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来!反对特朗普!艺术界以抗议行动“迎接”新任美国总统
2017年01月12日 09:01:22    作者:Javier Pes   来源:TANC艺术新闻中文版

  北京时间11日10点,奥巴马在芝加哥发表告别演说,为8年的总统生涯划上句号。继任者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11月获选新一届的美国总统,引起美国国内一片哗然。美国本地及世界各地的艺术家纷纷表达了震惊,担心这位以性别歧视和仇外臭名昭著的商业大亨入主白宫后将带来的影响。他的竞选宣言包括在美国墨西哥边境建立隔离墙、建立遣返非法移民的军队、禁止穆斯林进入美国等。随着特朗普就职日期日益临近各界对于特朗普的“炮轰”与抗议似乎愈演愈烈。

20170112_074405_010

  ▲ 艺术家号召进行“艺术罢工”抗议特朗普当选,图片来源:Artforum

  特朗普就职典礼即将在1月20日举行,密苏里州共和党参议员、就职典礼联合委员会主席罗伊·布朗特(Roy Blunt)为就职典礼午宴挑选了乔治·加勒·宾汉姆(George Caleb Bingham)所作的《人民的选择》(Verdict of the People)。对此,艺术家艾琳·伯曼(Ilene Berman)及艺术史学家艾薇·库伯(Ivy Cooper)等艺术界人士纷纷提出抗议,认为博物馆应当取消这一决定,因为这幅画作将间接表明特朗普当选是“人民的选择”。伯曼向艺术媒体《Hyperallergic》表示:“这幅画是圣路易斯艺术博物馆最受欢迎的作品之一,作为密苏里的画家,宾汉姆通常被认为是我们州的象征,如果将这幅画带到新总统的就职午宴去,好像就代表了我们整个社群,我们拒绝这样。”

20170112_074405_011

  ▲ 就职午宴挂画乔治·加勒·宾汉姆《人民的选择》引发艺术家与艺术史学家的不满,图片来源: The Art Newspaper

  此外,百余位艺术家和批评家号召文化产业的同行在特朗普的就职典礼当天进行名为“J20艺术罢工”(J20 Art Strike)的抗议,以表示“对于总统就职的不服从行动”,包括博物馆、美术馆、剧院、音乐厅、工作室、非营利机构、艺术院校等都将于就职日当天关闭。到目前为止,包括理查德·塞拉(Richard Serra)、辛蒂·雪曼(Cindy Sherman)在内的艺术家和批评家均已签署“J20艺术罢工”(J20 Art Strike)宣言。“J20艺术罢工”中宣扬:“这个行动比艺术界本身更重要。它响应全国的需求,在1月20日以后,任何领域都将不如以往那样运作了。 ‘艺术罢工’旨在抵抗特朗普主义——一种有毒的白人至上主义、厌女倾向、排外主义、军国主义和寡头统治的叠加。”

20170112_074405_012

  ▲ “J20艺术罢工”(J20 Art Strike)发布的声明,图片来源:e-flux.com

20170112_074405_013

  ▲ “J20艺术罢工”发起艺术家辛迪·舍曼(左)、理查德·萨拉(中)和琼·乔纳斯(右),图片来源:The New York Times

  艺术家路易斯·加姆尼(Luis Camnitzer)在一封请愿书中,提议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委任大地艺术家克里斯托(Christo)创作新版《奔跑的围栏》(Running Fence),作为特朗普提出的美国和墨西哥的“边界墙”计划方案。加姆尼在请愿书中写道:“这一方案将使原本带有种族歧视色彩的项目,转变为一件公共艺术”。这封请愿书目前已收到数十名艺术家的联合签署。

20170112_074405_014

  ▲ 克里斯托《奔跑的围栏》,1972-76年,图片来源:Christo and Jeanne-Claude

  在进驻华盛顿特区之前,特朗普的立场并没有温和化的迹象。特朗普曾将入主华盛顿称为“清除沼泽”, 其中的含义仍不清楚。《艺术新闻》对多位美国艺术圈关键人物进行了一次密集采访,以思考特朗普上任究竟会对艺术和美国文化机构产生何种影响。

20170112_074405_015

  ▲ 唐纳德·特朗普当选总统首日,与美国现任总统巴拉克·奥 巴马(Barack Obama)在白宫会面

  特朗普上台美国艺术界如此回应

  马克斯·何莱恩Max Hollein

  旧金山艺术博物馆(包括笛洋美术馆和荣勋宫美术馆)馆长

  “我们没人想过这可能是真的,不过通过特朗普的人格和媒体报道,我们可以看到他也是欧洲现在普遍流行的排外主义和民粹主义的缩影:匈牙利有维克多 ·奥尔班(Victor Orban),以及法国的国民阵线(National Front)。民粹主义的简单思维令我们震惊,文化机构必须要代表它的正反面:代表世界的复杂性,展示不同文化,展示文化交换的故事和交换所产生的硕果。这一角色更为重要。”旧金山笛洋美术馆 (De Young Museum)正在计划于2017年推出伊斯兰与时尚展览。“它会推崇伊斯兰的时尚,但也会揭示比基尼在法国被禁的事实。文化和政治总是纠缠不清的。”

  卡瑟琳·坎卓Kathryn Kanjo

  圣地亚哥当代艺术博物馆馆长

  “我们很清楚,我们离美墨边境只有15英里远。我们博物馆的机构使命就包含了对促进 两国交流的强调。我们有深度的拉美艺术收藏。我们都正在思考新政府可能会对经济和政 策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很可能会综合地影响到博物馆和慈善运营。但我更担心的是有可能言论自由会降到冰点。比起政府资助,社会的宽 容或不宽容才是更大的问题。我们有些人经历过文化战争,然后会想,‘不,不要再来了。’我们必须知道,每个展览,每件购入的藏品都会经由新的政治审视。但对于使命我们不能妥协。”

