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评论“南张北溥”的价值与价格
2017年07月21日 10:37:32    作者:石浩吉、刘家蓉   来源:非池中艺术网
  如果您某天突然看到“Lexus车只有同年份、同级距Benz车价的五分之一”,这种情况合理吗? Benz与Lexus虽然有着不同的风格诉求,但两个品牌地位毫无疑问是接近的,如果上述只有五分之一价格的情境出现在股票市场,虽然可能是某些特殊因素造成的价格偏离,但被低估的标的始终会逐渐反映基本面而向上比价,这个现象在艺术市场也同样常见。

  虽然是不太恰当的比喻,但类似“Lexus车只有同年份、同级距Benz车价的五分之一”的情况就确实发生在溥心畲与张大千的市场行情上。人称“南张北溥”的张大千与溥心畲,虽然艺术史地位相仿,但近年的每平方尺拍卖均价格却有着将近五倍的价格差距,溥心畲作品的市场价格与其艺术地位、作品价值显然产生了严重的偏离与低估。

  本文除了探讨张大千作品近年拍卖价格高于溥心畲的可能原因之外,并将以纵向与横向等不同角度比较溥心畲与各中国美术史大师的异同,再定位溥心畲在中国美术史的独特性。并分析溥心畲作品近几年拍卖价格走势,预期溥心畲的作品价格终究能向上与张大千比价,以反映“南张北溥”的艺术史地位。

  被市场严重低估的20世纪文人画派代表人物——溥心畲

  溥儒(1896~1963)原名爱新觉罗?溥儒,字心畲,出生不久就被光绪皇帝赐名“溥儒”,祖父为道光皇帝第六子恭亲王奕欣,溥心畲还曾一度有机会被挑选为皇帝,清代皇室包括康熙与乾隆等都爱好艺术且素养极高,但溥心畲又是皇室成员当中才情与绘画成就最高的。也由于溥心畲优越的社会地位、严格正统的教育,且皇室拥有大量的经典书画收藏得以临摹,再加上其特有的书画天份及诗词造诣,使溥心畲成为中国美术史上“诗、书、画三绝”的代表人物之一。当时即与张大千和吴湖帆齐名并享有“南张北溥”和“南吴北溥”的盛誉,在来台的“渡海三家”溥心畲、张大千、黄君璧当中溥心畲也是文人气质最浓的一位,溥心畲不但是20世纪文人画派的代表人物,过世后更被认为是“中国文人画的最后一笔”。

图/ 溥心畲|秋山寻幽(左) 、虬松双寿(中)、拟元人山水(右)水墨纸本59×27.5cm、78×35.5cm、80×31.5cm

 溥心畲《秋山寻幽》(左) 、《虬松双寿》(中)、《拟元人山水》(右)水墨纸本59×27.5cm、78×35.5cm、80×31.5cm

  但溥心畲这样的美术史地位有没有充分反映在拍卖市场的价格上呢? 根据雅昌2017年最新的拍卖价格统计,溥心畲作品的每平方尺成交均价约在17万RMB,而同期张大千作品的每平方尺成交均价则高达88万RMB左右,两者价格相差超过五倍。若以近期拍卖成交金额来看,溥心畲作品的每期拍卖总成交金额多维持在5千万RMB至1亿RMB之间,然而张大千作品的每期拍卖总成交金额却常常高达5亿RMB至10亿RMB,两者总成交金额相差10倍,且时常可以看到张大千的”单件” 破亿RMB成交的拍品就远超过溥心畲的同期拍卖”总成交金额”。与欧美经典大师如毕卡索作品的拍卖成交价每每高达上亿美金来比较,张大千的拍卖价格虽然高但也不算被高估,反而是溥心畲的拍卖价格被严重低估了的机会要大些。

图/溥心畲|云山无际水墨纸本17.5×78cm

  溥心畲《云山无际》水墨纸本17.5×78cm

  张大千作品拍价高于溥心畲的原因

  要探究如今为何张大千作品的拍卖价格远高于溥心畲? 或要讨论为何溥心畲作品的价格被低估了? 也许可先从下列几个面向来分析:

  1.张大千的拍品确实正火热

根据非池中艺术网报导整理雅昌与Artprice共同发布的“2016年度全球艺术市场报告”,2016年全球作品总成交额排名第一的就是张大千,总成交金额达到3.55亿美金,总成交件数为885件,最佳拍卖纪录为3,491万美金; 而张大千在前一年的排行榜仅居第12名(该年度第1名为毕卡索,总成交额6.5亿美元,总成交件数2,875件,最佳拍卖纪录为1.79亿美金)。可以说张大千的作品近期在国际拍卖会上也正火热;

图/张大千|云山墨戏水墨金笺板59×44cm

张大千《云山墨戏》水墨金笺板59×44cm

  2.绘画视觉风格影响价格

张大千的画作气势磅礡,泼墨技法色韵鲜明,且有很多大尺寸作品,视觉冲击性高,非常适合悬挂于大厅以展现藏家的财力与大气; 而溥心畲的画作较为清秀雅致、细致精工,书卷气韵浓,而其特别强调诗词、书法与工笔也造成一定的欣赏门槛,且画作尺寸一般都较小(黄君璧等人都认为溥心畲越小的作品越精彩),溥心畲也少有大尺寸的作品,视觉冲击性相对低,较适合典雅低调的藏家欣赏。虽说直观的视觉性无关乎艺术“价值”的高低,但对于“价格”的关联性常常是有的;

图/张大千|泼墨山水设色纸本94×43cm(左);溥心畲|霞林翠巘设色纸本94×35cm(右)

张大千《泼墨山水》设色纸本94×43cm(左);溥心畲《霞林翠巘》设色纸本94×35cm(右)

  3. 画家生长环境与性格的不同: 张大千出生平民,但画历与阅历却十分具有传奇性,其临摹古画能以假乱真的功力更曾直接骗过众多高手与藏家,又有于敦煌石窟临摹壁画几百幅的经验,六十岁后张大千旅居欧美,进而创出泼墨重彩的风格,泼墨山水更成为张大千被广为人知的一大特色。若论出身,作为皇室成员的溥心畲自然要胜出张大千一大截,当年张大千积极广交天下名流,与溥心畲的好交情也是众所皆知,但按当时两人的知名度来说,“南张北溥”甚至被很多学者考证后认为是张大千当时刻意用来炒作自己名气的称号,但张大千争取名声的积极个性可见一番。

  而张大千一生以自己是一个能养家糊口的画家为傲并擅长优游于达官贵人之间,但溥心畲却似乎反以卖画为耻,溥心畲经常告诉他的弟子和朋友:“与其称我为画家,不若称我为书法家;与其称我为书法家,不若称我为诗人;与其称我为诗人,不若称我为学者。” 虽然溥心畲喜爱绘画且为世人所知者仍然是他的画,但卖画对他来说,似乎只是失去皇室身分后为了餬口不得已之举。所以就书画这条路而言,虽然同样是大师,但因为生长环境与性格的截然不同,可以说溥心畲是“无心插柳”,而张大千则是“有意栽花”,这样对自己画作在市场上南辕北辙的经营态度,对市场“价格”的影响有时可能是巨大的;

图/溥心畲照片,取自CC

溥心畲照片,取自CC

  4.两岸政治因素与藏家分布结构的影响

溥心畲1949年渡台后,由于历史、政治等复杂原因,在大陆并未办展宣传,且曾经长时间缺少应有的关注与研究,一度在美术馆的展览中缺席,仅见于各大拍卖场,这些问题在擅长经营自己的张大千身上却不太看的到。

  而过去溥心畲多数藏品似乎落在台湾及东南亚等私人藏家手中,藏家分布的广度也比较受限,相较于张大千常常有目的性地刻意将大作、小品、应酬作品等各种不同类型的画作安排给各种重要人士收藏,就好像一家上市公司不但会顺应政府政策与产业趋势,还懂得精心安排股东的筹码面结构,这一切反映在市场上也可能也是造成如今两者拍卖价格有相当差距的原因之一;

