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管理最受欢迎的博物馆
2017年01月11日 15:09:58    作者:文/Rachel Donadio 译/李雨阳   来源:湖南省博物馆

艾克•施密特是乌菲齐历史上第一位非意大利人馆长

  艾克•施密特是乌菲齐历史上第一位非意大利人馆长

  艾克·施密特(Eike Schmidt)是意大利乌菲齐博物馆的馆长,同时也是担任此职的首位非意大利人。今年春天,施密特馆长在馆内放置广播循环播放,提醒那些排长队等候参观的观众小心票贩子和小偷。

  但是,并非每个人都感激馆长的这项措施。几天后,3位佛罗伦萨警察和一群媒体来到了馆长的办公室,递给了他一张329美元的罚单,指控他未经市政部门允许公开广播。这位德国来的施密特馆长起先有些不高兴,但他马上发现这其实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他亲自掏腰包付了罚款。很快,媒体们的报道使他在当地成为了家喻户晓的人物。

观众排队等待参观乌菲齐博物馆

  观众排队等待参观乌菲齐博物馆

  有些佛罗伦萨的居民在路上见到施密特馆长会停下来表示他们的支持。“有些人告诉我‘终于有人管这件事了,千万不要停’,还有热心人想要给我钱。”施密特馆长笑着说道。这个曾被认为是“外地人”的馆长赢得了当地人的支持。

  别看这场广播矛盾看似不大,实则反应了施密特馆长所面临的一个重要挑战,即是在他处理参观人群拥挤的问题、想办法为博物馆带来更多资金和改善观众的参观体验时,能否获取公众支持以对抗意大利混乱的官僚主义制度、复杂的关系和政治矛盾。

  施密特馆长说:“我感觉像是在同时下好几盘棋。”

参观者拍摄波提切利的作品《维纳斯的诞生》

  参观者拍摄波提切利的作品《维纳斯的诞生》

  2015年,乌菲齐博物馆、皮蒂宫和波波里花园合并成为一家机构,参观人数达到340万人次,光门票就为政府创造了1730万欧元收入,使其成为意大利盈利最多的一家博物馆。施密特先生的目标是改善参观环境、监督改建工程、重组博物馆管理团队、改变过于随意的展览时间表、加强学术研究、重写展板标识牌,并以更好的方式展示馆中12000多幅绘画、3500件雕塑、180000件版画。

  乌菲齐博物馆有世界上一流的收藏和政府雇员。管理这样的博物馆就像同时在管理大都会博物馆和纽约交通局。

  意大利也在不断改革。现年48岁的施密特先生去年开始任馆长之职,在这之前他是美国明尼阿波利斯美术馆的策展人。施密特先生能在意大利博物馆任馆长一职与意大利国内一项改革举措息息相关,这项改革让20多家艺术机构在资金和人员的管理方面从文化部中获得了更大的自治权。

  文化部的改革被认为是一项大胆的尝试,第一次将博物馆馆长一职放在国际上公开招聘,最终一共聘用了7位非意大利人。而施密特先生是研究乌菲齐主要的美第奇家族收藏方面的学者,他曾在佛罗伦萨居住过。

  文化部部长达里奥?弗朗切斯基尼(Dario Franceschini)提出了这项改革措施,希望能引进新的人才,给予包括那不勒斯卡波迪蒙特王宫、米兰的布雷拉画廊和威尼斯美术学院在内的“超级博物馆”更多财政、展览、服务方面的自由权力,同时希望在意大利经济低迷时期这些博物馆可以实现自给自足。

  意大利的博物馆几乎都是公立的,因此这种革新影响巨大。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博物馆的部分职能,如临时展览开始外包给公司,因而造成了很多管理上的混乱。文化部也希望这次改革可以改变这种局面。

  一家意大利的艺术月刊创始人Umberto Allemandi谈道:“同时聘用20多位馆长的举动很勇敢,我甚至可以说是鲁莽,但也是必须的。因为如果不大张旗鼓地改革,也许再过20年、30年或40年,都不会有什么变化。”

