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收租院闻名的安仁古镇,十月开始有了双年展
2017年09月15日 09:10:20    作者:陆林汉   来源:澎湃新闻
  “引马江头来晚时,好风无限满轻衣。寒蝉噪月成番起,野鸭惊沙作对飞”。这是宋代诗人文同《安仁道中早行》中的诗句。距成都 41公里的安仁古镇据《太平寰宇记》载,由“取仁者安仁之意”而得名。安仁古镇浓缩了川西近代史的百年风云,是一座名副其实的文博古镇,这里过去以地主刘文彩的收租院而知名,后来又以建川博物馆群而扬名——如今,这里开始又将举办双年展了。2017年10月,首届“安仁双年展”将在安仁古镇举行,将展出何多苓、徐冰等来自二十余个国家和地区的近百位艺术家作品。

  安仁双年展分展场建川博物馆聚落

  古镇浓缩了川西近代史的百年风云,拥有刘文彩的刘氏庄园、中国最大的民间博物馆聚落——建川博物馆聚落等。古镇中,保存完好的老公馆27座、现代博物馆35座、文保单位16处、藏品800余万件,是一座名副其实的文博古镇。

  安仁古镇

  安仁戏院

  作为由安仁华侨城发起建立的项目之一,本次双年展根据当地的特殊历史文化,加入了当代艺术的形式。此次双年展的主题将顾及到历史、今天与未来,以“今日之往昔”为主题,分为“谱系修辞”、“十字街头”、“回不去的未来”和“四川故事——戏剧与历史”四大板块;由吕澎担任总策展人,策展小组由蓝庆伟和杜曦云、卢迎华和刘鼎、 刘杰和吕婧、马可·斯科蒂四组构成。四组策展人完成“今日之往昔”主题下的四个单元。

  参展艺术家由来自二十余个国家和地区的近百位艺术家构成。国内艺术家有何多苓、徐冰、岳敏君、展望、张晓刚、周春芽、邱黯雄、魏明伦、杨圆圆等;以及科尔内斯·卡迪尤、赛琳·孔多蕾莉、威廉·肯特里奇、安德里斯·布林克马尼斯等国外艺术家。艺术形式多样,集绘画、摄影、装置、影像、雕塑等于一体。

  建川博物馆壮士广场

  此次双年展在展览展示方面既与安仁古镇形成有机结合。同时在安仁古镇旁改造废旧厂房作为此次双年展的主场馆,并以其为“安仁双年展”打造一个永久展馆。此外,“安仁双年展”还将征召设置特别邀请展单元,分布在不同的空间和场馆,让其成为主展的有机补充。

  总策展人吕澎表示,“今日之往昔”即是让艺术家们思考怎么把今天和历史联系起来,并且用今天的崭新眼光去观看过去。把握今天和历史的关系。”

  回不去的未来板块:邱黯雄,山河梦影,三频录像装置,黑白,有声,4:1,1920×480,13'24'',2009

  谱系修辞板块:张晓刚《舞台》,260×940cm,布面油画,2017年

  作为策展人之一的杜曦云告诉记者,安仁古镇这个城镇的跌宕起伏,是中国现代史的典型标本之一。在这样一个有深厚历史,完整文脉的地方做一个双年展,和在普通大都市里做双年展不一样的。

  杜曦云认为,在当下,当代艺术在中国依然非常繁荣,但是中国的当代艺术逐渐进入寒冬了。近些日子,当代艺术展都是国外艺术家的个展、联展、博览会等。中国当代艺术界要么跟跑、要么旁观、参与不进来。其原因恐怕也是因为中国的当代艺术不再面对中国的“真”问题,只是一种美学形式上的照抄,进入了一个六神无主、失魂落魄的阶段。他表示,“如今当代艺术还是要关注中国的本土问题,而且要把它放到历史的大背景中来进行感受、思考、表达。这也是这次‘双年展’的价值所在。”

  刘家琨作品 建川博物馆钟章印馆

  主办方安仁华侨城告诉记者,这次是将安仁放置于全球化与地域性交叉语境中进行抽样式考察,通过艺术创作与实验的呈现, 展示多种视角透视下的当代艺术。

  对此,记者特此与国际板块策展人,意大利人马可·斯科蒂尼进行了对话。

  马可·斯科蒂尼

  “当代艺术的观看方式是和历史紧密相关的”

  记者:作为国际板块的策展人,你是如何看待四川当地文化,并且选定主题?

