。此后一年,这名考生在北京租房,专攻外语和政治,翌年再考,还是专业第一,政治过关了,但外语仍未及格,依然被拒之门外。陈丹青说:“我不想怂恿她考第三次,对一位想当艺术家的青年,这样的考试是不折不扣的荒谬和侮辱。”而这名考生却已在英国读硕士。 说起招生制度,陈丹青愤慨不已:“专业前3名的永远考不进来,由于外语达不到那个分数,因此他们的画形同废纸。我们不能单凭英语分数就把一个孩子粗暴地拒绝在门外。”而就在1978年,陈丹青自己曾以外语零分、专业高分被中央美术学院录取。

  2004年末,陈丹青辞职。

  以下转载陈丹青于2001年11月11日发表的反思艺考外语的文章节选:

  艺术学院外语考试的酷政实施有年,贻害众生,实已积重难返:

  其一,十多年前,教育界人士即直指我们的考试制度是一项“汰优制度”,人文艺术学科外语考试制尤使此一“劣胜优败”的过程行之有效——前三名前五名优秀考生因外语落榜者,届届有之,无校无之,“择优录取”既难落实,“精英培育”自亦空谈,在校生专业品质连年下降,“博” 不如“硕”,“硕”不如“本”,已是各院校公认的事态。

  其二,可造之才别无出路,唯搁置专业苦攻外语,及至通过,艺技荒疏。我认识几位投靠五次至八九次而因外语分数落榜的“老生”,其境遇较之吴敬梓笔下的范进,尤为可哀,因范进毕竟考的是中文。

  其三,为外语考试制所逼,硕士博士名额索性听任外语学院次等生滥竽充数、顶替冒充者,无校无之,此亦中国式“政策”与“对策”闹剧的绝佳双簧。

  然以上症状虽也难堪,尚可维持各校门面,其遗患艺术教育至深且巨者,犹在以下方面:

  其一,为外语过关,学生从成年到而立之岁,光阴耗费,精力涣散,智能受挫,内心惧憎,学院的办学宗旨,学生的求学意志,为之不伦不类——艺术,已削弱为艺术学院次要而暧昧的点缀。

  其二,外语教育贻误殃及的学业之一,正是外语,当初制定政策的那点刚愎之心与良好目标,为之淹没,因外语的工具性蜕变为升学的工具,外语,不折不扣成为交还校方以备上报的一纸学分。至于学生的知识结构与文化修养究竟是否因此提升,无人过问,因所有教条的实质,无非向上负责。

  其三,尤有甚者,不少院校对外语落榜者网开一面的筹码,是交付数倍的高额学费,近年已蹿升到五六万元之谱:既是收钱,何谈考试权威?收钱,又何必非考外语?教育产业与学术招牌造成赤裸裸的利益交换,使“外语”早就沦为“应试”和“过关”的同义词。

  其四,中国种种考试积弊久已生成畸形的“考试文化”、“ 考试人格”,在我到过的十多所全国或各省市重点艺术学院,不曾遇到一位外语和艺术相得益彰,同样优异,并对二者充满热情与信念的学生,满目所见,是不知所从而不得不从的集体表情,那是被考试怪兽过度强奸后的“无表情”。

  吴晓帆说:“你知道吗?有人说今天的艺术学院是白痴收容所!”不,校园青苗绝不是白痴,今日艺术教育倒仿佛存心要将活蹦乱跳的生命一个个养成“白痴”:说来也是常识,外语水准的高下,必取决于中文的良好根基,我在各校讲演中收到的数百张字条,十之八九文理不通,随处出现常用词语的错别字,无论是书写还是言说,中文,正在大专院校全面沦丧,中文教育,才是迫在眉睫而追之已晚的头等大事!外语考试制还想继续盘剥、离间、侵蚀新青年起码的中文思维与表达水准么?有一天,这外语考试制阳谋若是果然逼出艺术学生普遍的外语水准——天晓得那是怎样的怪物:一群在中国本土满口英文或日语的中国艺术家?——那绝不是中国文化的福音,而是一场荒诞剧。但我不相信那是可能实现的胜景:教条的果实,只能是教条,今之国家的专业中文与外语文本尚且错误百出,艺术学生的外语水准可想而知,至于怎样对付四方八面包围而来的“世界”,希望或在于中小学乃至幼稚园的外语教育,艺术学院,则招生规模倒是越来越大,收取学费越来越高,更兼以上教条的捆绑勒紧之效,艺术学院的学位,艺术学院的艺术,艺术学院的声誉,经已大幅度贬值,并将继续贬值。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新闻,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中央美院艺考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新闻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评论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