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第十四届文献展:艺术,为历史见证
2017年08月25日 11:08:58    作者:李霜青   来源:非池中艺术网

  2017年,艺术界注目的除了威尼斯双年展,还有另一个当代艺术指标性国际艺术展,五年难得一遇的德国文献第14届展览,这次除了在卡塞尔这个地点展出之外,同时也在希腊雅典进行,文献展首次跨出德国,以两个城市合办的方式展出,此次以“以雅典为鉴”(Learning from Athens)为主题,希望藉由策展地点的延伸,鼓励当代艺术中强调的多元文化以及多重观点的可能,并且探讨由希腊萌芽的西方政治文明,以及被欧洲边缘化的雅典现况,藉此反省检视过去的理想模式,而且展望未来。本文将介绍今年在卡塞尔展出的8个重要作品。

  缘起

  纳粹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以“腐朽和糜烂”为由,大量的打压艺术。希特勒本人虽是崇尚艺术并曾矢志当画家,但对抽象艺术的排斥和厌恶,甚至用政治手段打压现代艺术,当时查封了许多当时野兽派、立体派、表现主义的作品。在大战后为了重建艺术的价值与意义,尤其是让当时被纳粹排斥的新潮艺术有机会展出,大学教授阿诺德·博德(Arnold Bode)跟他的朋友们发起了文献展(Documenta),创立于1955年的重要艺术展,之后每5年在卡萨尔,这个位于德国中部的城市,由策展团队审慎规划的举办。

  卡塞尔跟雅典一样,是个移民城市,这个城市曾经制造大量的德国军事武器,在二次大战时经过砲火的轰炸,几乎被夷为平地,在战后为了振兴经济,大量来自于土耳其、非洲、以及东欧的廉价劳工,来此定居,而现在来自于中欧的难民涌入,造成了这个城市依种族与经济能力明显分区居住的现况。

  本届展览的主题

  这次文献展的部分作品聚焦于德国纳粹时期的暴行或者政治相关议题,对于殖民主义的议题着墨很深。有几位参展的艺术家本身就具备了被迫迁徙、离乡飘荡的移民背景。在二次大战期间纳粹非法夺取的艺术收藏,一直是艺术界关注的焦点,本展的艺术家从各自不同向度,在这场浩劫悲剧之后,重现历史。大多作品冷静表达,却有深刻感人的力道。

  为陌生人难民的纪念碑

  此次的策展人亚当斯姆齐克(Adam Szymczyk)关注卡塞尔的经济社会现况,特意在这个城市的购物广场Konigsplatz放置了一个由奈吉利亚出生的艺术家欧奎博(Olu Oguibe)创作的巨型雕塑,52英尺高的水泥做成的纪念碑,作品名称是《为陌生人难民的纪念碑》(Das Fremdlinge und Flüchtlinge Monument)),上面以四国语言:阿拉伯文、英文、德文、土耳其文,刻写着基督教新约全书中的一句话:

  “我是一个陌生人,而你收留了我。(I was a stranger and you took me in.)” 

 艺术家欧奎博(Olu Oguibe)作品《为陌生人难民的纪念碑》© Roman Maerz

  当我们正在呼气的影像

  希瓦.K(Hiwa K.)原本是伊拉克的移民,目前定居于柏林,在伊拉克他原本擅长的是写实绘画的表现,但逐渐探索以音乐、剧场、文学、加上视觉图像进行艺术表现的可能性。他的作品雕塑装置《单房公寓》(One Room Apartment),在雅典的展场展出,置放在美术馆一楼的空地上,以水泥为材料而搭盖起来的雕塑装置,表现出孤单困顿的移民生活。

  另一个作品是在卡塞尔展出的《当我们正在呼气的影像》(When We were Exhaling Images),以多个陶土与钢铁做成的管子堆叠而成,在管子里放置了许多个人的物品,像是灯与书本,简陋的床,移民拥有物的复制品等等,显现出移民生活的艰难处境,这些作品都反应了他从伊拉克逃难到欧洲的亲身经验。希瓦.K是社会现实主义者,但是他艺术创作的目的不在于精准的重现现实,而在于为现实带来转换、创造,希望赋予现实新的可能。  

希瓦.K(Hiwa K.)作品《当我们正在呼气的影像》© Mathias Voelzke

  从犹太人处非法获得的书籍

  对于被纳粹窃夺的文化艺术资产,人们以文学、艺术、电影音乐各种方式一再重复控诉,并且至今没有放弃寻找遗件。法国艺术家玛丽亚·埃希霍恩(Maria Eichhorn)的跨领域作品罗斯瓦兰研究中心(Rose Valland Institute)投入大量的时间调查纳粹在法国期间所强行掠夺的犹太人拥有的艺术品、图书馆文物、房地产、以及商业经营的项目清单,在展场展出的是目前归属于柏林中央图书馆的物件,计划从考察失物的轨迹找到应有的归属,她称这些没有被归还的物件是文献孤儿。展区的部分空间另外规划了图书室及阅读室,在这里可以看到被屠杀、逃亡的犹太人家庭流亡踪迹、最后定居或死亡的处所,还有物件是否被归还的明确记录。埃希霍恩希望经过这个计划的执行,为这些被夺取的艺术作品或文献找到最初的主人,并且呼吁政府与群众重视恢复及归还纳粹抢夺的艺术品案件。  

