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各行从业代表对当前艺术市场大环境的评价汇集
2017年09月26日 10:30:06       来源:艺术通讯​市场
  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中国艺术品市场20余年来从无到有,迅速崛起。截止2017年上半年,美国以22亿美元的成交额超过了中国的20亿美元,占据市场第一的位置,中国其次,居第二位。从全球来看,中国是近10年来增长最快的艺术品市场,2003年到2013年,中国艺术品市场销售额增长了9倍,年均增长率超过了40%。中国艺术品市场在2011年达到了市场顶峰,成为全球最大的艺术品市场。接着就是急剧下降,重新跌回全球第二的份额。近两年买家的行为更加谨慎,拍卖价格更加温和。大多数专家认为整个市场进入了成熟期,所以价格不会有太大的波动。虽然近3年整个中国艺术品市场的表现比较低迷,但过去10年的增长仍然是一个奇迹。我们来看下业内人士都是如何看待目前的艺术市场的。

  魏蔚:佳士得亚洲总裁

  佳士得亚洲总裁魏蔚表示中国已成全球最大艺术品拍卖市场。“中国藏家的影响力在全球越来越受到认可,而且这批实力雄厚的藏家学习得非常快,尽管他们收藏的历史不长,但对艺术品的鉴别、欣赏水平以及在挑选藏品方面的能力已经与全球顶级的藏家不相上下。”佳士得亚洲区总裁魏蔚在接受专访时表示。她坦言,以前外界对于中国藏家一掷千金的浅薄印象近年来已有所改观,“以今年的春拍为例,中国藏家在拍卖场上出价更为理性和克制,以往A买家出100万元,B买家可能直接出500万元,而现在买家之间的出价咬得很紧。”

  近年来中国藏家对艺术品的投资渐入佳境,魏蔚坦言,他们对顶级的艺术品“热情不减”,“但数年前对某件艺术品的狂热却有所消退,他们相对还是比较克制的。由于艺术品价格信息对称性不断增强,中国藏家对某件拍品的判断和市场价格越来越成熟,今年在‘大货’(指单笔金额较高)上面的非理性出价较少。”据悉,目前中国最活跃的艺术品收藏家都是一些身家数十亿元的成功企业家。根据去年10月瑞银与普华永道联合发布的亿万富豪报告显示,中国去年共有80位新晋亿万富豪,平均年龄达到53岁,占整体亚洲新增亿万富豪人数的71%。魏蔚指出,随着很多中国“富二代”开始执掌家族生意,并逐步建立他们自己的艺术品收藏,“新一代藏家的知识更加广博,大部分有在海外留学的经历。在选择藏品时也更为理性,他们的艺术品收藏更偏当代。他们会选择自己喜欢的艺术家,非常热衷与艺术家直接交流。并且,他们往往坚持自己的判断来进行收藏,更有主见,而不仅仅将艺术作为一项投资。”同时,她指出,这些“富二代”对当代艺术的理解和认知与西方世界几乎同步,就艺术品交流、与朋友们一起结伴去海外看艺术展,在其社交圈內已成为一种新的生活方式。

  此外,近年来网上艺术品拍卖也风生水起。魏蔚透露,佳士得早在2010年左右就推出了网上艺术品拍卖,虽然目前线上成交占比贡献约不到10%,但由于亚洲客户对网拍的需求旺盛,去年佳士得网拍成交额同比增长104%。目前佳士得线上拍卖主要针对一些低价的拍品,定价在几万至数百万港元之间,“线上拍卖适合一些不需要看品相的标准件,比如红酒、珠宝等,网上拍卖最大的优点还包括零坏账,拍完了直接从信用卡扣款。”她坦言。

  业内人士表示,随着瑞士“自由港”饱和及亚洲艺术品买家崛起,香港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更令其“近水楼台先得月”,有望成为亚洲区内乃至国际艺术品中心。中立的税收制度和“自由港”的优势令香港成为亚洲艺术品市场的中心。在魏蔚看来,香港是天然的交通枢纽和艺术品交易平台,“香港交通极为便利,在两三小时的飞行距离內可以到达亚洲任何一个主要城市,地理优势使得香港自然成为了亚洲的艺术品交易中心。”

  夏季风:蜂巢当代艺术中心负责人

  蜂巢艺术中心负责人夏季风表示,“中国未来的艺术市场究竟有多大,我觉得我们目前的估算和想象可能都是贫乏的,这主要归功于中国的经济体量和高速的发展。当一个人在物质方面得到满足后,有关精神层面的消费需求是必然的。正如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大家家里挂的是挂历、印刷画片,八、九十年代,许多人倾向选择大芬村的复制品来装饰家居环境。而现在,更多的人开始购买一些原作或限量的版画、摄影、绘画等艺术品,在改变家居环境的同时,也意识到艺术品的保值增值的另一属性。更不用说许多商界人士,早已把艺术品作为资产合理分配的一个重要途径。近几年民间私人美术馆建设的局面,在我看来将来会发展得更快。另一方面,随着中国政治、经济、文化的崛起,中国价值观的输出也会让艺术品成为国际贸易的载体之一。总之,艺术市场的巨大潜能在中国是刚刚开启,其开阔的前景无可估量。”

