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钱世界》背后的艺术帝国如何建立和运转:世界首富保罗·盖蒂和他留下的遗产
2018年03月14日 09:36:11    作者:文/陈璐、Jori Finkel 译/邓婷   来源:TANC艺术新闻中文版
  近日,《金钱世界》在全国各大院线上映,令盖蒂家族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当中。这部由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令我们一窥这个被誉为“坐拥金钱世界,也买不到幸福”的被诅咒豪门家族的内部纷争。

《金钱世界》中保罗·盖蒂的海报,图片来源:Deadline

  在电影中,我们看到一个似乎对亲情冷漠自私的保罗·盖蒂(J. Paul Getty),他声称“一切事物都有其价格”,在招待名流显贵的萨顿广场豪宅里安装投币电话,以免仆人和访客借用;面对被绑架的孙子,讨论赎金也要不忘抓住机会避税;当镜头下盖蒂拿出一个装满现金的公文包,观众们正以为他可能会拯救这个他自称最喜爱的孙子时,却发现他却是在交易一幅来自黑色市场的拉斐尔的圣母子肖像;最后,救援行动开始,每个人都焦虑不安,而盖蒂却急于炫耀他新别墅的模型,这个模仿庞贝帕比里别墅的建筑就是现在的盖蒂别墅。

  真实的盖蒂和无尽的财富

保罗·盖蒂,图片来源:dailymail

  保罗·盖蒂被称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尽管如此,为了躲避高昂的税款,他用金钱换取艺术品,避免美国税务局从他私人财产中获取更多。收藏家们总在不断发明新的方法来利用艺术品避税,比如将艺术品存放在无需缴纳关税和增值税的自由港;利用税收规定的漏洞,在180天内用出售艺术品的资金购买其他艺术品;建立私人博物馆和基金会等等。

《金钱世界》中出现的盖蒂别墅模型,图片来源:The Economist

保罗·盖蒂面对盖蒂别墅模型的实际照片,图片来源:盖蒂中心

  1953年,盖蒂成立了J·保罗·盖蒂博物馆信托(J. Paul Getty Museum Trust),并于次年在位于洛杉矶马里布的家中开了一家博物馆,20年后,他将藏品转移到附近的盖蒂别墅中,这座别墅中现在藏有大量古代艺术品。1976年盖蒂去世时,他留下了三个在世的孩子,以及价值7亿美元的盖蒂石油股票,并指定要把钱花在图书馆、传播艺术和知识,以及一个“应该以我的名字命名的博物馆”上。

盖蒂别墅,图片来源:gatetoadventures

  这部分遗产在经历一些法律纠纷后,最终高达12亿美元,并由保罗·盖蒂博物馆获得。哈罗德·威廉姆斯(Harold Williams)于1981年被任命为盖蒂博物馆馆长,他曾是卡特总统在华盛顿执掌国家投资监管机构的人选。他的工作是弄清楚如何花这笔钱,并确保这些被恰当使用。1983年,他将该机构的名称改为J·保罗·盖蒂信托(J Paul Getty Trust),以反映他为之设想的一系列新活动。

盖蒂博物馆,图片来源:Los Angeles Magazine

  由于盖蒂将他的遗产都捐给了博物馆,盖蒂家族的财富则来自于20世纪30年代由保罗·盖蒂的母亲创立的莎拉·C·盖蒂信托。盖蒂曾利用母亲的信托用以投资和避税很多年。“不论世人如何评价保罗·盖蒂,他确实是一个非常擅于投资和守财的人。”盖蒂第四子戈登·盖蒂(Gordon Getty)的部下嘉吉·纽森(Judge Newsom)曾评价道。据声称,盖蒂利用信托很多年都未曾支付超过500美金的税款。

  博物馆此后由盖蒂信托运营,并且根据盖蒂的遗嘱,如果他的后代去世,他们的遗产也将归入该信托。自1982年盖蒂的遗嘱经认证后,该信托投资了20亿美元用于艺术、研究、教育等,即使如此,信托基金仍然有43亿美元的资产,这使世界上其他任何艺术组织机构都相形见绌。

盖蒂中心,由盖蒂研究院、盖蒂博物馆和盖蒂基金会建筑群落组成,图片来源:盖蒂中心

  盖蒂信托作为世界上最富有的非营利艺术团体,成立于1982年,下属4个机构,致力于保护、展示与介绍世界的艺术遗产。它们分别是盖蒂保护研究所(Getty Conservation Institute)、盖蒂基金会(Getty Foundation)、盖蒂博物馆(J.Paul Getty Museum)和盖蒂研究院(Getty Research Institute)。

凡高《鸢尾花》,图片来源:hellola

  为了保持免税的地位,信托基金必须每四年花费4.25%的资产,根据《纽约时报》的分析,这也就是说每一天盖蒂信托都需要花费近50万美元在艺术品上。而它已经获得了像凡高的《鸢尾花》、特纳的《现代罗马-疫苗场》这样昂贵的杰作。它必须这样做,但这世间有多少凡高这样的作品可以购买呢?所以盖蒂信托也运营一些针对儿童的艺术教育项目,并资助针对自己藏品的相关研讨会,还建造了一个位于亚特兰蒂斯的现代研究中心,并发放数以百万计的捐款和研究赞助。近些年来,盖蒂信托还资助了《太平洋标准时间:洛杉矶及拉丁美洲艺术节》( Pacific Standard Time: LA/LA festival)和保护基金等项目。

  全世界最有钱的盖蒂信托也开始找钱?

