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兰学院派海报之父:一生致力于寻找人人都能理解的符号
2017年07月17日 10:12:13    作者:朱洁树   来源:澎湃新闻
  波兰已故平面设计师亨利·托马耶夫斯基(Henryk Tomaszewski)的一生可说是波兰现代海报发展历史的浓缩展现。在1960年代,冷战阴云下的波兰相对封锁,海报是当时最重要的媒体。托马耶夫斯基在海报艺术中找到了外部限制和自由创作之间的平衡点,并发展出了其特有的艺术风格。“我一生致力于寻找人人都能理解的符号。”他的海报创作不仅开创了战后“波兰学院派海报”的鲜明气质,也为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风靡全球的波兰海报风格奠定了基础。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设计中心psD于2017年7月15日至9月15日带来托马耶夫斯基在中国的首次个展,策展人期待可以通过这次展出将其具有普世审美性的视觉语言在中国平面设计界带来多纬度的回响。

  亨利·托马耶夫斯基(Henryk Tomaszewski)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设计中心psD于2017年7月15日至9月15日呈现已故波兰平面设计大师亨利·托马耶夫斯基(Henryk Tomaszewski)在中国的首次个展。

  托马耶夫斯基独特的视觉语言奠定了战后“波兰学院派海报”的鲜明气质,“托马耶夫斯基大师班”的影响力辐射法国、英国、乃至整个欧美现代平面设计领域。

  展览现场

  本次展览共展出逾200件托马耶夫斯基的原作,其中包括40多件设计师亲手制作的第一版丝网印刷的海报作品,逾100件书籍设计的首版印刷,和120余件插画手稿。系统呈现了波兰平面设计大师60余年创作生涯的发展。展览由设计师何见平担任策展人。

  托马耶夫斯基的插画手稿

  波兰海报艺术的发展和二战后国家复兴与重建密切相关。海报由于其有利信息传播、适合大众户外欣赏、在物资相对匮乏的时期易于创作和复制等天然属性,在国家文化宣传中拥有重要身份。与此同时,戏剧、电影、展览等演出的海报创作相对宽松并具文化价值,艺术家在此寻获了实现自由创作的舞台。

  正如托马耶夫斯基广为流传的那句自我宣言“政治犹如空气,我们必须生存其中”,他在海报艺术中找到了外部限制和自由创作之间的平衡点,并发展出了其特有的艺术风格,其一生可说是波兰现代海报发展历史的浓缩展现。

  亨利·托马耶夫斯基,在美术学院的第一年,1934-1935年

  1914年6月10日,亨利·托马耶夫斯基出生于波兰华沙(2005年9月11日去世)。就读波兰国立华沙美术学院期间,托马耶夫斯基便开始为讽刺周刊《大头针》(Szpilki)创作插图和漫画,这一时期的创作锻炼了艺术家以简练的图形反映辛辣思想的能力。

  二战后,托马耶夫斯基从华沙移居到临时首都同时也是战后文化聚集地罗兹(LÓdz),开始接受电影海报创作的委托。1945年波兰电影产业被国有化,波兰人看不到外国电影广告资料,电影海报就成为电影和影迷之间沟通的桥梁。这些波兰海报不为吸引公众去往电影院而设计,几乎没有暴力、性等主题元素,外观通常生动鲜艳、友好纯真。

  《羊脂球》电影海报,1947年

  这些海报的装饰性功能,对于灰色的城市是令人振奋的触碰。在其早期电影海报如《羊脂球》(Boule de suif,1947年)、《公民凯恩》(Citizen Kane,1948年)中都可以看到其受到明显的孩童绘画和原始艺术的影响。这一时期的电影海报多采用拼贴手法,以展示类似电影蒙太奇剪辑式多视角聚焦的视觉符号。

  《公民凯恩》电影海报,1948年

  相对于电影海报,主要基于剧本创作的戏剧海报给予设计师更大的阐释自由。托马耶夫斯基在创作中展现了更为显著的极简主义风格倾向,同时隐喻、关联与幽默的挑衅也成为鲜明特征。

  《历史》戏剧海报,1983年

  在给戏剧《历史》(Historia,1983年)创作的海报中,托马耶夫斯基展现了对现实政治的立场。当时在文化界有很多限制性法令,其中包括象征西方自由主义的“V”字手势不许在公众场合出现。托马耶夫斯基的海波上,绿色的脚趾从画面左边进入,比划出一个“V”字。

