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古根海姆实习生到全美最大博物馆馆长,饱受赞誉的他告诉你:工商管理与艺术如何完美结合
2018年05月30日 14:56:34    作者:Julia Halperin、Javier Pes   来源:artnet新闻

马克斯·霍莱因(Max Hollein)在德国席恩美术馆(Schirn Kunsthalle)的展览《丹尼尔·里希特:你好,我爱你》(Daniel Richter. Hello, I love you)现场。图片:Hannelore Forester

  本月早些时候,在纽约弗里兹纽约艺博会上(Frieze New York),你可能会发现,即将走马上任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馆长的人马克斯·霍莱因(Max Hollein)悄悄地躲进一个展位,仔细观看美国艺术家福里斯特·贝斯(Forrest Bess)的一幅油画。他低调的独自一人,并没有像预期中那样,被无数人环绕。尽管在其职业生涯初期,马克斯曾在纽约待过几年。但对于这座城市,这位经验丰富的博物馆领导人的仍然面临很多未知。在过去的成绩单之后,人们希望现年48岁的马克斯在8月正式上任大都会新馆长时可以旗开得胜。

Max Hollein(职位: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馆长)职业生涯报告

 马克斯·霍莱因。图片:courtesy of the Fine Arts Museums of San Francisco

  对于马克斯来说,他的第一项挑战就是,如何让博物馆中数量庞大、经验丰富又保守的策展团队认可自己。两年前,当这位奥地利籍的馆长上任旧金山美术馆(FAMSF)——包括旗下的组成部分:荣耀宫(Legion of Honour )和笛洋博物馆(de Young)时,他与馆中的每一位策展人都进行了会谈,上至部门负责人下至策展助理。他问他们的第一个问题都是:你一直梦想要做,但因为没有时间或资源去实现的展览是什么?

  而当马克斯六月底准备离开旧金山时,这些早期会议上被提出的许多想法都已经被实现了—— 这足以证明他在这个进程缓慢的领域中的闪电般的变革能力。

  一个敢言者

  不似旧金山的情况,这次在大都会上任时进行这种全面的会谈,是基本上不可能的,因为相较于旧金山美术馆的18名策展人,大都会的策展人人数高达110人。但那些与马克斯一起工作过的人认为,他会为全美最大的百科全书式的博物馆带来同样的直率和行动精神、以及“快速着手去做"的态度。

  FAMSA的当代艺术策展人Claudia Schmuckli是马克斯相对短暂的旧金山任期中任命的四大主策展人之一(特别的是,这四位都是女性)。“马克斯就如同活化剂,"Claudia Schmuckli说,“他能在任何情况下很快地发现增长的潜力,相应地调整内部结构,并让内外部人员都积极地参与到进程之中。" 

 位于林肯公园的荣誉宫博物馆前安娜·沃恩凯·悦亨廷顿的《El Cid Campeador》。图片:courtesy of the Fine Arts Museums of San Francisco

  事实上,在马克斯就职于文化机构长达20多年的职业生涯中,有一个特点在他身上一直体现着:那就是他能够让人们对他所做的事感到兴奋。“我认为在他的字典中,没有‘不'字 —— 我喜欢这样的他,"FAMSF董事会主席Dede Wilsey说,他是马克斯在旧金山的前一任的CEO。

  一些观察家不愿意看到大都会选择了另一个白人担任馆长(在纽约时报的一篇专栏文章中,艺术史学家Liza Oliver写道:“对于他的录用清楚的显示出,博物馆文化中的隐含偏见依旧持续的影响着大都会对于“合格"的判断。")但是几乎很难找到任何人,当他们谈起马克斯的时候不是在讲他做过的了不起事情。

  那些认识他的人说,他喜欢抛却任何不必要的官僚主义的繁文缛节,通过正面的、一对一的、迅速的方式去产生新想法或是解决问题。 他是新闻工作者们最喜欢的评论人,因为他能够迅速而直接地回答问题——这对于一位博物馆馆长来说是罕见的。“他不希望在他处理事情的时候有任何中间人,无论是策展人还是首席财务官还是任何别的什么,"Wilsey说到,“他是那个掌控者。"

  这些将如何在大都会,这个连墙上的展览标签都需要多层批准的严肃机构落地实现,仍然有待观察。这和马克斯在旧金山美术馆同事兼任馆长和CEO的情况不同,在大都会,他还需要对主席兼CEO的丹尼尔·韦斯(Daniel Weiss)负责。

  “我不知道这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因为我认为他已经习惯于做一个完全的掌控者,"Wilsey说到,“但是我对马克斯的了解是,如果他认为他做不到,他就不会接下这份工作。"

Joan Miró的孙子Joan Punyet Miró,法兰克福市长Peter Feldmann; 以及时任席恩美术馆(Schirn Kunsthalle)总监的马克斯·霍莱因在2016年席恩美术馆举办的展览“Joan Miró. Widbilder,Weltenbilder"上。图片:拍摄:Hannelore Foerster / Getty Images

  艺术世家

  马克斯的血液中就流淌着艺术的气息。 作为普利兹克奖得主奥地利建筑师汉斯·霍莱因(Hans Hollein)之子,他的成长过程中随处可见艺术家和博物馆专业人士的身影——这为他从事艺术职业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他曾表示,他学习艺术史的同时学习工商管理,对父亲而言,是一个叛逆的行为。

