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长路,如何寻回我们的国宝?加拿大也许可以上一课
2018年07月03日 11:47:50    作者:文/Kate Brown 译/Elaine   来源:artnet新闻

 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温哥华,矗立的图腾柱。图片:by Robert Giroux/Getty Images

  加拿大自由党议员Bill Casey在最近一次前往新斯科舍省(Nova Scotia)一个原住民文化中心参观时,被其中一件刺绣工艺十分精美的袍子深深吸引。之后,他从策展人那儿惊讶地得知这件作品并不是原物,而是一件复制品。

  这件在新斯科舍省Millbrook 文化和遗产中心内的藏品,是一件能够以假乱真的19世纪密卡茂族(Mi'kmaq)服饰的复制品,而本尊则被放在了澳大利亚墨尔本一家博物馆的抽屉里。

  密卡茂族已经为争取回这件藏品奋斗了十年,而这个问题其实也一直困扰着加拿大甚至其他国家原住民群体。现在,对于这一行动的支持迎来了一次前所未有的高潮。

  全球潮流的转变

  加拿大推动这次文物归还行动的契机,是全球都在愈发关注文化遗产真正归属权这一长久悬而未决的问题。在欧洲,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已经承诺在未来五年内,将把归还法国拥有的非洲文物作为首要事项,而德国近日也推出了有关如何处理殖民时期掠夺而来的大批藏品的规范守则。

  Cumberland-Colchester区自由党议员Bill Casey

  然而,像加拿大这样之前也被欧洲殖民的国家在这一事件上就处于完全不同的立场。这些呼吁文物归还的群体并不是在另一片大洲,而就在本国境内。同时,这些族群所要求归还的物品很多都在国外,这样也就牵涉到了外交方面的因素。当然,更让人觉得痛心的是,很多原住民文化遗产虽然都被加拿大的博物馆纳为收藏,但对于原住民群体来说依旧是看得见却摸不着。

  作为加拿大联邦议院的成员之一,代表了Millbrook的议员Casey对那次的文化中心之行十分有感触。从那之后,他就开始建立起一个全国性战略来帮助原住民群体从国外机构和加拿大本土机构争取回他们的文物。

  今年2月,他提出了一项名为《原住民文化财产遣返行动》的议案(称为C-391议案),目的在于为文物归还这条路扫除障碍。这一议案截止至6月7日已经获得了两轮一致通过的通票表决。现在,它将被送往加拿大遗产常设委员会作进一步研究讨论。要等议案真正成为法律生效可能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但这已经起了一个不错的开头。议会将在今年秋天进一步讨论议案。

  Bill Casey的Facebook推文:这月@BillCaseyNS的封面图片是Mi`kmaw首领的衣袍,据说是由Samuel Huyghue于1843年购得。从1892年起,这件衣服就被放在了澳大利亚墨尔本的维多利亚博物馆内。Millbrook文化和遗产中心希望能够拿回这件文化。我所提出的C-391议案将推行一个全国性的文物遣返战略。第一次的讨论将于4月26日举行。

  “通过和许多原住民团体的相关人士进行谈话后,我了解到这样一个帮助原住民要回被国外博物馆收藏的艺术品并带回加拿大的战略计划应该早就被提出,"Casey在今年6月加拿大众议院的一轮投票过后这样说到。“对于很多原住民族群来说,有些庆典用的器物早在几百年前就已经被侵略者夺取,成为他们的文化遗产和身份象征中重要的缺失部分。"

  出人意料的议案

  在今年有关C-391议案的消息刚传出时,一下子让几家博物馆感到措手不及。“老实说,这个议案一出来时让我们着实惊讶了一下,"加拿大博物馆协会的执行主席兼CEO John McAvity表示。“这条法案的出发点是好的,但对于已经在追讨文物上开展了超过35年行动的加拿大各大博物馆来说,并不是一件必要的事情。"