  《爱德华二世》戏剧海报,1986年

  戏剧《爱德华二世》(EdwardⅡ,1986年)的海报同样令人印象深刻。爱德华二世是英格兰金雀花王朝的君主,一生戎马倥惚,驰骋沙场。这位文韬武略的强势君主有断袖分桃之癖。该剧描写了爱德华二世与他的男宠皮尔斯·盖尔斯顿、王后伊莎贝拉,以及权贵大臣之间复杂关系和痛苦命运。爱德华固执地将个人感情凌驾于国家权利和安危之上,他对皮尔斯·盖尔斯顿不加掩饰的情感引发了当时贵族强烈反感,在宫廷政变中遭遇了杀身之祸。这是一出对政治、性、死亡、权利、欲望、生命进行探讨的戏剧。这出人物众多、情节复杂、跨越30多年的宫廷大戏,在托马耶夫斯基的笔触下,被简约到寥寥数笔。他用单一的黑色,塑造了一个手势,四指合拢,食指直立,这是爱德华二世愤怒诘问下属时的惯用手势。托马耶夫斯基更借用这一意象隐喻这位君王对欲望、生命、性的复杂态度,画面大量留白却让人心领神会。

  《摩尔》展览海报,1959年

  展览海报是托马耶夫斯基海报创作的第三种委托类型,其中他于1959年创作《摩尔》(Moore,1959年)更被誉为其创作生涯的至高点。托马耶夫斯基以亨利·摩尔雕塑特征创作海报上的字母第二个字母〝O〞同时成为画面中的雕塑底座,平面的蓝色背景和白色线条,巧妙地营造天地间的空间错觉,在完美的尺度间展现摩尔的艺术风格。海报《爱》(Love,1991年)是他为自己在阿姆斯特丹美术馆举办的平面设计个展所创作的海报,大胆的笔触蕴含写意气质。

  托马耶夫斯基为自己在阿姆斯特丹美术馆举办个展设计的海报《爱》,1991年

  托马耶夫斯基的学生,法国战后重要的平面设计师皮埃尔·伯纳德(Pierre Bernard)把托马耶夫斯基的一生归结为三个时代:战后之初,一个国家的重建时代,这时他的态度是积极支持的,他提倡人道主义思想的专业努力是十分奏效的。接下来是冷战时期的斯大林统治时期,当时他最心爱的姿态是幽默、被动的文化抵制和教学。1990年之后的波兰,当时他的创作嘲笑了占有统治地位的前天主教教规,同时对当前政治统治没有任何偏袒。亨利·托马耶夫斯基保持了对于生活中不同“现在状态”的敏感,并且在波兰社会培养了自由的言论。

  亨利·托马耶夫斯基在他于 Jazgarzewska街的工作室,1979年。泽西·塞鲁巴拍摄

  “托马耶夫斯基的海报属于诗歌的世界,它们是童谣、格言或警句,隐喻符号是诗意海报的核心。”荷兰著名平面设计师休格斯·伯克拉德(Hugues Boekraad)曾经如是评价。1960年,为庆祝7月22日波兰人民共和国成立,海报上的波兰之鹰飞跃月桂枝。在白色的背景上,以白色描绘这只社会主义的无冕之鹰。《俄狄浦斯王》(Oedipus Rex,1961)中,托马耶夫斯基通过一只手握棍子,另一只手在空中摸索的形象来表现一位失明的国王,他的头部完全至于黑暗之中。托马耶夫斯基的海报是将复杂的文学主题或者故事可视化:“我一生致力于寻找人人都能理解的符号。”

  亨利·托马耶夫斯基于Szpitalna街工作中,1970年,沃谢奇·扎米尼克拍摄

  托马耶夫斯基的记忆可以追溯至二战前,他记得自由波兰的美德,这些美德交织着追求个人尊严、尊重个体、热爱真理的精神。这些价值是他作品的根基,但绝不浮夸僵化。托马耶夫斯基多才多艺的智慧打破了僵化,简单的口号、象征符号和民间的装饰图案承受着相同的压力。在没有公然挑战社会契约的情况下,这些神秘而令人惊讶的形象悄然替换了官方的门楣。

  托马耶夫斯基的海报创作不仅开创了战后“波兰学院派海报”的鲜明气质,也为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风靡全球的波兰海报风格奠定了基础。他在波兰国立华沙美术学院任教期间建立的“托马耶夫斯基海报大师班”蜚声国际设计界,培养了一大批欧洲著名平面设计师。其学生来自芬兰、挪威、瑞典、法国、斯洛文尼亚、捷克和波兰等不同国家的平面设计界,其中包括众多国际知名的平面设计师。

