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邻居”进军伊斯坦布尔双年展
2018年02月07日 15:02:37       来源:YT新媒体

  在一个贴了瓷砖,看似澡堂的空间内,有近十几对瓷器烧成的大腿坐在沿墙而建的狭长座位上。这些腿没有身体,也没有任何性别的记号,不过从肌肉结构很容易辨认,它们都是男人的腿。双腿大开成八字型,大肆霸占空间,像在巴士上一人占据两人位子的坐像。

1

  姜迪格∙弗屯(Candeger Furtun)《无题》(Untitled), 1994–96年,陶瓷,46.5 x 600 x 48 cm,Courtesy of the artist Presented with the support of SAHA – Supporting Contemporary Art from Turkey。摄影: Sahir Uğur Eren

  这是今年81岁的土耳其陶瓷艺术家姜迪格∙弗屯(Candeger Furtun)在第15届伊斯坦布尔双年展上展出的作品《无题》(Untitled)。她利用这些腿来影射土耳其这个充满性别歧视的男权社会。

2

  姜迪格∙弗屯(Candeger Furtun)《无题》(Untitled), 1994–96年,陶瓷,46.5 x 600 x 48 cm,Courtesy of the artist Presented with the support of SAHA – Supporting Contemporary Art from Turkey。摄影: Sahir Uğur Eren

  这个由伊斯坦布尔文化艺术基金会(Istanbul Foundation for Culture and Arts, 简称IKSV)创立的双年展今年刚满30岁。一反惯例,这次的策展人是两位北欧艺术家。米可∙埃尔姆格林(Michael Elmgreen)与茵加尔∙卓格赛特(Ingar Dragset )以《好邻居》(A Good Neighbour)为主题,探讨“好邻居”的定义?

3

  策展人米可∙埃尔姆格林(Michael Elmgreen)与茵加尔∙卓格赛特(Ingar Dragset ),图片提供:伊斯坦布尔双年展媒体中心。摄影:MUHSIN AKGUN IKSV。

  在今天的社会,公共和私人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人与人之间和平共处的价值正受到严格的考验。策展人将睦邻的概念从个人、家庭拓广到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关系,他们向大众质问:“很少露面的会是好邻居吗?”、“没养宠物的是好邻居吗?”、“好邻居是否在你去度假时帮你收信?”、“是否愿意帮你照顾5岁小孩?”、“是否和你阅读相同的报纸?”、“是否是你脸书上的好友?”、“是否有讯号强而且不锁密码的无线网路?”、“站你身边的流浪汉会成为一个好邻居吗?”、“用枪械保护自己财产的人会是个好邻居吗?”、“好邻居应该比你富还是比你穷?”、“不让你害怕的陌生人就是好邻居吗?”、“车子上贴了“关闭边境”贴纸的会是好邻居吗?“、“有好邻居是过分要求吗?”等看似幽默却又引人深省的问题。

4

  第15届伊斯坦布尔双年展开幕,图片来源:伊斯坦布尔双年展媒体中心。摄影:Ilgin Erarslan Yanmaz。

  双年展在6个地点举行,其中有10年前关闭的希腊小学、旧货舱改建的现代美术馆、五星级酒店改建的佩拉博物馆(Pera Museum)、民宅改建的文化方舟(ARK Kultur)、艺术家工作室转变成的临时展厅,以及一栋建于1477年,伊斯坦布尔最古老的澡堂。由于这些地点都是徒步距离,在双年展期间也形成了一个邻里。与上一届分散到36个展览地点比较,这一次的双年展虽然规模小了许多,内容却一点也不缩水。

5

  在伊斯坦布尔最古老的澡堂中,艺术家表演的《Body Drops》, 45分钟, 版权由艺术家所有。Produced with the support of SAHA –Supporting Contemporary Art from Turkey。摄影: Sahir Uğur Eren。

  政府只补助了6%的经费,但是私人企业集团却非常慷慨,特别是土耳其最大的Koc控股。也就是如此,56位参展的艺术家中有30件特别为双年展完成的新作。新加坡摄影师沉绮颖到北京住在地窖中,在绰号 “蚁族”们的家中拍摄他们生活的环境。今年46岁的土耳其艺术家尔坎∙欧兹加(Erkan Ozgen)的《Wonderland》是一部聋哑的叙利亚小男孩在土耳其的新家内比手画脚,描述他逃难过程的录像。土耳其与叙利亚为邻,大量涌入的难民自然成了当地人的邻居,他们会是好邻居吗?

6

  沉绮颖(Sim Chi Yin)摄影作品, 2017年, 第15届伊斯坦布尔双年展佩拉博物馆(Pera Museum)现场。摄影:Sahir Ugur Eren。

  萧昱是唯一来自中国大陆的艺术家,为了强调日渐消失的传统农作,从内蒙古带了两位农民到伊斯坦布尔现代美术馆,用当地的驴子来“耕水泥地”。除了新作,双年展还有一些过去艺术家的作品,像是1977年过世的美国摄影师Lee Miller ,她在二战结束前到了希特勒在慕尼黑的家,在希特勒的浴缸内泡澡,在希特勒情妇Eva Braun 的床上抽烟,让苏联战犯在梳妆台化妆。这位家居摆设和一般大众毫无区别的历史罪人有可能是好邻居吗?

7

  萧昱《土地》,2014年/2017年,水泥、砂土、驴、犁、农民,尺寸可变。版权由艺术家所有,Produced with the support of Dr. Uli Sigg and Pace Gallery (Beijing)。摄影: Lulu Ning Hui,图片提供:佩斯。

  伊斯坦布尔双年展自从30年前创办以来就接二连三地经历了各式各样的天灾人祸,从毁灭性的地震、经济风暴、阶级纠纷,到全面性的反抗示威、叙利亚的难民潮、一连串的恐怖攻击。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从2016年7月突击政变未遂之后,大肆逮捕批评分子,剥夺言论自由,让国家逐渐走向极权。然而,在无法与政府对抗的情况下,参与双年展的艺术家们还是有办法用含蓄巧妙的方式来抗议,就像是弗屯用陶瓷烧成的大腿,或是欧兹加让聋哑儿以无声来阐述生命的浩劫。

8

  尔坎∙欧兹加(Erkan Ozgen)的《Wonderland》, 2016年,单通道高清影像,3分54秒。版权由艺术家所有。Presented with the support of SAHA – Supporting Contemporary Art from Turkey。摄影: Sahir Uğur Eren。

  双年展虽然已经在2017年11月中旬结束,但是《好邻居》没有因此而消失,策展人从双年展中挑选了10位艺术家,外加两位新的艺术家,从12月中旬到2018年4月1日在慕尼黑的现代美术馆展出。慕尼黑虽然与伊斯坦布尔距离1887公里,谈不上邻居,但是在德国境内有高达4、5百万的土耳其移民,相当于德国人口的5%。然而,由于德国政府指责埃尔多安试图改变土耳其宪法给自己更多的权力,加上德国《世界报》记者被土耳其长期押禁,德土的关系在过去一年已经跌到新的低谷。在这个令人悲观的政治环境下,慕尼黑现代美术馆与伊斯坦布尔双年展开始了第一次合作,证明了即使土耳其在与邻国的关系恶化,外交日趋孤立的情况下,透过艺术,伊斯坦布尔双年展仍然可以在国际上赢得许多“好邻居”。

9

  在慕尼黑现代美术馆展出的Banner,版权所有:Bayerische Staatsgemäldesammlungen。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新闻,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新闻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评论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