  然而最近,富有的盖蒂信托也开始从个人赞助者那里募集年度捐款。2017年正是获得免税捐赠的时候,盖蒂信托董事会的联合主席玛丽亚·哈默-塔特尔(Maria Hummer-Tuttle)和乔安妮·科泽博格(Joanne Kozberg)写信给潜在捐助者,表示:“就像人们常说,有所为有所不为,盖蒂不能把所有事都做了。”这封信邀请支持者们加入博物馆的特别计划,尤其是在教育和展览两方面帮助盖蒂上升到新的高度。

盖蒂中心早已成为洛杉矶文化景观的一部分,图片来源:盖蒂中心

  赞助计划被分为不同的级别并拥有相应的权益。每年1000美元的“盖蒂之友”可携一位嘉宾参加一个展览开幕式;每年25000美元的“合作伙伴”可以参加所有开幕仪式并使用盖蒂中心的私人餐厅;每年50000美元的“赞助人”享有上述所有特权以及VIP山顶停车位。

  该计划于去年夏天正式施行,但12月的信引发了当地博物馆业内人士和专家的质疑。在其他博物馆不惜提高门票价格去努力筹措资金的同时,盖蒂博物馆要从紧张的资金中分一杯羹吗?

洛杉矶郡立美术馆,图片来源:Los Angeles Times

  “从慈善顾问的角度来看,捐赠者有更多选择的机会是件好事。”专为文化基金会提供咨询的洛杉矶全球艺术发展公司(Global Art Development)总裁斯科特·斯托弗(Scott Stover)表示,“但是,如果我是当地一家大型博物馆的职员,比如洛杉矶郡立美术馆(LACMA),我会感到十分愤怒。 ” 这里的资金已经很有限了,竞争十分激烈。

  LACMA曾发起一项目标6.5亿美元的筹款,该筹款是为支持建筑师彼得·卒姆托(Peter Zumthor)设计的博物馆改造计划,现在距离目标还差2亿美元。但馆内的一位女性发言人认为盖蒂加入募捐竞争不会对她造成困扰。“捐赠成就博物馆的繁荣——其他机构开展筹款计划毫无疑问是有益的。”

盖蒂信托的主席詹姆斯·库诺,图片来源:Sotheby's Museum Network

  盖蒂信托的主席詹姆斯·库诺(James Cuno)则回应道:“(与洛杉矶其他博物馆)竞争不是我们的本意,目前情况也并非如此。我们不会和哈默博物馆(Hammer Museum)或LACMA的董事会成员争夺资源。”同时他还表示,除了筹集资金外,盖蒂博物馆的赞助计划还有其他目标,比如和当地社区建立更深入、更有活力的关系。“这让我们更富有创业精神,更有创造力,也更有魅力。当你不再需要别人的援助、自强自立之时,你就能坚持走自己的路。”

  库诺在2011年上任后拓宽了该机构的支持渠道。过去主要有绘画、摄影、盖蒂别墅博物馆和盖蒂研究所,现在新增了盖蒂保护协会理事会、博物馆馆长理事会、主席国际理事会和一个绘画理事会,都需缴纳年费。库诺说,赞助计划是理事会制度的补充,并旨在“允许更多的人参与”,也是民心所向,“我们经常收到想加入盖蒂之友的请求,但遗憾的是以前我们没有这个计划。”

2016年《罗伯特·梅普索普》位于盖蒂博物馆的展览现场,图片来源:Larchmont Ledger

  收藏家同时也是哈默博物馆监事会成员之一的米海尔·拉里(Mihail Lari)表示,他理解盖蒂博物馆的想法。他对2016年罗伯特·梅普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的展览记忆犹新,那时他就想为博物馆付款,但苦于没有明确的途径。“哈佛大学已经拥有356亿美元的捐赠基金,但许多校友仍在提供巨额捐款,最近每年的捐款甚至都超过10亿美元,”拉里提出,“为什么盖蒂不可以?” 然而他也指出这种情况下存在一个问题,“许多(哈佛)校友认为其他机构更需要他们的支持,所以只是象征性地或者根本不向母校捐款。而盖蒂将面临同样的挑战。”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新闻,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金钱世界》 保罗·盖蒂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文/陈璐、Jori Finkel 译/邓婷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新闻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评论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