  所罗门· R· 古根海姆博物馆的前任馆长托马斯·克雷恩斯(Thomas Krens)曾经与马克斯的父亲一起在最终未能实现的萨尔茨堡分部项目工作。 他回忆到,在马克斯21岁时,马克斯身为时装设计师的母亲向他推荐,建议雇用马克思为实习生。最终,这个优秀的年轻人得以转正。在古根海姆开始在全球扩张的时代,一度成为克雷恩斯的首席参谋兼欧洲关系经理。

  “马克斯那时学到的,不止是做一项工作," 克雷恩斯说,“他必须同时兼顾25项工作,与不同的国家、受托人和艺术家打交道,并且在紧迫的时间压力下找到同时解决所有问题的方法。"

  那六年在古根海姆的经历对于马克斯的行为风格有重大影响。他学习了美国的筹款方式——一种对企业赞助富有创作力的、友好性的方式。他还在与德意志银行的长期合作关系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这个合作伙伴委任过许多当代艺术家的创作。

  “他非常有雄心壮志," 克雷恩斯回忆道,“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他想要的不止是做终身助理或首席主管。他想要的是有机会发展自己的平台。"

 装置《购物》(Shopping,2002)在Galeria Kaufhof的外观图,该项目是当地百货公司 Schirn和艺术家巴巴拉·克鲁格(Barbara Kruger)之间的合作项目。图片:©Schirn Kunsthalle Frankfurt

  自我打拼

  机遇在2001年的时候降临。

  当时31岁的马克斯被邀请去重振法兰克福濒临倒闭的席恩美术馆(Schirn Kunsthalle)。当时,美术馆的参观人数和公众关注度都非常的低,以至于当地政治家们正在争论,是否要关闭这个空间——但是马克斯迅速扭转了博物馆的轨迹。

  他通过一系列雄心勃勃的展览计划和重要公共空间委任艺术作品提高了参观人数。比如将巨大的巴巴拉·克鲁格(Barbara Kruger)壁画贴满一家百货商店大楼,这让一个关于艺术和消费文化展览的广告效果翻了倍。

  一年后,德国时代周刊(Die Zeit)称席恩美术馆为“德国最激动人心的展览空间。"

  2006年,马克斯在领导席恩美术馆的同时,还接管了收藏中世纪后期至当代艺术的Städel博物馆以及以持有早期埃及古典雕塑而闻名的Liebieghaus雕塑收藏基金,从而扩大了他的事业。他很快加强了前者的当代艺术项目计划,并开始筹集资金建立博物馆来容纳他宏大的计划。5200万欧元的扩张预算中,有一半来自私人捐助者,这在德国很少见。

  “在法兰克福筹款并不容易,但他还是成功地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并筹集到了为博物馆扩建的资金,"同样来自奥地利的艺术品经销商Thaddaeus Ropac指出。“但更重要的是,他成功地建立了一种文化中的共同责任感,这是以前没有真正存在过的。"对于最近面临财政困难的大都会,精明的马克斯是合适的人选,他将会为在2020年之前重新平衡其预算的计划而努力。

 装置《DOUG AITKEN》(第一首歌)。图片:©Schirn Kunsthalle 法兰克福,2015,照片:Norbert Miguletz

  艺术家之选

  马克斯既能跟高雅晚宴中的慷慨捐赠者愉快聊天,同样也享受在酒吧和艺术家们高谈阔论。与马克斯一起在Städel的一个项目上工作过的艺术家Erwin Wurm说:“他可以保证一切在轻松的同时又有条理。"

  另一个艺术家Doug Aitken回忆第一次起与马克斯相见时的场景,那时的马克斯刚20岁出头,两个人都住在纽约。“当时我去赴一场晚宴(或者酒会),马克斯也在那里,"他讲到,“我们就艺术的话题展开了一场极棒的讨论。他就如同我们中的一员,唯一的区别在于穿着更好的西服套装。"Doug Aitken称马克斯是“极少数的真正能理解艺术家的馆长之一"。

  数十年后,在旧金山,马克斯也给艺术家Lynn Hershman Leeson留下了深刻的印象。Hershman在1973年与艺术家Joseph Beuys一起参加了一个小组,并首次与马克斯的父亲见面。在他到达加利福尼亚州参观工作室的时候,年轻的马克斯发现两人都很喜欢奥地利后朋克乐队Hotel Morphila Orchester。两人一拍即合。

  Hershman说,马克斯去美国东岸发展后,其对旧金山这座城市的影响依然将持续很久。“就像他打开了一闪窗,新鲜的空气吹了进来,对我们的感官产生了极大的触动,并有可能重新想象艺术影响的可能性,"她说,“这是太好的事情。"

  她回忆起她最近与Aitken就马克斯进行的一次讨论。“我们同意,尽管他穿着西服套装,"她说,“马克斯具备着一个艺术家的本能。"

  这种敏感性和可变性能使他很好地在拥有美国最大捐赠基金之一的文化机构中发挥作用。尽管在过去的一年中,大都会已经受到了一系列的争议,面临一系列公关压力:从前任馆长托马斯·坎贝尔的动荡离职,到受到备受批评的向州外游客收取25美元的门票的决定。 还有最近,博物馆的天主教主题服装研究会的展览也引发了一些争论。

  “像大都会博物馆这样的大型博物馆有许多内部和外部的利益相关者,有时候他们会有相反的利益诉求,"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Rijksmuseum)前任主管Wim Pijbes指出。“最大的挑战将是在保持每个人都满意和实现自己的雄心壮志之间找到适当的平衡点。"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新闻,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马克斯·霍莱因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Julia Halperin、Javier Pes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新闻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评论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