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家刘锋植先生病逝,享年53岁
2017年06月06日 09:06:48       来源:前线

油画家刘锋植

  2017年6月5日晚,中国油画家刘锋植先生病逝,享年53岁。

  刘锋植,1964年生于哈尔滨,1984年毕业于哈尔滨师范大学美术系。1994年参加香港“中国前卫艺术展”;1996-97参加北京中国美术馆“首届中国当代艺术展”;1996年参加德国波恩“中国展”;1997年参加在北京的“中国之梦—97中国当代艺术”;1998年举办“刘锋植 油画作品展”;1999年参加“对话—1999艺术展”;2001年举办“精神景观”展等。近年来作品被海内外收藏家广泛收藏。

  艺术自由才能得其门而入

  刘锋植有点像是一个中国艺术界怀才不遇的遗珠。当他精力最充沛创作力最旺盛的时期,正是“重要的不是艺术”大行其道的时候。这让他几乎一直处于被时代故意忽视的境地。但真正关心艺术自身价值的人一直把他视为少有的天才。他画出了一个时代最好的油画,人们却只看得见艳俗和政治波普的风弥。浮浅而愚蠢的热闹过后垃圾遍地。是时候回过头来审视一下被时代遗漏和忽视的价值了!虽然,他们的青春已逝,疾病缠身,甚至心灰意冷!  

女孩,1995,60x50cm

自画像,1996,100x80cm

 妻子,1996,182x145cm

  关于锋植(文/刘彦)

  作为锋植的老朋友,我几乎目睹了他艺术演化的每个阶段。从他刚刚毕业就开始的杂乱的架上实验,一直到他近期所发展出的成熟的个人风格,有两个因素是贯穿始终的:一是他对素描的不断加深的理解;另一个就是他绝对率性的创作品质。至于他头脑中究竟想些什么,那是属于来自他个体的经验的沉积和画布之外支撑他的艺术想象的东西。

  锋植对于素描空间的理解力是深入而又独到的,他的绘画语言的魅力受益于此。他可以将一个服务于写实对象的素描彻底拆散,然后将那配件随心所欲地组装成属于他自己的绘画空间的全新的秩序和音乐。仅从这个方面评价,刘锋植是近当代大陆艺术家中为数不多的“解放了的普罗米修斯”。他驾驭素描为自己服务的能力绝不亚于欧洲优秀的艺术家。

  锋植的画面有时给人以“变戏法”的感觉,速度极快,画面上的各处呼应都具有远程的关联,绝不拘于局部,整个画面是交响性的,从最灰暗的低音混响到最尖利刺耳的高音,一应俱全,且信手而至。  

无题,1995,80x100cm 

双人像,1998,100x80cm

巨日,1998,80x100cm

白光,1999,80x100cm

  锋植善于造型,他那种牵动整体的素描网络会经常落实在某些关键对象上,使这些对象成为刘家的产业,且栩栩如生,神似形离。

  凡事总有利害,锋植的能力至少在两个方面对自己的艺术产生了消极影响,一方面,他同龄的艺术家们和批评家们会认为他太倾心于架上了,而忽视了今天被广泛接受且成为时尚的非架上方式。从自身来说,锋植对于自己的才华和优势骄纵过度,克制不足。他有时太生猛了,甚至伤了视者的“舌头”。

  初来北京时,锋植经历了一个痛苦的转型期,北方深沉抑郁的抒情和北京轻浮的后现代春风反差太大了。每当我回忆起锋植那时期的泼彩,感觉就像他为了改革开放而白白流走的血。

  后来“我爱北京天安门”救了他,这个人人都知道的儿歌被他当作了引人关注的话头。渐渐的,他把这个话头越扯越远,也越来越像他自己。事到如今,锋植喝着小酒,面带狡猾的微笑,从容的坐在自己的艺术定位上。

  锋植画过的东西很多,广场、天安门、纪念碑、青蛙、风筝、酒瓶子、蚂蚱、老婆、孩子。

  从生活中的琐事到国家大事,题材广泛,但都富于诗意。他的率性和天真是他艺术的良好品质。把锋植所有的画放在一起,他是一个坏孩子;把他的精品放在一起,他无疑是个优秀的艺术家。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新闻,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刘锋植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新闻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评论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