  罗伯特·斯托尔Robert Storr

  耶鲁大学艺术学院前院长

  “现在文化机构能做的事只有生存。我认为公共基金对艺术的资助将全面收紧。至高权利没法得到满足的时候,唯一的办法就是向‘偏见媒体’开火,包括国家公共广播和公共艺术基金。 虽然私人艺术机构的资金远远超过公共基金, 但公共基金还是会增加机构的权威性。机构在此刻必须立场清晰,目标正确。机构必须体现出 自己的文化活动有足够的体量和广泛度。作品捐赠人应在捐献之前认真研究门票、讲座课程等能够调动观众的元素。董事会应当相信博物馆从业人员的工作,尽量少进行干预。他们必须小心不要显露利益纷争的痕迹。这是一种警告: 因为你的工作总是暴露在他人的显微镜下。”

  乔尔·瓦克斯Joel Wachs

  安迪·沃霍尔视觉艺术基金会主席

  “我们现在采取行动保护和支持艺术家,这具有前所未有的重要性。我们会继续加强对所有50个州的艺术组织进行支持,坚持以艺术家为中心,以社团为基础。他们是火炬的传承者,是言论自由的保护者,用强有力的声音反对偏见、仇恨、种族主义。”

  琳·泽勒万斯基Lynn Zelevansky

  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卡内基艺术博物馆馆长

  泽勒万斯基表示,特朗普支持者“就是我们的邻居—他们离我们不远,更不是天方夜谭。”宾夕法尼亚州是摇摆州之一,最后投给了特朗普。“我认为,我们对他们和对意见一致的人都有责任。总的来说,工薪阶层的人并不认为博物馆是为他们而建的。我们怎样能够使他们到访,怎样接触他们,怎样阐释他们的问题— 对这些问题我没有灵丹妙药。人们必须坐下来探讨,找到解决的渠道。”

  乔克·雷诺兹Jock Reynolds

  耶鲁大学美术馆馆长

  特朗普“现在还是一张白纸。我们不知道他的艺术趣味,只知道他藏有两张自己的肖像,委托费是他的私人基金会出的。他在宾夕法尼亚大道上的新特朗普国际酒店(Trump International Hotel)不久之前还叫做南希·汉克 斯艺术中心(Nancy Hanks Center for the Arts), 而且很多年内是美国国家艺术基金会(NEA)和人文学科国家基金(NEH)的办公室。特朗普最 近在推特上抱怨百老汇放映《汉密尔顿》,要求剧团道歉,这可能是他第一次挑起新的文化战争。不过我们还是得等等看他‘清除沼泽’之后 在文化竞技场里还会有什么样不期而遇的表演。不过我们期待他最好别又让沼泽住上了水蛇和鳄鱼。”

  胡利安·苏加萨戈伊蒂亚Julian Zugazagoitia

  密苏里州堪萨斯城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馆长

  “这是我第一次以美国公民的身份投票, 所以作为美国国家公民的意义成了我关注的焦点……我们必须停下脚步想想‘我明白你的观点不同—你能再解释清楚一点吗?’最近的 一次晚餐上,我质疑了选举人团制度(Electoral College System),提出它是否应该被废弃。其他人都不同意我的观点,因为如果废弃,我们中西部人的投票就不会起作用了。那是我第一 次真正不先入为主地听取他人的意见……观看就职典礼也会很有趣。典礼上有哪些美学象征?你得知道这个场合所有事物都是经过精心编排的。有没有邀请大诗人来讲两句话?哪些音乐家会到场?这些象征符号都很有分量。”

  阿德里安·埃利斯Adrian Ellis

  纽约AEA咨询公司创始人

  埃利斯认为,美股很可能会经历“一场残酷的文化战争,因为文化代表了现阶段生活富裕的精英阶层的价值观”。他担心,现在艺术机构和慈善家所享有的优越地位可能会被特朗普政府 “打压和嘲笑”。“特朗普想做个民粹主义者,所以他也发现了轻而易举就可以击中的靶子,”他认为。里根执政时期1986年的税法改革限制了艺术捐赠人能够因捐赠艺术品减免税负的总额。 埃利斯指出:“人们对文化机构慷慨解囊有主要三个原因:同意机构的立场,为了减免税负,或者为了抬高身价。如果税负和抬高身价的效益都不复存在了,就只有‘机构立场’这一个原因选项。 但是对很多人来说这是三个理由里最弱的。所以我觉得会上演一次无声的‘大出走’”。

  唐纳德·贾德Donald Judd

  已故艺术家

  对于特朗普当选的事实,连坟墓里的幽魂也按耐不住。唐纳德·贾德(Donald Judd) 一封写于1989年未出版的手记,从内容看来,这位美国艺术家也不怎么喜欢这位新选上美国总统的地产大亨。贾德回忆道, 他在牙医办公室等候的时候正好读到对特朗普的采访。“他对《生活》杂志说他只买‘经典大师作品,而当代艺术是个骗局’,”贾德写道。“当然, ‘不动产投资’可就是正经生意了。” 这份手记存于贾德基金会的档案中,由贾德的儿子、基金会的协同主席弗拉文 ·贾德(Flavin Judd)发现并披露。2016年11月,基金会刚刚出版了新书《唐纳德 ·贾 德:写作》(Donald Judd: Writings),其中收录了贾德的文章和手记。弗拉文11月在纽约的一场座谈会上表示,这部分关于特朗普的内容没有进入新书的内容,因为其父亲的潦草笔迹没能及时辨认出来。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新闻,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特朗普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Javier Pes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新闻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评论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