  对于其他国家来说聘用外国人担任馆长很常见,包括大都会博物馆的馆长都不是美国人。聘用像施密特这样的德国人作为乌菲齐博物馆的馆长无疑也是对今天欧洲由德国主导这一观点的强有力的支持。但是施密特馆长却对此不以为然,他指出在几个世纪以前美第奇家族就曾雇佣德国军队,以确保其中立性而非忠实于当地的某个家族派别。

  施密特先生面临的问题是意大利能否就此改变?同样面临这个问题的还包括41岁的意大利总理马泰奥?伦齐先生。总理先生曾任佛罗伦萨的市长,对乌菲齐博物馆非常关心。他在2014年上台后曾向民众保证会进行改革,但却遭到了很大的阻碍。建立自治的博物馆是他的一项重要政策。

乌菲齐博物馆瓦萨里走廊中的肖像画

  乌菲齐博物馆瓦萨里走廊中的肖像画

  瓦萨里走廊

  笔者曾参加由施密特先生组织的员工大会,体会到了改革的挑战。施密特先生当时坐在波提切利的名作《天使报喜》前,我们所在的房间是但丁曾经发表演讲的地方。

  施密特先生用流利的意大利语与博物馆员工们讨论如何开放博物馆最有价值的瓦萨里走廊。瓦萨里走廊是由16世纪知名的艺术家乔尔乔?瓦萨里设计。现在这个走廊只对私人导览公司接待的团队开放,而这些私人公司得到的收益比博物馆还要大。

  瓦萨里走廊从乌菲齐博物馆内部开始,曾经是美第奇家族执政的中心,在1993年被黑手党破坏。这个走廊从1345年建立的翡冷翠桥最上层穿过阿尔诺河,通往美第奇家族曾经居住过的皮蒂宫。

阿尔诺河上的瓦萨里走廊

  阿尔诺河上的瓦萨里走廊

  乌菲齐博物馆拥有全世界最古老、最大的肖像画收藏,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共展出700多幅肖像。包括著名画家如提香、德拉克洛瓦、应格里斯、萨金特,甚至劳森博格的肖像画。收藏中还包括一些很罕见的女艺术家作品,包括Angelica Kauffmann和勒布伦夫人等。

  大部分观众都没有机会见到这些肖像画,曾任洛杉矶盖蒂中心策展人的施密特先生也担心这些肖像画的情况。他在瓦萨里走廊接受采访时说道:“这些画作历经夏天的暴晒与冬日的严寒。”

  在会议中,一位科技人员问道,如何让这座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适应现代的大批观众呢?可不可以仿效梵蒂冈西斯廷教堂那样建造一个除湿系统?但是把这个除湿系统放在哪里呢?此外,如何建造防火逃生系统呢?施密特先生回答说他们有经费可以研究其他的替代方法。

  意大利许诺提供5800万欧元将乌菲齐博物馆的办公室变为展厅,这样可将展览空间扩大一倍并建立一个新的出口以供观众通行。施密特先生希望将画作搬进有环境控制的展厅内,而将那些不那么敏感的希腊罗马雕塑搬到瓦萨里走廊,这样可以让观众们更便捷地从一座博物馆前往另一座博物馆。

  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抵抗,私人导览公司不愿意失去赚钱的好机会。佛罗伦萨市长发言人Marco Agnoletti说馆长的计划“引发了一些困惑”。7月,一位著名的意大利建筑师Stefano Boeri,同时也是乌菲齐博物馆顾问委员会的委员,对媒体表示他从美学赏析的角度不希望将这些肖像移走。

  施密特先生在2016年3月份宣布这个走廊将于秋天关闭整修。一位工会组织者提出抗议,他认为如果这个走廊有任何安全隐患的话应该马上关闭而不是等到秋天。消防队将走廊关闭,但是之后却说在整修之前可以向少部分观众开放。

  在谈及将走廊向全体观众开放时,施密特先生说道:“我还在努力。”

