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家族用400年的时间改变了世界
2018年04月12日 10:12:25       来源:LCA

  一个改变了世界的家族

  1925年,徐志摩游览欧洲后,在中文世界留下一个美丽的名字——翡冷翠,它又叫佛罗伦萨,这里曾是文艺复兴的心脏。

  提起文艺复兴,很多人最先想到的是但丁、达·芬奇、米开朗基罗、马基雅维利....这些响亮的名字,以及依然屹立在意大利的壮美建筑。不过,所有这些背后,都少不了一个传奇家族的支持——美第奇家族( Medici Family )。

  有人说,如果没有美第奇家族,这场波及世界的文艺复兴,绝不是今天我们所看到的繁荣面貌。我想,这个说法并不为过。

  波提切利于 1475 年创作的《博士来拜》,画中有多位美第奇家族成员

  美第奇家族,是佛罗伦萨 13 至 17 世纪时期的名门望族。家族的成功经营,使两个多世纪的佛罗伦萨成为欧洲贸易和商业中心。

  作为世界商业霸主,家族稳稳占据了欧洲整个文艺复兴时期最辉煌的 400 年。财力虽雄厚,但家族富而不骄,极有文化教养,他们不仅在政治和经济方面做出了巨大贡献,在艺术与建筑史上也为后人留下了珍贵的财富。

  乔凡尼·美第奇

  美第奇家族最早于 12 世纪在意大利佛罗伦萨从事羊毛贸易,13 世纪开始投身于金融业。到了乔凡尼·美第奇( 1360-1429 )时代,他们的银行已是遍布欧洲,英国、法国、德国和尼德兰都有分支。

  毫无疑问,乔凡尼在当时是佛罗伦萨的首富。不过,他除了有敏锐的经商头脑,还颇有政治远见——他适时的赞助了一位准教皇,自己也于 1421 年被选为佛罗伦萨城邦的首长。这一切,为家族的发展奠定了厚实基础。

  可以说,乔凡尼·美第奇是美第奇家族辉煌的奠基者。

  布鲁内莱斯基

  乔凡尼还有一项贡献是,开启了家族赞助艺术家的先例,文艺复兴先驱画家马萨乔和建筑家布鲁内莱斯基都受到过他的资助。

  实际上,今天我们看到的佛罗伦萨建筑,大部分都出自布鲁内莱斯基之手。

  科西莫·美第奇

  乔凡尼为了家族在社会阶梯上再向前迈进一步,他主张儿子科西莫·美第奇( 1389-1464 )娶了西班牙贵族的千金——银行巨头巴迪家族的康特斯娜。

  科西莫继承了家族的优秀商业基因,将金融业务拓展到了北非和土耳其。再加上巴迪家族的大力支持,他不负众望的开创了佛罗伦萨第一个辉煌时代。

  对于艺术、文化与建筑,科西莫同样重视,欧洲第一家公共图书馆——美第奇图书馆就是由他建造。直到现在,这里还保存着包括查士丁尼法典,及但丁等人的珍贵手稿。

  1436 年,在科西莫的资助下,布鲁内莱斯完成了佛罗伦萨圣母百花大教堂的建造。这个震惊世界的圆型穹顶,至今仍是佛罗伦萨的标志。

  佛罗伦萨主教堂圆顶

  晚年的科西莫,对两个儿子期望很高。但由于身体原因,长子皮耶罗在家族事务中没有扮演重要角色,被寄予厚望的弟弟,却又不幸死于父亲之前。

  科西莫因为不幸早逝的儿子痛苦不堪,当他担心家族后继无人时,却从未想到,他的孙子洛伦佐·美第奇( 1449-1492 )将是这个家族最强支柱,也是最知名的美第奇人,后人将其称为“华丽公爵洛伦佐”,他是文艺复兴盛期最著名的艺术赞助人。

