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了解的“波点婆婆”?这里有五个关于草间弥生的秘密
2018年09月12日 15:17:04    作者:文/Sarah Cascone 译/Weixin Jin   来源:artnet新闻

 Heather Lenz拍摄的传记电影《草间弥生的生活》(Kusama - Infinity)中记录了1965年草间弥生在荷兰海牙Orez 画廊时的场景。图片:by Harrie Verstappen, courtesy Magnolia Pictures

  在艺术界,草间弥生早已经成为这个时代的巨星和“流量担当”。来自全世界各地的观众需要等上几个小时,才能有机会和她的无限镜屋、波点南瓜合张影。然而,从20世纪70年代以来,这位日本艺术家就一直住在精神病院,这说明在她丰富多彩的世界里残存着一些看不到的黑暗。正如这部全新传记电影中所提到的那样,通往成功的道路往往漫长而曲折,这条路考验着艺术家的控制力、可塑性及应变能力。

  在Heather Lenz拍摄的传记电影《草间弥生的生活》(Kusama - Infinity)中,对艺术家的精神状况进行了全面审视,包括了她1973年令人不寒而栗的《曼哈顿自杀狂诗》(Manhattan Suicide Addict Poem)以及她在纽约公寓的坠楼事件。

  幸好,该纪录片最终还是以草间弥生一段积极乐观的话为结语:

  “我处在人生的最后阶段,我要将我全部的精力都奉献给我的作品,我想永远活着。”

  与此同时,这部电影还着重介绍了草间弥生的开拓创新精神,从她创作的青铜裸体雕像、1966年威尼斯双年展上呈现的《水仙花园》(Narcissus Garden)中的镜像球,在纽约中央公园画裸体,再到她用著名的无限镜屋转变了艺术的概念。尽管处在男性占主导地位的艺术领域,她却以亚洲女性艺术家的身份自成一格,用无尽的创意和无所畏惧的精神滋养着她的创作。

  在这部传记电影《草间弥生的生活》发行之际,artnet新闻将为你揭晓有关草间弥生你所不知道的五件轶事。

  草间弥生,1939。图片:courtesy of Ota Fine Arts, Tokyo/©Yayoi Kusama, Yayoi Kusama Studio Inc

  母亲的反对使草间弥生燃起心中的那把火

  影片中揭露,造成草间弥生疯狂作画的一部分原因是,她需要抢在被母亲批评之前,抓紧把她的画画完。直到今天,这样的工作节奏一直影响着她。1989年,亚洲艺术资深策展人孟璐(Alexandra Munroe)在纽约国际当代艺术中心(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Contemporary Arts)为草间弥生策划了回顾展。这场展览将近二十年来默默无闻的草间弥生带回了公众的视野,孟璐解释道:“在她的作品被(母亲)撕掉之前,她得速战速决。”

  草间弥生的精神疾病很有可能源于她童年时经历的痛苦,她在小时候就已经意识到父亲生性风流。如今,草间弥生虽名声大噪,但很显然她被生活折磨得伤痕累累,并拒绝成年后的一切性行为(影片中透露了她与约瑟夫·康奈尔(Joseph Cornell)的关系,据她自称,因为“他和我都不喜欢做爱,所以我们维持着柏拉图式的恋爱关系。”)


 草间弥生在她纽约的工作室,1968。图片:©Yayoi Kusama, Yayoi Kusama Studio Inc

  草间弥生在美国实践了第一场同性婚姻

  草间弥生虽然对身体接触有自己的分寸,但当她谈到性取向时,思想却是进步的。作为精明的自我营销家,她曾在其新闻稿中发表过她“偶发艺术”(Happenings)行为的照片。在她的家乡,这种以裸体形式出现的艺术会被冠以“贱民”的称呼。据当时的通稿称,“偶发艺术”行为里包括了美国的第一场同性恋婚姻。

  草间弥生在声明中提到,“这场婚姻的目的是将一直隐秘的内容公之于众。爱可以是自由的,但为了追求自由恋爱,爱必须从社会强加的所有性饥渴(Sexual Frustration)中解放出来。同性恋是一种正常的身体及心理反应,既不应被赞扬也不应被谴责。”

 卢卡斯·萨马拉斯,《房间2》(又称镜屋,Room No. 2, popularly known as the Mirrored Room),1966。早在1966年以前,草间弥生就在纽约展出过她的首个《无限镜屋》。图片:courtesy of Pace Gallery