  确实,过去几年间包括芝加哥自然博物馆、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皇家博物馆等机构都已经向加拿大的原住民群体归还了原属于他们的文物。不过,这项新法案的用意是建立一个全国性的支持体系,包括提供部分资金用于运输和存储物品,来让这一行动更容易开展。

  McAvity表示自己非常支持这一议案,并相信这会让这些原住民群体更好地接触到自己的文化遗产。然而,他也指出其中有需要修改的部分。比如,他认为人类遗体目前并不包含在符合条件的追讨物品中,但它确实各国最想要追回的文物之一。

  左:Robert J. Flaherty购得的一顶夏日童帽,作为皇家安大略美术馆First People展厅的展出部分。右:Lakota Sioux部落领袖Sitting Bull的战时用头饰和头饰套。图片: courtesy of the Royal Ontario Museum

  文物流落在何方?

  那么这些本属于原住民部落的文化财产是如何从创造者的身边进入了博物馆收藏内的?

  虽然有些文物是机构通过合法的购买和他人捐赠渠道而获得,但另外那些则是加拿大官方非法没收的。1885年至1951年间,联邦政府禁止原住民部落举行传统的“炫富"庆典——这是西北地区的原住民用来纪念重要事件的传统仪式,原因是为了让原住民能够被其他文化同化并尽量克制自己的文化表达。在著名的1921年Cranmer庆典中,当局逮捕了45名参与者,还在过程中卷走了很多庆典用具。

  这么多年来,这些庆典上搜刮来的工艺品包括庆典服饰、舞蹈面具等都一一流入了各家博物馆,其中包括渥太华加拿大历史博物馆、多伦多的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这些重要的文化艺术品都被当权者打着‘文化保护'的旗号殖民掠夺般地偷走或直接拿走,'"加拿大遗产局发言人Mélanie Joly在回应Casey的法案时这样说道。

  尽管面对这一问题的意愿都越来越强,但有关归还方面的分歧仍旧存在,而且一些非常受争议的归还请求也未能解决。去年12月,《APTN 新闻》报道,爱丁堡的苏格兰国家博物馆保存有加拿大Beothuk部落最后两名成员的遗体。

  爱丁堡的苏格兰国家博物馆。图片: courtesy of Wikimedia Commons

  尽管Beothuk这个部落随着欧洲殖民者的入侵也随之消失,但这一地区其他的原住民部落仍然在竭尽全力追回这两具遗体。苏格兰国家博物馆作为藏品的看管方已经表示他们只会考虑由加拿大联邦政府发出的请求。

  最终,加拿大在2016年递交了一份“官方"申请,但事情到现在仍未解决。在这篇文章写成时,Demasduit和她的丈夫,一位名叫Nonosabasut的首领的遗体以及其他10多件从坟墓里挖出的陪葬品都还存放在爱丁堡。苏格兰博物馆协会对加拿大的请求进行了反击,其中一条理由是已经没有活着的Beothuk部落后裔。

  长路漫漫

  加拿大博物馆协会主席McAvity仍旧记得当他第一次听到“文化遣送"的时候。当时是在1970年代,在西海岸召开的一次加拿大博物馆会议。“一位来自Haida族国的女士孤身一人在会场上站了起来,谈到文物遣送的问题,"他回忆道。那时整个房间都陷入了沉默,“我们大部分人从没有听到过这个词或了解这个概念。这对我来说是起着关键作用的一刻。"

  自那以后,很多方面发生了改变。目前的讨论已经扩展到在加拿大境内,联邦政府是否有必要对原住民族群进行补偿。

  2008年,加拿大建立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真相与和解委员会(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2015年,他们发布了94项提议为土著人民带来修复性正义。从1880年代起至20世纪,加拿大政府实行着一种残酷的寄宿制学校系统,强行将原住民孩童从自己的父母身边长期隔离,试图“‘孩子们体内的印第安血统消灭,'"加拿大前首相史蒂芬·哈珀(Stephen Harper)在2008年的一封官方致歉信中写道。

  柏林Humboldt Box博物馆内展出的一幅Kwakiutl面具。这一族群生活在加拿大西海岸。图片:JOHN MACDOUGALL/AFP/Getty Images