玛丽亚·埃希霍恩(Maria Eichhorn)作品《从犹太人处非法获得的书籍》© VG-Bildkunst Bonn © Mathias Voelzke

  影子

  艺术家嘉林多(Regina José Galindo)的录像作品《影子》(The Shadow),透过、录像,艺术家不停的奔跑着,身后紧跟着她的是一台新型德国制造的坦克车,坦克车用稳定的速度跟随着,她的身后,就是对准她的坦克车发射枪口,她跑过的地域场景与某些战争相关电影的场景做了连结。在历史中有很多的事件都是试图以坦克车镇压人民的反抗,这个作品是特别针对卡塞尔矛盾的历史而创作的,卡塞尔在二次大战期间,是德国制造坦克车的基地,在这个基地工作的劳工大多是附近集中营区里的难民,在1943年卡塞尔被炸弹几乎夷为平地,有一万人死亡,而今天,德国仍然是全世界前五大军火机械制造国家。录像中艺术家弱小的身躯,艰苦的奔跑着,试图逃脱尾随她身后弃而不捨的坦克车,这是坚固武器与脆弱人体的对照。  

嘉林多(Regina José Galindo)作品《影子》© Daniel Wimmer

  呼吸运动

  出生于罗马尼亚,定居于柏林的艺术家科诺尔(Daniel Knorr)的作品,新装置艺术《呼气运动》(Expiration Movement)在雅典展区以及在卡塞尔展区开幕时,都获得了高度的关注。卡塞尔的弗里德利希阿鲁门博物馆的烟囱里,有浓烟冒出,远看时像是建筑物着火了。科诺尔解释“这是一个释放的时刻”,他希望以这些浓烟隐喻纳粹焚烧书本的行为,以及集中营里的火葬场。但是同时也代表了罗马教庭选出的新教宗,“烟也象征了自由”,科诺尔的装置艺术蕴含着多层次的解读与诠释。

科诺尔(Daniel Knorr)作品《呼气运动》© Bernd Borchardt

  书之帕特农神庙

  大型的装置艺术《书之帕特农神庙》(The Parthenon of Books),由阿根廷艺术家米努欣 (Marta Minujin) 创作,在 1983 年,阿根廷军事独裁者倒台不久之后,她收集了独裁统治期间的许多禁书,以钢铁、铁丝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筑起了模仿帕特农神殿的装置艺术。将近叁十年之后,这次特意挑选在1933年纳粹焚烧大量犹太籍作家的广场上,再次以帕特农神殿的建筑结构,呈现近十万本过去或现在的禁书,对于为什么选择以帕特农神殿的建筑意向呈现,她解释因为这神殿象征了“民主发源地对于美学与政治理想的追寻”,希望以这样的装置手法呼吁反抗对言论自由的限制,引起国际间对文字审查制度更高度的重视。

  米努欣(Marta Minujin)作品《书之帕特农神庙》© Roman Maerz

  专家起义

  此次的部分展出作品中聚焦于殖民主义的相关议题,在马里出生,在法国成长,目前居住于法国的艺术家弗法那(Aboubakar Fofana)从事书法书写和平面设计师工作。他的作品探讨古老文化的传承如何承受殖民主义的威胁与破坏。靛蓝色染布的手工技术源自于非洲西部,但因为大量商业化的运作,这技术已经被遗忘,因为儿时的记忆,弗法那花了多年的时间在马里、几内亚、象牙海岸、日本等国家钻研这古老的染布技术,并且以天然的靛蓝染料植物制作。源自于他非洲的背景,他相信世间万物是有灵魂的,而且大自然是神圣的,人类应该与大自然和谐共存。此次的作品《专家(起义)》(Fundi(Uprising))在明亮的展场空间里佈置着天然的靛蓝染料植物,提醒人们自然世界的美好和谐。同时从天花板悬吊着他以传统手工技术染制的靛蓝色布料与衣服。这个作品呈现了多年的苦心研究、几个世纪的古老传统、还有对未来的期待。  

弗法那(Aboubakar Fofana)作品《专家(起义)》© Roman Maerz

  海底王国

  艺术家狄克(Beau Dick)Kwakwaka'wakw族原住民,他的作品通常呈现他的原着民族传承中宇宙论的超自然神怪角色,女性角色大多是Dzunuk’wa,丛林中的女性野人,以及Bakwas 丛林中的男性野人。男性野人会以昆虫诱惑灵魂,再偷走他们,而女性野人会把不听话的孩子放在篮子里,再找机会吃掉他们。对他来说,他制作的面具带有灵魂,他并不愿意以当代艺术商业化的方式对待他的作品,曾经他将自己的雕刻作品从画廊取下,带回自己的族群经过一个烧燬的仪式,这个销毁的过程,代表了另一个新生,所以必须雕刻出新的面具,让这些灵魂重生。他曾经带领叁千名群众进行安静的抗议活动,将铜制品击破,在他的文化中代表的是羞辱敌手的仪式,他以这个仪式抗议殖民主义以及资本主义对他的族群所带来的伤害。

 狄克(Beau Dick)《海底王国》系列作品 © Roman Maerz

  此次的德国文献展以艺术作为历史的见证,艺术成为了检视西方文明带来的可能贡献与灾难的管道,面对参展作品时,看到的不是赏心悦目的参展物件,而是一个又一个值得观看者深度反思的议题,虽然展区分散,而且大多数参展作品并非当代艺术界享有盛名的艺术家所创作,但是此次的德国文献展挑战了我们对艺术的理解,此次的策展思维提醒了观看者对于人类过去的历史,尤其是欧洲的团结与分裂、移民、负债等种种复杂问题,以当代艺术的表现手法提出了多元的观点与见证。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新闻,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第十四届文献展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李霜青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新闻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评论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