  马可·斯科蒂尼:首先,我对“今日之往昔”这个题目就非常感兴趣。因为我本身多年的策展经验就是在欧洲,在其他地方做的就是关于记忆,艺术的时间性的讨论。

  《收租院》

  当我在安仁进行调研的时候,发现它是《收租院》这件作品的原创地。这个由114个人物雕塑组成的作品使我立刻就想到了剧院,戏剧这个主题。同时,我还发现,布莱希特在40年代左右,在他完全没有来过中国的情况下写了《四川好人》。这两点成为双年展“四川故事——戏剧与历史”这部分诞生的线索。

  四川故事——戏剧与历史:朱安‧朱娜斯 《流水河流图腾II》2016

  对我来说,重要的是我自己所在的位置,我该从什么角度看待问题。所以布莱希特的《四川好人》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切入点。他作为西方先锋戏剧的奠基人,从来没有到过中国,但他在20年受到德国汉学影响之后,他接受到了中国的文化。当我到达安仁之后认识了魏明伦老师。魏明伦老师在1998年,布莱希特诞辰100周年时,通过一个电影创作,重新改写了《四川好人》这个剧本,叫做《好女人,坏女人》,并在2002年进行了川剧的上映。

  所以,布莱希特的远眺东方,以及魏明伦老师重新改写的这个远眺东方的作品,就像是一个投射,中西方相互在空中交流的状态。但是相互之间又没有接触到实质。所以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状态。

  记者:关于一个中国当地文化的双年展,你是如何选择国外的艺术家来参展?

  马可·斯科蒂尼:安仁的《收租院》这个作品其实也是中国的雕塑艺术家在那个时期对于西方写实主义的投射。他们认为这是西方的艺术形式,并把它运用到中国的主题上。中西方交流一直是存在的。所以除了国外艺术家参与以外,还需要中国艺术家一起参与进来,这样能使艺术家们在展览中又实现了一次对话。

  四川故事——戏剧与历史:威廉‧肯特里奇《样板礼记》2016

  在即将开幕的展览中,如南非艺术家威廉·肯特里奇的作品《样板礼记》,他邀请了非洲的演员对于样板戏进行一个再创作。所以这并不是一个邀请非洲艺术家带来一件和中国无关的作品,而是邀请非洲的人对中国的历史进行一个结构。

  记者:如何看待在古镇里举办当代艺术的双年展?

  马可·斯科蒂尼:在安仁能看到它多层的历史变迁。而展览主题“今日之往昔”已经将它引向历史的话题上。当代艺术不单单是对于未来的投射,也不单单是以当下的角度看未来,而是应该将观看方式是和历史紧密相关的。

  所以当代艺术不单单是受到西方的影响后,朝着西方的方式去发展,而是从自己的文化中延伸很多东西,再进行一个当代性的创作。

  记者:当代艺术的双年展是不是给以博物馆为主的古镇带来了新的观看方式?

  马可·斯科蒂尼:因为传统的博物馆展陈方式并没有让观众和展品产生一个关系,观众的代入感不强。所以我们这次希望让观众成为一个主体,这也是在策展概念中的一个变化。所以我们在进行展览布置和作品选择的时候,就变成了我们是在戏剧主题上进行一个创作,但又同时在结构戏剧这个主题。

  例如,我们发现中国很多人喜欢穿上特定的衣服去特定的地点去拍照,如换上清朝的戏服,换上红军的戏服等。所以,在展览刚入口的地方会有意大利艺术家皮斯托莱托的作品中,选择了50套传统的戏服,让大家穿着戏服戴着帽子,来进行游览,让观众成为展览的演员。

  十字街头板块:Stanya Kahn, Don’t Go Back To Sleep, 74 min. HD Video with sound, ©2014

  记者:那么作为策展人,如何在有互动的同时,使得观众理解作品?

  马可·斯科蒂尼:现在有些展览变成了一个观众自拍的一个状态。其实这样的展览,观众只有在自拍的那5秒钟变成了主角。

  就这次策划的展览而言,我们则是希望观众真正的变成这个展览主要的部分。与此同时,我们并不是希望观众成为剧场的演员。而是通过观众每一次的观看,通过每一个展览点的解读,他能够作为一个演员但同时又作为一个观众,不停地出入于这两个语境。希望观众不单单站在某一个角度,而是能够站在一个更广的角度,通过相互的变化来看待一个问题,不存在一个明确的界限,就像四川好人中的好人和坏人。我们只需要把真实的东西给观众看。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新闻,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安仁双年展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陆林汉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新闻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评论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