  赵旭:保利拍卖执行董事

  保利拍卖执行董事赵旭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艺术品市场发展逐渐走向成熟,中国文化艺术品收藏时代到来,本土藏家已经成为收藏主力军。在被记者问道:在尤伦斯尤伦斯退出中国后,接盘的中国藏家还能复制他的交易神话吗?赵旭认为,可能性很大。“因为尤伦斯的藏品很多是稀有的、不可再生的。艺术品可以欣赏并能随身携带,而且永远升值。关键要买对。”赵旭表示,多年前,中国的艺术珍品很多掌握在海外收藏家手里,但近年来,刘益谦、王中军、王健林等中国大藏家收藏的体量已不亚于甚至大于这些海外的收藏家。

  黄雅君:巴塞尔艺术展亚洲总监

  巴塞尔艺术展亚洲总监黄雅君表示:除了那些资深的大收藏家之外,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年轻藏家出现,我经常可以在世界各地的不同博览会看到他们,他们对收藏非常有热情、也有耐心去学习。现在的市场变化非常之快,藏家们对艺术品口味的变化速度和对新艺术的接受力让我们惊讶。过去十五年间我们见证了亚洲现当代艺术的地位显著提升,可见中国在当中一直处于领先的地位,特别是在座的各位也经历了上海的两个艺术展和一个双年展的盛况,也是很明显的体现了中国在整个世界艺坛的一个领先地位。

  刘益谦:中国资深藏家

  中国资深藏家刘益谦以藏家的视角肯定了艺术品的价值,并表示目前股市、楼市的投资机会都不大,越来越多的资金瞄上了艺术品市场,加上通胀预期压力,收藏艺术品抵抗通胀也成为不少资金的一种选择。刘益谦去年在艺术品拍卖市场砸下12亿元,一人创下了多项中国艺术品最高单价纪录,是中国艺术品跃上亿元时代的重要推手。作为有着将近二十年艺术品投资经验的超级买家,刘益谦收藏口味异常庞杂,从古代字画到现代油画,从珍稀瓷杂到古代家具,从邮币到玉石,无所不包。他还经营过画廊,办过拍卖公司,开过革命油画展,眼下正筹办艺术品博物馆,可谓通吃艺术品上中下游。有业内人士估计,刘益谦手中的艺术品总价值不低于百亿元。刘益谦介绍,过去艺术品市场的主流资金主要来自北京、上海、山西和港澳,这几年江浙民间资金投资艺术品的比重不断增加。如果看好未来十年中国经济增长,那么艺术品价格将保持持续上涨。今后中国金融家一定也会像欧美同行那样,成为艺术品拍卖市场的主力军。“现在很难说艺术品市场是否存在泡沫,必定艺术品的稀缺性谁也不能否认。”刘益谦认为,某一类艺术品在某个阶段或许有价格严重背离价值的现象,但总体看来艺术品的稀缺性是决定价值的关键,当充裕的资金追逐稀缺的东西,价格自然会不断创出新高。

  在艺术品和藏家都呈着良好势头发展的趋势下,香格纳画廊主的何浦林提出对艺术金融的艺术品基金的问题上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艺术品基金赚的钱应回到艺术。这样才能更好的维持艺术品市场的秩序,艺术品市场才能更好的发展。

  何浦林:香格纳画廊创始人

  何浦林做事一贯低调,在“投身”中国当代艺术市场近二十年中,以他为香格纳画廊在市场上树立的声誉,在大大小小的活动场合中,艺术市场不同角色的人们总希望与他产生交集,当然也包括了近两年风生水起的艺术品基金机构。“一直有人找我谈各种各样的想法,很多想法非常新颖。当然前提是很多人很相信我们,希望能以我们的名义做某些事情。但我们在艺术上一直有很认真的选择,决不会随随便便去做。”在这个着迷于中国当代艺术并特立独行的瑞士人看来,艺术品基金与其它试图将艺术金融化的纯逐利理财产品一样,都“像是一场将至的灾难”。

  虽然艺术市场的种种交易模式与金融规则越走越近,但事实上此类标的物的特殊属性始终让它承担着比一般投资多一倍的风险。而在楼市、股市日益疲软的情况下,再大的风险似乎也敌不过基金公司给出的高预期收益率。劳伦斯•何浦林明确地表示了自己对艺术品基金运作方法“不大了解”态度。以他的经验,他认为艺术基金的创办者们“一部分人可能是艺术爱好者,一开始是喜欢自己购买收藏艺术品,发现了这个行为有利可图。另一部分人出自金融界,他们认为什么东西都可以分析、都可以套用金融逻辑,看到艺术市场的乱,于是脑袋一热,从而希望分析出某种逻辑的办法运转其中,比如如何通过一个展览的成本就能令艺术品的价格上涨1%等等。”他耸耸肩坚持认为,作品可以商品化,但商品化后的作品并不一定还能被称为艺术。“确实,艺术需要钱,艺术市场需要钱。如果一个基金的目的是让艺术得到发展,我们是愿意与他们合作的。但如果他们的目的是从艺术市场上赚钱,而赚的钱并不回归到艺术上去,对我来说就是没有意义。目前我还没有听到一个好的方法,能够实现良性循环。”香格纳画廊不曾与国内外任何一家艺术金融机构有合作,尽管他也尝试着与他们进行沟通,但“接触的人也不算特别多,花了一点时间后发现,我说的语言他们不一定懂,他们的语言我不理解。”艺术是一种独一无二的东西,艺术市场是复杂的生态体,“如果他们愿意真正融入我们的世界,不能说没有合作的机会,毕竟这是市场上正在发展的新的事物。”

