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新意:草间弥生的“无限镜屋”要如何打破网红标签
2018年08月02日 09:36:06    作者:文/Sarah Cascone 译/Yutong Yu   来源:artnet新闻

  日本东京,草间弥生与其近作在一起,2016。图片:by Tomoaki Makino, ©Yayoi Kusama

  当代艺术界的头号“网红”草间弥生继续着她在北美地区的支配地位,这位八旬老人在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Cleveland Museum of Art)的大型展览“草间弥生:无限镜屋”(Yayoi Kusama: Infinity Mirrors)已经于7月7号开幕。观众们可以在标志性万花筒式空间中获得完美自拍的同时,展览的体验似乎也从两个主要方面发生了变化:首先,不再有望不到尽头的排队,而且,在此前巡展几站的基础上,策展团队也进行了“添砖加瓦”。

  “和前几站巡展不一样,这里没有观众等待的长龙,”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负责观众反馈及服务方面的总监Elizabeth Bolander告诉artnet新闻。博物馆通过限量预购的方式已经售出约一半的门票,但对于那些没来得及提前几个月制定来访计划的观众来说,也可以选择排队。

  草间弥生2007年的作品《圆点的困扰——当爱转变成圆点》(Dots Obsession – Love Transformed Into Dots)在赫希洪美术馆和雕塑园中。图片:by Cathy Carver, courtesy of Ota Fine Arts, Tokyo/Singapore; Victoria Miro, London; David Zwirner, New York. © Yayoi Kusama

  剩余的门票会在每周的固定时间以15分钟为间隔释出,感兴趣的访客可在每周一上午通过网络和电话进行预约。“这样人们就不用远道而来还排几个小时的长队,会方便一些,”Bolander说,“我们希望既能有很好的观展体验,又给想来看展的人们提供尽可能多的门票。”

  对于那些已经参加过前几站中巡展的观众来说(华盛顿赫希洪美术馆和雕塑园(Hirshhorn Museum and Sculpture Garden in Washington, DC)、西雅图艺术博物馆(Seattle Art Museum)、洛杉矶布洛德博物馆(the Broad in Los Angeles)、多伦多安大略省美术馆(Art Gallery of Ontario in Toronto)),作为倒数第二站的克利夫兰美术馆为观众们再次前来观展提供了一个理由,包括一些独家的新作(“无限镜屋”全球巡展将于明年初在亚特兰大高级艺术博物馆的展览后正式结束)。

  “我们有所有观众最爱的作品,还有几件克利夫兰的独家作品,”Bolander说。这些作品包括两件雕塑(一件是克里夫兰艺术博物馆的馆藏,另一件来自附近的阿克伦艺术博物馆)、一个补充版的“无限镜屋”,以及一件名为《树上上升的波尔卡圆点》(Ascension of Polka Dots on the Trees)的户外装置作品——当观众们接近博物馆大楼时就可以看到它。

草间弥生,《我对南瓜永恒的爱》(All the Eternal Love I Have for the Pumpkins),2016。图片:by Cathy Carver, courtesy of Ota Fine Arts, Tokyo/Singapore; Victoria Miro, London; David Zwirner, New York. © Yayoi Kusama

  “大约有十几颗树被包裹上了草间弥生标志性的波尔卡圆点图案织物,”策展人Reto Thüring告诉artnet新闻,“博物馆因而有了华丽的外部空间,我们把它们作为一种作为展览一部分的视觉引导。”(Thüring是克里夫兰艺术博物馆现当代及装饰艺术、表演艺术部门的负责人,同时也是一位当代艺术策展人)

  这件场域特定作品是在艺术家仔细的指导下完成的。博物馆与欧洲的几位纺织品商合作,来制作这种红白纹样、耐久又具有不错延展度的织物。草间弥生和她的工作室也与Thüring保持着紧密联系,最终投入生产前会由她们把关,以确保每个树干都能被包裹。

  草间弥生作品《树上上升的波尔卡圆点》在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的展览现场。图片:by David Brichford, courtesy of the Cleveland Museum of Art, ©Yayoi Kusama

  “我们非常开心能把这个展览带到博物馆的室外空间,”Bolander说。即便观众没能买到入场门票也可以因此感受到这个展览的气氛,“访客在进入博物馆大门之前就可以感受到这种炫目的草间弥生风格。”

  “草间弥生眼中由圆点构成的世界在她的作品得到了诗意的表达,因为这其中包含了自然环境,”Thüring补充道,“这个主题在博物馆中庭也得到了延续,我们试图营造一种吸引观众深入美术馆的叙事。

草间弥生在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呈现的作品《Where the Lights in My Heart Go》(2016)及《水仙花园》。图片:by David Brichford, courtesy of the Cleveland Museum of Art

  为了达成以上的目标,博物馆增加了草间弥生2016年的作品《我心里的光去向何处》(Where the Lights in My Heart Go),这件作品在本次巡展中的任何一站都没有出现过。这是一个被镜子覆盖了每个面(包括内外部的墙面、地面和顶面)的“银色盒子”,唯一能透光的地方是表面刻意刺穿的许多小孔。Thüring说,“作品内部是非常宽阔且黑暗的空间,其间散布的那些小点发出的光就像星星一样。”

