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被遗忘的南斯拉夫,居然藏着犹如外星奇迹般的建筑
2017年03月20日 11:03:46       来源:马良行MAHOOOO

前南斯拉夫是史上第二个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20世纪60-70年代,以铁托(Josip Broz Tito)为首的共产主义政权执政巅峰期间,兴建了数千座遗址纪念碑或雕塑。

  这些纪念建筑基本位于二战时期巴尔干半岛的重要战场和集中营,曾经作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吸引过百万参观者。

  然而铁托逝世后,前南斯拉夫内部复杂的民族问题日益尖锐,联邦共和国的解体、各民族的纷纷独立建国、以及多年的战火纷争,

  让曾经煊赫一时的战争纪念雕塑失去了日常维护、纪念活动安排,有些被逐渐遗忘。

前南斯拉夫解体后国家分布

  直到比利时摄影师Jan Kempenaers在2006年到2009年期间游走前南斯拉夫地区,拍摄下一组冲击力强大的雕塑照片,让西方重新认识了这些被忽略的现代雕塑,几千座纪念碑在90年代初的地区冲突中被毁坏拆除,一小部分幸运地被遗弃在荒野中的,现存的基本是体量足够庞大、坚固的雕塑。

Jan Kempenaers拍摄的部分雕塑

  比起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纪念碑,前南斯拉夫的纪念碑是绝对的抽象化,几乎很少表达政治元素或符号,相比“共产主义纪念碑”,将它们称呼为“民族解放纪念碑”似乎更为合适,前南斯拉夫在用模糊性的造型表达荣耀、牺牲、痛苦和自由的概念。

铁托,南斯拉夫执政35年的总统、总理、元帅

  比较合理的解释是,前南斯拉夫是一个多民族、多团体、多组织的复杂背景国家,执政党需要团结各种不同利益的力量,个人英雄主义或爱国主义的立场必须被弱化,取而代之的是抽象、普遍、非固定化的空间语言,给民众传递是安慰、纪念、愈合而非仇恨、恐惧、痛苦。

马其顿克鲁舍沃地区的伊林登起义纪念碑,创作者是马其顿最伟大的雕塑家之一JordanGrabul 和他妻子Iskra Grabul,纪念碑于1974年建成。

  伊林登纪念碑看起来像一个心脏瓣膜,但它的设计核心元素是“链”,错落的“链条”断裂口,代表着马其顿切断外国侵略者、占领者的控制。面对被压迫的过去,“断链”就一个抽象而合适的文化符号。

  纪念碑主体是白色,还有10个大型彩色玻璃天窗从圆形基座伸出。由于该纪念碑的民族代表性极强,即使南斯拉夫解体时也未遭到破坏,获得了良好维护和大规模修复,其内部是博物馆。它是马其顿国家象征建筑,也是极受欢迎的旅游景点。

  也许铁托希望让人民看到一个和解的过去和乐观的未来,忘记自己不同民族的身份和曾经的冲突,建立一个真正统一和治愈的南斯拉夫。

三拳纪念碑,位于塞尔维亚尼斯Bubanj纪念公园,由雕塑家Ivan Saboli?设计,建于1963年。Ivan Saboli 是战后一代艺术家中,忠于克罗地亚传统几何风格的代表。

  三个混凝土方尖碑,象征着举起手握紧拳头,握紧的拳头象征那些无辜灵魂被杀害的蔑视和抵抗。三个拳头是不同的大小,代表男人、女人和儿童的手,是为了纪念二战期间在尼斯被处决的1万名死难者,他们之中有塞尔维亚人、吉普赛人和犹太人,这是二战中最血腥的杀戮场,可以说是万人坑。

  除了三拳纪念碑外,遗址公园还有23米长的白色大理石墙壁,描绘德国纳粹对当地人血腥屠杀的场景。在广为流传的照片中,摄影师Jan Kempenaers捕捉了日落时分,纪念碑在薄雾氤氲中,空灵孤傲的姿态,让人感受到这些雕塑作为艺术品的震撼和美丽。