  当谈到艺术品基金是否将促进中国艺术市场规范发展时,劳伦斯用了“水中可以捞月吗?”这样的反问句。或许未来中国会在艺术与金融之间产生一个良性循环的办法,但我目的是尽可能地保护我们的艺术圈子。我们会对这类事物保持一定距离,以观望的态度。“以艺术的名义逐利,我始终怕这样做会浪费了艺术中最宝贵的部分。”事实上他看待艺术品基金的观点,用徐震曾说过的一句话表述似乎确切:艺术本身就是不靠谱的,我们假装把它变得很靠谱,要时刻记住其实它最终就是不靠谱的。

  龚继遂:中央美术学院特聘教授、AMMA高级顾问

  中央美术学院特聘教授、AMMA高级顾问龚继遂表示,“中国艺术品市场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收藏人群、动机、价格都有很大的变化。人们越来越认识到中国的高端艺术品具有文化传承功能,和较大的文化影响力。企业进入艺术品收藏,使企业有了更多地文化移植。而企业对于品牌和文化的追求,需要跟某种类型的艺术品相结合。由于企业的天价购买行为,被大众所关注,也是企业知名度的一种提升。多年前,保利集团通过对圆明园文物的购买,对企业形象、品牌,甚至对保利房地产的销售都有很大帮助。所以,现在越来越多的企业通过艺术品来达到品牌建设的目的。另外在资产配置方面,目前艺术品的价格已经达到了可以构成资产配置的部分。如宝龙集团,通过艺术品馆藏建设美术馆,一方面丰富和扩张了房地产的文化含义,另一方面也不失为宝龙集团资产配置的有效构成部分。第三,国外已经有大量地企业介入艺术品的收藏,中国的艺术品收藏,以前是个人行为,或是企业家的个人行为,现在由企业家的个人行为变成企业行为,这是艺术市场发展的必然,也是文化产业、文化资产发展的必然。”

  李大钧:艺术市场专家、收藏家

  艺术市场专家,同时也是收藏家的李大钧谈及自己的看法:“2016年是企业收藏的一次拐点,如万达、龙美术馆、新疆广汇等企业是第一轮,苏宁、宝龙、华谊兄弟等企业是又一轮,当阿里巴巴、恒大、新世界等一批批企业进入收藏时,‘竞买现象’将使艺术市场出现不断的热点。艺术品的价值在中国具有综合性的特征,从过去比较单纯的喜欢、欣赏型已经转变为财富管理,兼顾了增值保值、资产质押,金融工具、企业宣传等功能。艺术品是资产管理的重要方式,也是消费的终极。人民币贬值、遗产税方案、银行账户管理收紧等因素叠加而来,艺术品成为了避风港。当市场出现更多的刘益谦、王健林、王中军时,这种趋势就是向上的。我觉得爆点已经快来了。”

  季涛: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

  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聊到,社会上一直有人对拍卖场抱着崇拜感和神秘感,认为物品只要一上拍卖会必然就能拍出高价;许多画家认为拍卖会能使自己的作品“快速市场化”,只要将自己的作品往拍卖会上一放,价格就立马得以攀升。实际上,不是所有东西都适合拍卖,拍卖品只属于商品市场上一个很小的领域。

  一些没进过拍卖场的艺术家作品为什么很难拍卖?因为拍卖场的买家不了解这位艺术家,不敢买,买了怕今后卖不出去。拍卖行给作品估价低了画家不乐意,估价过高拍卖行没有信心运作。有人以为,将年轻画家的作品拿到拍卖场里拍卖,就能拍出高价,从而可以拉高画家的市场价格。但是,艺术品市场的形成不是那么简单,艺术家的市场推动需要一级市场——艺术品经纪商的长期推动和培养,拍卖场上“一蹴而就”只能“昙花一现”,形不成稳定成熟的市场。

  谢晓冬:在艺App创始人

  对于艺术品市场的调整,谢晓冬表示,在经历市场的调整之后,市场价值将回归理性。投资者投资西方艺术品无可指责,然而收藏家重视本国的艺术创作,扶持年轻艺术家也是责任感的体现。艺术创作能够成立,不能只是藏家呼吁,艺术评论家也要有责任感,策展人也要提高展览品质,这需要整个艺术生态的努力。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新闻,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艺术市场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新闻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评论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7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