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10场欧洲大展将纪念达·芬奇逝世500周年,但留存的真迹能保证展览质量吗
2018年03月08日 09:56:07    作者:文/Ben Luke、Martin Bailey 译/Yi-An Chen   来源:TANC艺术新闻中文版
  2019年恰逢莱昂纳多·达·芬奇逝世500周年,各地美术馆将纷纷为这位艺术奇才举行展览,而租借其作品则引发了激烈的竞争。即将于3月出版《Living with Leonardo》的作者马汀·坎普(Martin Kemp)表示:“2019年针对达·芬奇作品的借展需求大量增加。”

马汀·坎普《Living with Leonardo》,图片来源:Amazon

  达·芬奇一直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古典大师之一,他不仅是文艺复兴时期最具权威的人物,也是天才的化身,能够唤起那些热爱科学和艺术的人们的共鸣,带着近乎神圣的光环。去年他的作品《救世主》以4.5亿美元的价格成交,奠定了达·芬奇身为历史传奇人物的独特地位,并挤下现代和当代的王牌艺术家,如毕加索、莫迪利亚尼、德库宁、里希特、巴斯奎亚特等人,在超级收藏家渴望的“名牌艺术家”名单中排列首列。

欧洲的各大博物馆、美术馆都纷纷举办展览纪念达·芬奇逝世500周年,图片来源:WDG Photo

  达·芬奇于1519年5月2日,在位于卢瓦尔河谷昂布瓦斯皇家城堡附近的住处去世,享年67岁。他生前为法国国王弗朗索瓦一世效力,死后被埋葬在城堡中。19世纪时从他墓中发掘出来的头骨是否属于该艺术家的争论直到现在仍在持续。

  从荷兰、英国、法国、到意大利

  10场展览贯穿全年带你看遍达·芬奇真迹 

泰勒斯博物馆内部展厅,图片来源:museu.ms

泰勒斯博物馆将展示达·芬奇一幅对安吉亚里战争中士兵头像的研究手稿,这幅手稿是从布达佩斯艺术博物馆借来的,图片来源:布达佩斯艺术博物馆

  展览名单中,荷兰哈勒姆的泰勒斯博物馆是纪念达·芬奇的第一站,该博物馆决定将展期设置为2018年10月5日至2019年1月6日,挤入2019年成为周年纪念的一分子。该博物馆素描手稿馆长迈克普朗·普(Michiel Plomp)说:“我们将拉响第一炮”,这使得作品租借更加容易。这间没有任何达·芬奇藏品的博物馆将展出的30件手稿有一半来源于英国皇家收藏,其余的则来自包括布达佩斯、维也纳和巴黎的大型美术馆馆藏,而展览主轴则放在达·芬奇对人物的面相研究上。 

莱斯特手稿内页,图片来源:businessinsider

  接下来是佛罗伦萨的乌菲兹美术馆(展期为2018年10月29日至2019年1月20日),这个展览将把现在由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收藏,位于美国的莱斯特手稿(Codex Leicester, 1507-08年)带回故乡。同时,佛罗伦萨的伽利略博物馆也计划在2019年4月带来以莱昂纳多及其书籍为主题的展览。

被拍出天价的《救世主》(1500年左右),图片来源:佳士得

  而能带来轰动效应的重磅展览将于2019年秋季在巴黎卢浮宫举行。博物馆馆长让·卢克·马丁内斯(Jean-Luc Martinez)说到:“此次目标是成为达·芬奇作品最齐全的展览”。除了《蒙娜丽莎》,卢浮宫拥有另外四幅公认为达·芬奇真迹的绘画作品(全球一共只有15件左右)。卢浮宫还占有能借用《救世主》的优势,此作品去年11月以天价被沙特王子买下,接下来将于卢浮宫阿布扎比展出。

英国皇家收藏已经早早就在twitter上预告了即将到来的500周年纪念展览,图片来源:twitter

  英国皇家收藏拥有达·芬奇500多件素描与手稿,这份惊人的收藏当年被装订成一本绘本,由英国国王查理斯二世收藏。2019年,这份珍贵的收藏将由手稿专家马丁·克莱顿(Martin Clayton)策展,在伦敦白金汉宫女王画廊(The Queen’s Gallery,展期为2019年5月24日至10月13日)和爱丁堡荷里路德宫(Holyroodhouse,展期为2019年11月22日至2020年3月15日)轮流展出。皇家收藏通常不会借用其他收藏,所以不太可能展出曾经属于查理一世的《救世主》。当时这件珍贵的绘本价值只有30英镑,并于1649年查理一世被处决后转交给国王的债权人。

达·芬奇出生地托斯卡达芬奇,图片来源:albergobuenosaires.it

  位于达·芬奇出生地托斯卡达芬奇的莱昂纳多诺博物馆的展览(2019年4月至6月)则计划将他的作品与当地景观联系起来。其中包括一幅从乌菲兹美术馆借来的达·芬奇早期幸存的绘画作品,描绘了蒙塔尔巴诺山脉,此作品推断作于1473年,当时艺术家年仅21岁。它也被视为欧洲最早的风景素描。

达·芬奇《音乐家肖像》,1490年,图片来源:Wikimedia Commons

  达·芬奇曾于1482年至1499年期间在米兰工作,当地的米兰皇宫在2015年才因为米兰世博会刚举办了艺术家的大型展览。虽然很难超越此前的展览规模,但米兰的安波罗修图书馆藏有艺术家的《音乐家肖像》和《大西洋手稿》,预计将以这些藏品展开来开启周年纪念。

