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别样“失败博物馆”:允许试错宽容失败
2018年03月12日 10:11:38    作者:王涵   来源:新民晚报

  

  瑞典有位名叫韦斯特的心理学家,因厌倦各种发明的成功故事,在瑞典南部别出心裁地开办了一家“失败博物馆”,研究失败学,引起了世界各国的关注。

  “失败博物馆”陈列了70项失败的发明展品。这是一个颇为奇特的构思。博物馆陈列的这些展品,都是人类向科学进军过程中的败绩。如无脂肪薯片,听名字,就是一种极其可爱的食品,吃口喷喷香,又不含脂肪,这是一种人造油脂产品,甫一上市,就大获女孩子们的青睐。但是,无脂肪薯片的畅销好景不长。因为人们发现了它有某种难以言传的副作用——如果你吃了一整包这种薯片,就要不断地进出厕所了。

  韦斯特建造“失败博物馆”、研究失败学,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尝试,也是一家值得去看看的博物馆。

  我们搞改革、办事业、打仗、做科学实验、试制新产品,都有两种可能:成功和失败。成功并非事物的常态,失败倒是经常会和它见面的。孙中山推翻满清统治,先后进行了10次武装起义,前九次都失败了,直到第十次武昌起义才成功。中国第一个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女科学家屠呦呦,提取“青蒿素”,经历了190次失败,到第191次才成功。但是,我们有不少人讳言失败,不愿意公开承认失败,也不愿意向世人展示失败教训。韦斯特为了建造这座博物馆,曾访问几十家大企业。但是,90%的企业家拒绝给他提供材料、拒绝公开失败原因。

  其实,谈论失败不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情。失败学是一门新兴学科。研究失败是一门大学问。不少国家十分重视对失败的研究,美国创办了专业的《失败》杂志,军方将失败学列为必修课。英国剑桥大学动物病理学教授贝弗里奇说过:“在科学的发现上,对严重谬误论见的揭露,其价值不亚于创造性的发现。”人们的得益,往往来自反面的比来自正面的多。错误就是财富,错误使人领悟。一次成功固然可喜,经历多次失败后获得的成功更有价值。

  “失败博物馆”中存放的失败的物品,我们也可以仔细研究一下,说不定其中隐藏着新的成功契机。比如一堆无脂肪薯片,你不妨做一点加法或减法,使它既保持无脂肪、吃口香喷喷,但多吃又不至于拉肚子。有志于此者,似可获得进一步成功的希望。因此,我认为,一座“失败博物馆”的价值,胜过三座成功博物馆。

  “失败博物馆”的建造还有一层更深的寓意:允许试错、宽容失败。

  对自然和科学的探索,我们要容忍失败;对社会的改革,我们同样要宽容失败。谋改革,不能只许成功,不准失败。失败同样是对社会进步作贡献。在改革和探索中,我们需要理解和宽容失败者,向他们投去欣赏和鼓励的目光。特别要对那些肯干事、无私心、有闯劲的干部,即使在改革中出现了某些失误,我们也要继续支持他们,而不要一棍子打死。如果在改革和探索中出了一些差错就抓住不放,甚至无限上纲,只会束缚人们的手脚,堵住改革的进程。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新闻,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瑞典 “失败博物馆”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王涵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新闻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评论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