图/  张大千|叱石成羊水墨纸本60×30cm (左) ;溥心畲|五柳先生像设色纸本58×22cm (右)

张大千《叱石成羊》水墨纸本60×30cm (左), 溥心畲《五柳先生》像设色纸本58×22cm (右)

  5.绘画生涯长短的影响

最后仍要提到绘画生涯寿命的现实因素,西方大师毕卡索九十几岁的人生当中创作了7万多件各式各样优质的艺术品才得以让全世界的藏家认识与收藏,而溥心畲享寿67岁并不算特别长,张大千则享寿85岁直至1983年,在溥心畲去世后张大千可说是独步水墨画坛20年,而在这一段期间内张大千发展出泼墨山水等创新技法使两人画风更加大相迳庭,且更多关注会集中在张大千身上,进而成为拉开两者市场价格的可能因素。

  上述原因虽然是造成现今张大千价格高于溥心畲的部份理由,然而,并不代表两者在中国美术史地位的高低,我们相信溥心畲与张大千的作品在艺术本质上仍然是地位相彷的。进一步而言,我们接着还希望透过各种角度的分析来强调溥心畲的创作价值与独特性。

  各种角度再定位 溥心畲的创作价值与独特性

  常有人认为溥心畲的作品较为保守而缺乏新意,但真的是这样子吗? 我们或许可以尝试从纵向与横向等几个不同的角度来重新看待溥心畲:

  1.皇室背景与遗民身分

身为皇室的背景永远是溥心畲最常被提到的特色之一,然而中国美术史上同样也是皇室背景的例如宋徽宗以及明末清初的八大山人、石涛等名家又有什麽不同呢? 宋徽宗可说是中国历代帝王当中艺术天份最高的,这位皇帝独创的“瘦金体书法”独步天下,且设立画院积极培养绘画人才,但有人说宋徽宗的际遇其实是错位的人生,没想当皇帝还是成为了失败的皇帝却又是个成功的艺术家,但如果宋徽宗当时没成为皇帝呢? 或许宋朝的命运就不一样了,宋徽宗可能也会成为一位风流又才气极高的皇室艺术家,其美术史地位可能更为惊人,这样看来,溥心畲后来没能成为清朝皇帝或许不是件坏事,没当上皇帝又是皇室遗民的际遇反而让溥心畲有了更多艺术创作的机会与能量。

图/溥心畲|秋岩映霞丹设色纸本60×28.5cm (左) ;溥心畲|青山访友图设色纸本65.5×32cm (右)

溥心畲《秋岩映霞丹》设色纸本60×28.5cm (左) ;溥心畲《青山访友图》设色纸本65.5×32cm (右)

  而明朝皇室遗民八大山人则因为对于清朝的痛恨,反而创作出中国美术史上“墨痕无多泪痕多”等极为独特的绘画风格,而溥心畲在清朝亡后的心境也在其画作中清晰可见,只是溥心畲对于民国政府的恨意并不像八大山人那样直接而强烈,此心境展现在溥心畲画作上仍是以较为秀逸而隐喻的风格例如锺馗人物等来呈现。另一位与八大山人同为“四僧”之一的石涛也是明朝皇室遗民,然而因为其幼时一些复杂的家族历史使得石涛对于清朝的观感与八大山人不同,石涛对当权者的态度反而和溥心畲会相近一些,石涛“纵使笔不笔,墨不墨,画不画,自有我在”的绘画革新以及着作的《画语录》十八章都对于后世影响极大,而溥心畲以“诗词先于书法,书法先于绘画”的原则要求他的学生并自始至终坚守此创作理念,也是中国美术史上少有的。

图/溥心畲|寒林钟馗成扇纸本L:50cm(左);溥心畲|行书书法水墨纸本62×39cm(右)

溥心畲《寒林钟馗》成扇纸本L:50cm(左);溥心畲《行书书法》水墨纸本62×39cm(右)