 《最后的晚餐》壁毯,1533年,图片来源:imgur

  昂布瓦斯城堡是达·芬奇与世长眠之地,这里的展览可能会吸引最多的人流,附近的达·芬奇故居将会以为弗朗索瓦一世所作的《最后的晚餐》的壁毯为展览主线(2019年6月1日至9月2日),此展品由梵蒂冈博物馆借出。

达·芬奇《抱银貂的女子》,1489-1490年,图片来源:Pictify

  位于波兰克拉科夫的扎托里斯博物馆藏有达·芬奇的塞西莉亚·加勒拉尼肖像《抱银貂的女子》,该博物馆因建筑整修而关闭,但此作品则暂时展示于克拉科夫的国家博物馆。 扎托里斯博物馆将于2019年12月重新开放。

达·芬奇的永动机设计手稿,图片来源:leonardodavincisinventions

  除了手稿和绘画展示,马汀·坎普和伽利略博物馆的馆长保罗·加鲁兹(Paolo Galluzzi)则筹备将莱昂纳多所提出的永动机想法以虚拟现实的方式呈现,预计2019年将在伦敦和佛罗伦萨展出。

《最后的晚餐》复制品,约1520年,图片来源:BBC

  此外,伦敦皇家艺术学院将在5月19日重新开放伯林顿花园大楼,同时展示早期的《最后的晚餐》复制品。此作品被认为是由达·芬奇的学生加姆比耶多里诺(Giampietrino)和马可·多吉奥诺(Marco D’Oggiono)所绘,但是意大利达·芬奇专家皮埃罗·马拉尼(Pietro Marani)认为全尺寸的复制品是由艺术家的门生博塔费奥(Boltraffio)和其他两位艺术家合作开始的。全新的展示也将为专家提供近距离接触的机会,有望解决归属难题。

  不多的真迹,过多的展览

  达·芬奇纪念是否会陷入炒作之嫌?

草间弥生作品“无限镜厅”,图片来源:The Broad

  如今美术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热门展览,尤其是对于那些在英国或其他仰赖公共资金,但补助却被逐年削减的美术馆。全球巡回的草间弥生的《无限镜厅》和兰登国际的《雨屋》都引发了观展热潮,而达·芬奇则是少数在近年美术馆圈流行的“话题文化”下能受到大众爱戴的古典名家。达·芬奇还是引发观众排长队的票房保证,也能为周遭商品和附近咖啡店赚进满满的钞票。因此,各个美术馆都不约而同利用临近的周年纪念来吸引各国访客。

“委罗内塞:文艺复兴时期威尼斯的辉煌(Veronese: Magnificence in Renaissance Venice)”,图片来源:伦敦国家美术馆

  达·芬奇是古典大师行列中少数家喻户晓的人物,尽管其他很多艺术名家在艺术史上推崇备至,但除了在自己国家以外,大多数艺术家都不是全球民众耳熟能详的名字。近期在伦敦国家美术馆展出的伦勃朗和卡拉瓦乔展览都成功售罄,但2014年举办的保罗·委罗内塞(Paolo Veronese)个展,尽管展览可圈可点,总共却只吸引了10万余人——每天约1,135人拜访。虽然这个数目不至于跌破眼镜,但相较于草间弥生在巴西圣保罗的《无限痴迷》展览在同一年有超过50万人在两个月内造访,每天的人数高达令人惊讶的8,936人,虽然这部分应该归因于该展览是免费的,但差距仍旧十分明显。

“达·芬奇:米兰宫廷画家(Leonardo da Vinci: Painter at the Court of Milan) ”,图片来源:伦敦国家美术馆

  然而,考虑到2019年已有多少美术馆宣布将带来莱昂纳多的展览,可想而知他遗留下来的精华作品将会被瓜分得如何零散。2011年去过伦敦国家美术馆举办的达·芬奇展览的公众可能现在才能意识到他们曾经莅临了一场难忘的盛会:此展览汇集了得到公认是达·芬奇遗留下为数不多的15幅中的七幅作品,分别来自法国、意大利、波兰、俄罗斯和梵蒂冈,以及在英国首都自有的馆藏。

达·芬奇《蒙娜丽莎的微笑》(1502-1519年) 是卢浮宫的镇馆之宝,图片来源:CNN

  在所有2019年即将举行的达·芬奇展览中,只有卢浮宫的展览看起来是最值得关注的,而其他美术馆的作品规模和数量都将冒着令参观者失望的风险。达·芬奇素描中的理性与创造力往往不输于他那些伟大的绘画,但可能因为展厅拥挤,或是在为了保护手稿的昏暗灯光下等等原因而无法营造好好欣赏细节的环境。为了实现观众和作品之间“沟通”所需的空间,美术馆也应该考虑控制访客数量。

“维梅尔与音乐:爱与休闲的艺术(Vermeer & Music: the Art of Love & Leisure) ”,图片来源:伦敦国家美术馆

  真正伟大的作品有限,这致使太多展览背叛了它们的观众,以大肆宣传来吸引访客然后狠狠将他们的期望摔得粉碎。比如2013年英国国家美术馆的展览“维梅尔与音乐”,只包含了少许作品,并且还是本地观众平常就能在该美术馆欣赏到的画作。此外还有英国泰特美术馆的“伦敦的印象派大师们”,这是一个粗糙甚至有点愤世嫉俗的尝试,此展览只有部分呈现了印象派作品,但却竭力试图与这个风靡19世纪和现今的艺术流派沾上边。

  观众们只能希望美术馆在庆祝达·芬奇周年纪念的同时,也能尊重它们的观众和艺术家,避免陷入炒作话题的陷阱。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新闻,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达·芬奇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文/Ben Luke、Martin Bailey 译/Yi-An Chen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新闻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评论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