  一项针对博物馆的呼吁行动要求全国上下对现行的政策和实践进行检视,确定博物馆的行为是否符合联合国2007年的《原住民族权利宣言》(Declaration on the Rights of Indigenous Peoples)的准则。作为回应,加拿大博物馆协会今年5月启动了一个15人的工作小组,其中成员来自各个国家级博物馆和原住民文化机构的重要人士。

  “我们现在在做的,只是化解寄宿学校遗留下来的黑暗经历的其中一步。在这段历史中,原住民群体的文化遗产和知识被全面否认,或者说他们代代相传的文化和传统知识被戛然而止。这是我们的讨论中最核心的问题," Aanischaaukamikw Cree文化研究所的执行馆长Sarah Pash说,同时她也是15人工作小组的一员以及加拿大博物馆协会委员会成员之一。

  接下来三年里,这支特别工作小组将主要处理与原住民的艺术相关的问题,包括作品的归还等。Casey的议案也将会被再次讨论。

  “这么多年来,博物馆对于‘归还'这词几乎一直是闭口不谈," McAvity说。“但这一切改变得很快,我们很快将面临新的现实。"

  新对话的产生

  近年来,加拿大的博物馆与原住民族群的合作越来越紧密。然而Pash表示各大机构在让原住民领导文物归还这件事情上也需加谨慎,尤其是那些族群中的年长者可能会具备特有的知识来追溯这些物件已经遗失的拥有权历史。

  加拿大维多利亚皇家不列颠哥伦比亚博物馆内的第一民族(原住民族)展览。图片:Adam Jones via Wikimedia Commons

  一些拥护者认为Casey的议案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提出了财政支持,让那些原住民部落可以建造存储设施或文化机构来安放他们的文化艺术品。McAvity指出有些族群在过去因为没有能力安全地保存这些物品,而放弃了追讨。

  然而,也有人担心增加的资金可能会将现在这股文物追诉的风潮变为了一股洪流。如果这项议案最终通过的话,加拿大的博物馆会不会被搬空?McAvity的回答是不会。相反,这项法案很有可能会导致更多博物馆的出现——由那些对自己的历史具备专业知识的原住民运营的博物馆。

  “家族是我们的珍贵宝藏,"最近被维多利亚皇家BC博物馆任命为文物追回专员的艺术家兼教育者Lou-ann Ika'wega Neel对artnet新闻表示。“当我们得知自己的家族成员被储藏在遥远异乡的博物馆柜子里、地下室或是阁楼上,总是会感到心碎。"(皇家博物馆也拥有数件在20世纪早期从原住民庆典中没收而来的文物。)

 Bill Casey在C-391议案(《原住民文化财产遣返行动》法案)第二次宣读时讲话。图片:courtesy of Bill Casey via Facebook

  Neel在担任新角色的过程中想到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点子:让原住民族群的艺术家们为加拿大的博物馆创作这些文物的复制品,而博物馆中的原件就可以回到他们各自的族群了。

  “这些复制品可以配上更多的信息放在博物馆里,这样它们就能继续作为教育工具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进行学习,"Neel说。“参观者会了解到我们的文化并没有死或者快要销声匿迹了。我们依旧在这里活跃着。"

  最近几个月里,澳大利亚驻加拿大大使Natasha Smith就Mi`kmaq服饰的问题找到了Casey。Millbrook文化中心目前正在和澳大利亚以及第一民族博物馆进行积极沟通,希望能够尽快拿回这件服饰文物。

  “这并不是一桩国与国之间的谈判,而是一次相距1.5万公里的原住民对原住民之间的谈判,"Casey说。“当大使联系我的时候,她提到‘如果我们自己没有准备好这么做的话,又该如何要求其他国家归还这些物品呢?'我也被她问倒了。看来这(文物遣返)已经形成了一定的影响。"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新闻,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国宝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文/Kate Brown 译/Elaine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新闻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评论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