  2.诗书画三绝的文人画家

溥心畲绝对是中国美术史上少有的“诗书画三绝”文人画家之一,但如果真的要说“诗书画三绝”第一个在作品上集大成的人物,可能会是赵孟頫,赵孟頫确立了苏轼以降文人画的提倡与发展,其作品《鹊华秋色》与《水村图》可说是文人画最早的典范之一,“诗”“书”“画”三者合而为一开创了世界美术史上独一无二的艺术呈现方式。而赵孟頫作为赵宋皇室后裔,却能受到蒙古新政权的拢络以前朝皇族身份入仕元朝,一路官至翰林院承旨、荣禄大夫,但矛盾的是赵孟頫绘画仍不时透露他向往隐居、放逸于山水的心愿,赵孟頫当时复杂的心境相信也多少影响了溥心畲。

  清帝逊位后,溥心畲一直没有接受民国政府的官职,侍奉母亲隐居于西山,而开始自学绘画,他曾说:“时山居与世若隔,故无师承,亦无画友,习之甚久,进境极迟。渐通其道,悟其理蕴,遂觉信笔所及,无往不可。初学四王,后知四王少含蓄,笔多偏锋,遂学董、巨、刘松年、马、夏,用篆籀之笔,始学南宋,后习北宗,然后始画人物鞍马翎毛花竹之类。”靠着过人的天份自学书画而无师承,是溥心畲习画过程极为与众不同的地方,但又由于皇室背景拥有众多经典古书画可供临摹,加上追求诗书画三者并行的坚持,虽有受到沈周、文徵明、唐寅等“吴派”诗书画的影响,溥心畲也逐渐展现本身的绘画风格,事实上后来溥心畲的作品也跳脱出文人山水画与花鸟画的框架,将历代风格内化而自然地展现出一种集大成的格局。

图/溥心畲|操斧伐柯  水墨纸本32×56cm

溥心畲《操斧伐柯》水墨纸本32×56cm

  3.中国绘画史的集大成

民国初年以来连续爆发了文学革命、五四运动、新文化运动等思潮,康有为、徐悲鸿等人率先对于中国传统绘画提出批判,不约而同地大力提倡西方古典学院画派强调光影、透视法的写实风格。然而了解西洋美术史的人会发现徐悲鸿在法国留学期间,却正是古典学院画派受到大力批判与改革的时期,同期间毕卡索的立体派、马谛斯的野兽派、康定斯基的抽象主义,甚至后来的达达主义、超现实主义等都陆续在西方快速发展开来,而徐悲鸿认为中国绘画在视觉上长期缺乏科学研究的精神,所以只挑了西方当时已经落后将近100年的古典学院画派带回到中国进行所谓的绘画改革,其实是受到不少学者批评的,反观同期间少数孤独旅居海外却又能内化中西方绘画技巧的画家例如常玉、潘玉良等,他们的作品反而展现出更多的绘画改革与完成自我的艺术纯粹。由此来看,艺术不该是为了改革而改革,无论身处何种环境,可以融合过去所学并忠实地以自己独特的方式表现出来才是艺术创作的本质,而溥心畲也满足这样的条件才得以成为大师。

  事实上,当时除了徐悲鸿、林风眠等国画改革派之外,在北京存在更多的传统派例如齐白石、陈师曾等人,但两派其实都赞成国画必须改革,只是革新派主张引进西洋画法,传统派则主张引进院体的工笔以补文人写意的不足,这个态度其实与溥心畲的作品有高度的同质性。溥心畲除了传统文人写意山水画与工笔花鸟画之外,也可以看到当时齐白石、扬州八怪的画风影响,甚至雍正与乾隆御用外籍画家郎世宁的西洋绘画风格有时都能在溥心畲的绘画当中看到(尤其是马画),溥心畲渡海来台后更曾以日常生活的诙谐题材创作过一系列漫画风格的作品。