  “这件作品为无限镜屋增加了一重维度,因为这是第一件不使用人工照明的作品,”Thüring解释说,博物馆很幸运地获得了一位董事的资金支持,“我们从一开始就知道它和博物馆的中庭空间是非常合适的,因为这里都是自然光,这件作品增强了观众的体验感。”

 草间弥生,《我心中的光在哪里》,2016。图片:courtesy Ota Fine Arts, Tokyo/Singapore/Shanghai and Victoria Miro, London/Venice, ©Yayoi Kusama

  (关于是否应该在里面拍摄照片的问题仍然争执不休,“我还没有对这种做法感到厌倦,”Thüring认为,“我想这么做是可行的。虽然当我进入一个这样的空间时拍照只会是我最后想到的事——我更喜欢观看。”)

  这件灵感来源于日本传统茶室的作品2016年在伦敦维多利亚·米罗画廊(Victoria Miro)首次亮相,之前没有在美国进行展出,除了巴塞尔迈阿密海滩艺术博览会(Art Basel in Miami Beach)(2018年7月5号到10月28号期间,人们也可以在马萨诸塞州林肯de Cordova雕塑公园及博物馆看到它)。

  草间弥生“无限镜屋”中的《水仙花园》在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展览现场。图片:by David Brichford, courtesy of the Cleveland Museum of Art

  在克利夫兰的展馆中,《我心中的光去向何处》被《水仙花园》(Narcissus Garden)中的银色不锈钢球所围绕,后者在多伦多安大略省美术馆的那站展览中也曾出现。《水仙花园》是艺术家在1966年为威尼斯双年展而创作的,在英格兰的查茨沃斯庄园(Chatsworth House,2009)和美国的菲利普·约翰逊“天堂玻璃屋”(Philip Johnson’s Glass House,2016)被重新展出。MoMA PS1也将此作品带到了纽约皇后区罗克威海滩重新开放的一个废弃军事基地中。

  “因为有着场域特定的性质,所以每次这件作品被放置在不同的地方时看起来也不一样,这取决于哪家机构想要陈列它,”Thüring说,“我们基本把无限镜屋整合到了《水仙花园》的整体布局中。”

  “中庭里,这些光滑反射的表面会被组合成一种炫目的形态,”他补充说,“我觉得效果肯定会很壮观。”

 “草间弥生:无限镜屋”在华盛顿赫希洪美术馆和雕塑园的展览现场。从左至右:《Ennui》(1976),《Accumulation》(1962-1964),《Red Stripes》(1965),《Arm Chair》(1963)。图片:by Cathy Carver, ©Yayoi Kusama

  展览其他的部分就与前几站巡展一样,综合呈现了草间弥生的艺术生涯——从私密器官形态的“penis chairs”、上世纪60年代在纽约做的“发生”(Happenings)系列行为的文献资料到无限视觉扩张的镜屋、色彩丰富且具有互动性的“白色房间”,以及“无限之网”(Infinity Nets)和“我永恒的灵魂”(My Eternal Soul)系列中的部分画作。

  当然也保留了那些“麻烦”——至少对自拍控们来说是这样——无限镜屋内只允许停留30秒。“根据艺术家的意图,每个房间中的体验时间控制在20至30秒之间为宜,”Bolander说。所以大家都说,忍受被展览吸引而来的密集人群是“必须的步骤”。

  本次巡展的首站赫希洪美术馆在会员注册方面已经有了6566%的疯狂增长率,这阵热潮也扩散到了克利夫兰。“我们已经在展前售出了数千个会员资格,”Bolander说,在第一次会员专属预购时,“我们在那天内售出了超出预期的门票数量,大概有两万多张。”

草间弥生,《无限镜屋——百万光年外的灵魂》(Infinity Mirrored Room – The Souls of Millions of Light Years Away, 2013)。图片:by Cathy Carver, courtesy of David Zwirner, New York. Photo, ©Yayoi Kusama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预计将在展览期间迎来约十万名艺术爱好者,展馆将在每周二、四晚延长开放,也是为了满足观众们的需求。“我们将持续关注观众的反馈、了解他们倾向怎样的观展体验,并在可能的条件下多做一些,”Bolander说道。

  如果当前预计的观展人数是准确的话,那么“草间弥生:无限镜屋”就将是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自2014年翻新扩建以来观展人数第二多的展览,仅此于“在现代花园中作画:从莫奈到马蒂斯”(Painting the Modern Garden: Monet to Matisse)。同时,草间弥生展览也将位居近三十年来该博物馆的“十大展览”榜单中,头名是“埃及的耀眼太阳:阿蒙霍特普二世和他的世界”(Egypt’s Dazzling Sun: Amenhotep II and His World),这场1992年举办的展览吸引了186139名观众。

  虽然因为目前展厅的承载量限制,草间弥生展览不太可能拥有超越史上第一名的参观人数,但克利夫兰方面仍然确信这个展览会是一个热点。“很多观众之前没有来过克利夫兰,”Bolander说,“我们也非常期待了解有多少观众购买了门票。”

  欣赏更多来自展览现场的图片:

  “草间弥生:无限镜屋”正在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展出。

  地点:美国俄亥俄州克利夫兰东大道11150号

  展期:2018年7月7日至9月30日

  之后将于2018年11月18日至次年2月17日在美国亚特兰大高级艺术博物馆展出。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新闻,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草间弥生 “无限镜屋”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文/Sarah Cascone 译/Yutong Yu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新闻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评论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