  洛伦佐·美第奇

  比起先辈,洛伦佐的文化修养更胜一筹。家族荣耀之外,他还是一位著名的诗人和艺术评论者,身旁聚集着当时最优秀的学者、文人和艺术家。

  洛伦佐亲自提携和资助了三位影响艺术史进程的大师——画出《维纳斯的诞生》和《春》的波提切利、《最后的晚餐》和《蒙娜丽莎》的创作者达·芬奇,以及创作出《创世纪》和雕塑《大卫》的米开朗基罗。

《春》 波提切利

  《最后的晚餐》 达·芬奇

  画家拉斐尔、政治学家马基雅维利和科学家伽利略等,后来也间接受益于洛伦佐,他们在各自领域的杰出成就,为美第奇家族再次增添了伟大的光环。

  洛伦佐时期的美第奇家族,像恒星一样吸引着文艺复兴的巨星,艺术史家瓦萨里曾说:“洛伦佐的时代确实是文人墨客的黄金时代。”

  他是由内而外的喜欢艺术与文化,一有时间,洛伦佐就会逃离佛罗伦萨,到托斯卡纳一个偏僻的郊外别墅,与一群当时优秀的学者、文学家和艺术家待在一起,讨论艺术、研究古希腊、罗马的文化。

  利奥十世

  美第奇家族先后出过多位教皇,在整个欧洲拥有宗教权力几十年。

  1513 年,洛伦佐的二儿子乔凡尼·德·美第奇( 1475-1521 )当选为教皇,取名利奥十世。

  第二年,利奥十世聘请拉斐尔为圣彼得教堂的建筑师,并委托他为西斯廷教堂画壁画,《雅典学院》就是这一时期的杰作。也是在利奥十世的资助和支持下,拉斐尔的才华与作品得以展示,有幸成为意大利文艺复兴三杰之一。

  雅典学院

  10 年后,洛伦佐的侄子朱利奥·美第奇成为继任教皇——克莱门特七世,开始了新一轮的宗教管理。

  拉斐尔最后的作品《基督变容》和米开朗基罗为西斯廷教堂创作的《最后的审判》都来源于克莱门特七世的资助。

《晨和暮》 米开朗基罗

  《昼和夜》 米开朗基罗

  在圣洛伦佐大教堂美第奇家族的陵墓里,米开朗基罗曾被委托制作雕像。

  他的任务是让美第奇家族的陵墓成为经典,但创作盛期的米开朗基罗的成果远超美第奇家族的想象——美第奇要的是“伟大”,米开朗基罗却给出了“不朽”。

  陵墓前的雕像《昼和夜》与《晨和暮》,象征着时间的流逝和时间的力量,斜倚在拱上的裸体男女衬托着上面两位美第奇家族成员的雕像——一位是洛伦佐,另一位是朱莉亚诺。

  受政治因素的影响,这一组雕塑从设计到最终完成历时 15 年之久。雕塑中,下方的四个人物姿态流露出一种不安感,这或许是知天命的米开朗基罗对于意大利命运的担忧,但雕塑中四人的身份至今没有定论。

  有素描基础的人或许会熟悉,在《昼和夜》中,上方端坐的朱利亚诺,他的头部雕塑常被用作石膏画的练习。

  《玛丽王后在马赛港登陆》 鲁本斯

  玛丽·德·美第奇是托斯卡纳大公弗朗切斯科·德·美第奇之女,1600 年嫁给亨利四世,成为其第二任妻子。

  绘画大师鲁本斯在 1621 年到 1630 年期间,为玛丽完成了以《玛丽·美第奇生平》为总标题的一系列历史画巨作。

  文艺复兴盛期过后,美第奇家族仍然延续了艺术赞助的传统,直至家族的最后一刻。

  他们的没落发生在 18 世纪,首要原因是缺乏男性继承人。另外,随着大航海时代的来临,欧洲的中心开始逐渐转移到大西洋沿岸,加上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战乱阻断了和东方贸易的通道,这些都使得深处欧洲内部的意大利大小公国,不可避免的走向了衰落。

  1737 年,第七代托斯卡纳大公吉安·加斯托内·德·美第奇去世,没有留下继承人,声名显赫的美第奇家族的血脉就此断绝,它的光辉灿烂一去不返。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新闻,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新闻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评论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