  插画手稿,年份不详

  由于其作品中鲜明的极简笔触和凝练的符号语言,托马耶夫斯基在日本也受到广泛关注。日本著名平面设计师福田繁雄将其创作特征与东方美学和日本文化中的书法、俳句的属性相类比,更将其誉为一位禅宗大师:“精辟的讽刺,近乎哲学,他的感知力好似狂言剧。技法、艺术表达,让人联想到禅宗。他的画笔运用堪称出神入化,他的人物造型,好似东方书法艺术。当我们观看这些作品的时候,能发觉以前未曾注意到的东方韵味。”

  展览现场

  本次展览策展人何见平在德国学习工作期间受到波兰现代海报的冲击并影响了自己的平面设计创作,相信“托马耶夫斯基原作展”的举办会将其带有普世审美性的视觉语言在中国平面设计界带来多纬度的回响。

  对话策展人何见平:欣赏他的作品,会发现很多秘密

  策展人何见平

  记者:波兰海报设计有什么特点?

  何见平:在国际平面设计的历史中,波兰以特殊风格著称,被统称为“波兰海报风格”。1960年代,冷战阴云下的波兰相对封锁,在二战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它都处于国家重建时期。海报是当时最重要的媒体。

  当时波兰的文化政策造成两个影响:第一,这是波兰历史上波澜壮阔的所有艺术家都参与的海报设计运动。第二,艺术家面对的政治任务相对比较枯燥。他们形成一种风格,艺术家在工作室闭门造车,有政治任务的时候,随机选择一个自己已有的图像,图形和文字完全没有关系,这种比较荒诞的风格。托马耶夫斯基的作品中相对比较少,但也有一部分作品是这样。

  托马耶夫斯基属于波兰海报学院派之父。他一直是老师,在他的影响下,很多平面设计师越来越被国际社会所关注。

  亨利·托马耶夫斯基在华沙国立美术学院的课堂上,华沙,1980年,Jerzy Sabara拍摄

  记者:从设计的角度,托马耶夫斯基的创作有怎样的意义?

  何见平:从个人风格来说,他是一个非常冷静的简约主义者。这跟他的个性有关。他不是说话很多的人,但他说的话,会有很多种意义,一般都是双关语。他的话,学生不一定能听懂,但是他的话能给学生很多思考。日本有一个平面设计师福田繁雄,他说,在托马耶夫斯基的作品里可以看到日本的书法。当然,本身是没有的,这是因为一个抽象的东西,能给人们带来解读的空间。第二,在他简约的作品里面,也表现了很深厚的情绪。我自己认为,他还是比较悲观的。最重要的一点,他的风格很难被临摹,有很大的唯一性。他的学生、助教,创作风格与其完全不同,但是都受过他很大影响。我们的马克西姆班里面,学生和老师画的很像。他传递给弟子的,并不是风格、表现形式,最重要的是思想。

  插画手稿,年份不详

  记者:在西方有海报的传统,你认为海报的未来会是怎样?

  何见平:海报作为媒体来说,最终还是会消亡的。原因很简单,传统的海报是纸张和印刷组成的,纸张是来自于木头、竹子,印刷是油墨,都是不环保的。海报的消亡,其实也是有益的。但是设计它不会消亡。在今天,读图的频率,比任何一个时代更高,设计师的工作应该更多。

  记者:你怎么看设计师与其民族身份、文化背景的关系?

  何见平:托马耶夫斯基和激进的波兰知识分子也不一样。他的两个助教后来都离开了波兰,一个去了德国,一个去了法国,最后都死在异乡。托马耶夫斯基从来没有离开波兰,包括德国占领的时候,他也没有离开华沙。他对于自己的国家有很大感情。你看他画一个瓶子,这是每个波兰人都认识的瓶子,是装波兰当地烈酒的。他的文化认同、国家意识还是很强的。

  展览现场,托马耶夫斯基海报作品

  记者:从个人角度,他的艺术创作对你有怎样吸引力?

  何见平:最吸引我的,是如何把图形语言简约化。绘画是堆加式的,越画越多。设计,可以做减法。第二,在他的作品里,从一个艺术家角度来看,很多笔触是废笔,他也保留着,给我个人触动。我很开心,欣赏他的作品,会发现很多秘密,得到自己的思考。

  有些作品,他可能是针对目标受众,只让对方看懂的。你需要了解背景故事。比如,他给妻子的展览设计的海报,像是高跟鞋,又像是库尔贝作品《世界的起源》,他的设计和艺术史也产生了关联。

  记者:虽然简洁,但有很大信息量。

  何见平:对,有很大信息量。

  插画手稿,年份不详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新闻,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朱洁树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新闻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评论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