  所以溥心畲在人生不同阶段接触过的风格与技法常常自然地表现在同一张作品上,就连临摹古人画作时除了构图相似之外,细节上例如线条、用笔、皴法、色彩却又能融合中国各世代的技法而表现出截然不同的意境,以溥心畲皇室遗民的身世与个性来说,在绘画上我们不能要求他是一个激进改革的画家,然而在中国绘画史的集大成上溥心畲却能够呈现出笔笔有来历却又浑然天成的创作,这些都是溥心畲独特的人生阅历与性格忠实表现在画作上,而进一步完成自我的艺术纯粹。

图/溥心畲|狸奴羡鱼(左)、红叶仕女(中)、霜芦秋蟹(右)设色绢本38.5×18.5cm、69×29.5cm、120×32cm

溥心畲《狸奴羡鱼》(左)、《红叶仕女》(中)、《霜芦秋蟹》(右)设色绢本38.5×18.5cm、69×29.5cm、120×32cm

  综合以上三点,有人说:“溥心畲是中国传统文人画的终结者,张大千则是二十世纪中国画风的开创者。”溥心畲保存了中国美术史重要的传统精神与价值,不能掌握这深厚的文化资源,就无法继承中国文明而发展出来具有中国风格与精神的绘画,但现代人往往无法真正体认这一点,且更多是一味追求甚至模仿西方绘画的形式,尤其如今任何事都只求新求快的网路年代,要现代人读书读到溥心畲那种程度才去作画应该是很困难的,因此,溥心畲的精神在往后的艺术史上恐怕很难重现。这也突显了溥心畲独特的人生经历与性格的弥足珍贵,因此溥心畲被认为是“中国文人画的最后一笔”,也代表溥心畲在中国美术史上的独特地位。

  溥心畲与张大千作品近年拍卖价格分析

  最后我们来看一下溥心畲与张大千近年的作品拍卖价格走势

  单位: RMB元/平方尺

资料来源:雅昌;帝图艺术研究中心整理

  资料来源:雅昌;帝图艺术研究中心整理

  这张图表我们可以分下列几点来看:

  1.2010年起两者出现极大落差:我们可以看到自2000年至今张大千的每平方尺拍卖均价都是高于溥心畲的,2003年以前的价格差距并不算大,直到2004-2010年一段时间张大千的价格就开始出现较大的涨幅,2010年以后溥心畲的价格虽然相对稳定,但与张大千的价格也开始出现极大的落差;

  2.每平方尺均价相差五倍:张大千早在2009年就突破每平方尺20万RMB均价,后来更曾不只一次突破每平方尺100万RMB,然而溥心畲的每平方尺均价至今却仍在20万RMB以下徘回,如今两者每平方尺均价已相差超过五倍;

  3.每平方尺20万RMB可能是个观察指标:我们相信张大千的作品拍卖价格在一定其间内仍会维持强势的格局,也请注意张大千的价格在2009年突破每平方尺20万RMB后就呈现井喷的走势而一去不复返,所以每平方尺20万RMB可能也会是溥心畲的一个重要的观察指标;

  4.期待溥心畲可以向上比价:我们不容易预测溥心畲何时也能出现张大千2009年以后的价格走势,然而就像一档优质股票的价格总有一天会反映其基本面一样,在中国艺术史有独特地位又与张大千齐名的溥心畲,其拍卖价格或许终究会逐步向上与张大千比价;

  5.“南张北溥”的价值与价格应趋于一致:事实上,这几年中国大陆不少藏家在张大千价格高涨之后也纷纷回头低调收藏溥心畲的作品,原因应该也与本文的看法雷同,所以,在收藏溥心畲的藏家已开始蠢蠢欲动时,“南张北溥”的价值与价格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就会逐渐趋于一致。

图/  张大千|水仙设色纸本33×69cm

张大千《水仙》设色纸本33×69cm  

图/溥心畲|雕龙水墨纸本33.6×67cm

 溥心畲《雕龙》水墨纸本33.6×67cm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新闻,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南张北溥”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石浩吉、刘家蓉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新闻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评论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