  施密特先生还谈到了他面临的其他挑战。他希望保安在展厅间巡视而不是只坐在一个房间。这也引发了与工会潜在的矛盾。施密特先生表示他对现在的博物馆团队很满意,但是他和其他新馆长一样也希望可以组建自己的团队。

  其他的问题还包括恼人的售票系统。因为售票系统的不稳定导致私人导览公司获取售票暴利。意大利政府也公布了一个公开招标进程以雇佣承包商来处理购票和其他服务。

施密特先生在皮蒂宫向博物馆保安们讲解《卡尔•拉格斐——时尚视野》摄影展。

  施密特先生在皮蒂宫向博物馆保安们讲解《卡尔•拉格斐——时尚视野》摄影展。

  为了吸引观众在非热门时间前来参观,施密特先生特意安排周二晚上对外开放,并为观众提供现场音乐表演。但他将皮蒂宫的展厅租给卡尔?拉格斐做男性时装展览的行为招致了一些反对意见。

  其他挑战

  乌菲齐博物馆面临游客过多的问题,而其他意大利博物馆却面临着相反的问题。巴格鲁博物馆位于乌菲齐附近,因其文艺复兴雕塑和本国最著名的伊斯兰艺术收藏而闻名于世。这家博物馆的新馆长帕奥拉?达戈斯蒂诺曾任耶鲁大学博物馆的馆长,现在回到了自己的家乡意大利任馆长。达戈斯蒂诺馆长希望能设立一个标准的博物馆开放时间,而现在,因为保安是政府雇员,换班时间系统过于复杂,从而导致开放时间混乱。

  巴格鲁博物馆与其他4家小型的佛罗伦萨博物馆合并,面临着缺少员工、缺少收藏图录和系统的问题。达戈斯蒂诺馆长继承了约200万欧元的债务。她还谈道:“(我除了是馆长外),还要在销售部门、人事部门和筹款部门任职。”但改革的最大收获则是,“人们,甚至是批评者也经常讨论博物馆和文化遗产。”

  一些新馆长认为最大的挑战就是不能雇佣或解雇馆员。

  意大利一家重要的博物馆——位于米兰的布雷拉艺术博物馆的馆长,同为英国人和加拿大人的詹姆斯?布拉德伯恩谈道,“保持持续性的关键就是能够自主控制馆内人员和资金。”在布拉德伯恩的带领下,博物馆重新为多个展厅布展,并同时请到了像奥尔罕?帕慕克这样的作家为博物馆撰写展板。布拉德伯恩说:“我们还没有赢得一场战役,更不用说整场战争了,但是我们却证明了现在所走的道路是正确的。”

施密特先生站在佛罗伦萨乌菲齐博物馆的庭院中。

  施密特先生站在佛罗伦萨乌菲齐博物馆的庭院中。

  为了吸引观众前往那不勒斯卡波迪蒙蒂博物馆,该馆的新馆长,曾在芝加哥艺术学院任职的法国人希尔万?贝伦格特意设置了班车以方便人们从那不勒斯市中心到位于山上的博物馆,从那里可眺望那不勒斯海湾。

  但是古老的政治习惯却不是那么轻易就可以消失的。因为博物馆保安的合同确保他们每年可获得很多的假期,因而不能确保所有的展厅都能开放。贝伦格馆长谈道,“当地的利益、庇护主义、对于民主的尊重但实际上却是庇护主义的政策是我们的主要障碍。”

  文化部部长弗朗切斯基尼表示他对于改革的影响非常满意。他在罗马的一次访谈中指出:“如此巨大的改革自然会遇到阻碍。如果改变是真实的,那么一定会遇到阻碍,如果每个人都喜欢改革那这场改革也是假的。”

  他还谈到在2015年意大利博物馆的观众增加了500万,达到4300万。文化部在为9家新的自治博物馆寻找馆长。20年来第一次,意大利政府面向全国为不同机构聘用了500个艺术史专家和考古学家。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新闻,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博物馆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文/Rachel Donadio 译/李雨阳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新闻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评论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