  草间弥生的作品“影响了”众多男性艺术家

  安迪·沃霍尔、克莱斯‧欧登柏格(Claes Oldenburg)还有卢卡斯·萨马拉斯(Lucas Samaras)有什么共同之处?按照这部影片的叙述,他们都剽窃了草间弥生的艺术概念。在她推出新作后,与她类似的作品总是层出不穷。

  1963年,克莱斯‧欧登柏格、草间弥生、杰克逊·波洛克、唐纳德·贾德、安迪·沃霍尔等艺术家的作品一同在纽约绿画廊(Green Gallery)参展,其中草间弥生展示了她创作的一件阴茎型沙发。克莱斯‧欧登柏格创作了一件悬挂式纸塑西装。之后那年,从未对传统女工缝纫技艺感兴趣的克莱斯‧欧登柏格,首次展出了他著名的软雕塑(soft sculpture,译者注:软雕塑是由帆布、绳、乙烯基、胶乳等制成的雕塑品)。草间弥生后来回忆道,在开幕式上,克莱斯‧欧登柏格的妻子Patty Mucha来到她面前说:“草间弥生,我很抱歉。”

 草间弥生与她的作品合影。图片:©Yayoi Kusama and Yayoi Kusama Studios Inc

  1963年,草间弥生名为“聚:千舟集”(Aggregation: One Thousand Boats)的展览在纽约Gertrude Stein画廊举行,安迪·沃霍尔对这件覆盖了地板、墙壁和天花板,展厅只重复出现一件雕塑照片的展览产生了深刻印象。三年后,他就在Leo Castelli画廊展出了他的母牛系列,“安迪·沃霍尔拿了我的创作,加以复制后还参展了!”草间弥生说。

  最离谱的就是卢卡斯·萨马拉斯了。1966年,卢卡斯·萨马拉斯在纽约佩斯画廊开启了他全新的艺术实践——沉浸式镜像装置《房间2》。而就在他这件作品问世前的几个月,草间弥生创作的艺术界首间镜像空间《Peep Show》和《无限的爱》(Endless Love Show)刚在纽约Castellane画廊首展过。

  对草间弥生而言,这些深受她重复图纹影响,还因此获益的白人男性艺术家,就像是晴天霹雳。按这部影片的叙述,这些事件是使她情绪低落、返回日本的原因。

  草间弥生与乔治亚·欧姬芙的书信往来,1955。图片:courtesy of Yayoi Kusama Studio Inc

  乔治亚·欧姬芙(Georgia O' Keeffe)是草间弥生的导师

  还是新晋画家的草间弥生就被乔治亚·欧姬芙的画作所折服,她写信给这位老艺术家,并把自己的画作寄给她,以寻求帮助。草间弥生写道:“我刚刚迈出了成为画家所需要经历的第一步,请您给我指指路?”

  乔治亚·欧姬芙从偏远的新墨西哥州沙漠回信给她,并在草间弥生搬到纽约之后,为她引荐了不少人。两人甚至见过一次,草间弥生称是欧姬芙给了她离开日本的勇气。

  时至今日,这两位艺术家在拍场中的战绩出色。乔治亚·欧姬芙成为拍卖史上缔造了最贵艺术作品的女性艺术家,2014年她那幅《曼陀罗/白花一号》(Jimson Weed/White Flower No. 1)以4440万美元在纽约苏富比成交。2018年,草间弥生横扫所有女性艺术家拍场上的销售总额,仅今年一年就为艺术市场注资6420万美元(当然了,热火朝天的草间弥生大展也将她推向最成功艺术家的宝座)。

 1961年,草间弥生与在纽约Stephen Radich 画廊展出的作品《无限的网》。艺术家弗兰克·斯特拉用分期付款方式买走了草间弥生的一张参展作品。图片:courtesy of Yayoi Kusama Studio Inc

  弗兰克·斯特拉是首批收藏草间弥生作品的藏家

  1961年,艺术家弗兰克·斯特拉(Frank Stella)在纽约Stephen Radich画廊看中了草间弥生的《无限的网》系列(Infinity Net)。当时,斯特拉考虑到它的价格,就以分期付款的方式将一幅售价为75美元,黄色调的《无限的网》收入囊中。按电影彩蛋中的爆料,斯特拉最后以75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这幅画,相当划算了!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新闻,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草间弥生 
文/Sarah Cascone 译/Weixin Jin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新闻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评论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