  而在自然背景的衬托下,被遗忘在荒野的纪念碑传递出更深层次意义繁华过后、洗尽铅华的静默与哀悼,这是奇特造型之外更为打动人心的特质。

科斯马加游击队战士牺牲纪念碑,坐落于塞尔维亚的当地最高峰,由Vojin Stoji? 和Gradimir Medakovi?联合设计完成,建于1970年。

  1941年科斯马加游击队正式成立,曾在对德军的游击战中失去几乎全部主力,直到二战结束,四年中为抗击德国侵略贝尔格莱德游击队共有6000多名士兵阵亡。

  为了纪念这些牺牲战士,表彰科斯马加游击队对战争的贡献,设计师选择了最具象征意义的五角红星,高达40米的混凝土雕塑远望似乎是一个整体的星星,走近后才会发现这是五个独立的分支组合而成。据说五星代表五根手指,象征个体不失其特色之下,同时组成集体合作。

  科斯马加纪念碑曾经遭到破坏,目前已被修复并经营良好。

  但事实上这些在地区冲突后幸存下来的纪念碑,并没有全部像欧美国家所想象那样都处于荒废状态。在巴尔干半岛各民族纷纷独立、冲突逐渐减少后,人们已经习惯把这些战争纪念碑作为生活风景,毕竟当初它们大多都是属于纪念公园的一部分。

克罗地亚的彼得山纪念馆,由雕塑家Vojin Baki?和建筑师Berislav?erbeti?共同设计,历经10年才于1981年建成。

  为了纪念塞族为自由而战,纪念馆综合项目于在20世纪70年代初组织竞赛,Vojin Baki?大胆而创新的方案被选中,也是由于方案曲面的复杂度,令施工周期不得不过度延长。

  这个12层、37米高的铝皮建筑主体包括了文物博物馆、历史展览、会议厅、图书馆和阅览室。扭曲而闪亮的形体令它似乎像拉长的古根海姆。

  遗憾的是,纪念馆被荒废后成为了当地人拾荒免费建筑材料的目标,整体遭到了极大破坏。近年来它被用作克罗地亚的电视广播和移动信号塔。

  虽然巴尔干各国预算有限,并未大规模对纪念碑和遗址公园进行修复,但近几年已经有了部分维护和保护。

卡丁加卡纪念碑,位于塞尔维亚境内,建于1979年,是贝尔格莱德雕塑家Miodrag Zivkovic和建筑家Aleksandar Djokic共同完成的作品。

  1941年德军为了报复在苏联支持下解放的U?ice市,向该地区发动进攻,工人战斗营为了掩护平民撤退,全军覆没在卡丁加丁山上。

  1952年前南斯拉夫修建了纪念墓穴和11米高的金字塔石碑,纪念碑综合项目并没有停止规划,在1977年委托给两位设计师,1979年由铁托主持落成仪式,包括了博物馆、露天剧场、白色的系列混凝土塔,它们的中心是有类似弹孔开口的纪念碑。这个纪念碑综合体一直保持良好的维护,至今定期举办纪念活动。

  这些纪念碑特殊的历史意义和抽象前卫的造型,吸引一批爱好者,每年都有为数不少的游客从欧洲各地前往巴尔干参观,这也推动了各国政府开始重视修缮和旅游开发。

波黑英雄谷苏捷斯卡战役纪念综合体,建于1971年,创作者是Miodrag ?ivkovi? 和Ranko Radovic。

  发生在1943年5月至6月的这场战役,是轴心国发起的第五次大范围进攻,目标消灭南斯拉夫解放军,最终南斯拉夫部队在12万敌军的包围下伤亡惨重,但最终突围2万人保留了有生力量,这是前南斯拉夫在二战期间最残酷和最有转折意义的战役之一。

  暗灰色的两个抽象水泥墙合成一条通道,除了这标志性的分形墙纪念碑外,区域内还有博物馆、集体墓坛,以及为了接待各地参观者的配套酒店和度假村,然而除了分形墙外均在地区冲突中被洗劫和破坏。目前当地正在做修复工作。

  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前南斯拉夫战争纪念碑会成为一个热门的旅游路线。

  大部分纪念碑资料来源于一个国外爱好者Donald Niebyl建立的网站spomenik data base(spomenik,波斯尼亚语中的纪念碑),他建立96个纪念碑全面的档案库,将所能搜集到关于纪念背景、战争情况、当年设计及建造资料、现有的保存情况都做了详细说明,有兴趣了解或去旅行的同学可以直接了解。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新闻,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南斯拉夫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新闻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评论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