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灵魂,充满力量”的丁托列托诞辰500周年时,威尼斯为他献上了多少大展
2018年09月13日 09:33:02    作者:文/Hannah McGivern、翁家若 译/Serein Liu   来源:TANC

  丁托列托《奴隶的奇迹》The Miracle of the Slave,1548年

  雅各布·鲁布提·丁托列托(Jacopo Robusti Tintoretto,约1518-1594年)是16世纪文艺复兴晚期巨匠,与提香、委罗内塞并称为威尼斯画派“三杰”。为纪念意大利文艺复兴晚期巨匠丁托列托诞辰500周年,威尼斯于9月7日推出一系列特展及活动。威尼斯美术学院美术馆(Gallerie dell’Accademia)专注展出丁托列托的早期作品,另一场位于威尼斯总督府(Palazzo Ducale)的展览则聚焦艺术家成熟时期的创作,带来其重要油画50幅、素描20幅,充分体现这位16世纪艺术大师的创新技法及绘画风格。展览由波士顿艺术博物馆的欧洲艺术总监弗雷德里克·伊尔希曼(Frederick Ilchman)和艺术史学家罗伯特·埃克尔斯(Robert Echols)联合策划。

  “丁托列托 1519-1594”威尼斯总督府展览现场

  丁托列托的作品装饰着威尼斯的很多建筑物,其中巨幅作品《天堂》(Il Paradiso)就是丁托列托为威尼斯总督宫(Palazzo Ducale)大厅隔墙所绘,长逾22米、高逾9米,是史上最大的布面油画。策展人之一弗雷德里克·伊尔希曼是研究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美术史的专家,而改变伊尔希曼职业生涯的一刻正始于他早年在威尼斯菜园圣母院(Madonna dell’Orto)走近祭坛的那个瞬间:“我抬头看见如此巨幅的画面——它们足足有48英尺高——《金牛犊的铸造》(The Making of the Golden Calf)以及《最后的审判》(The Last Judgment)”,为之震撼,而创作者正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最后一位艺术巨匠丁托列托。

  丁托列托《天堂》(Il Paradiso)

  在丁托列托一生的75年间,只离开过家乡一次,几乎从未离过威尼斯。如今他的绝大多数画作现仍陈列于这座水城的宫殿、教堂、会堂、博物馆中,其中包括他花费23年时间为圣洛可大会堂(Scuola Grande di San Rocco,治愈黑死病的守护圣人圣洛可的信徒会堂建成于16世纪中叶)创作的一系列颇具代表性的绘画装饰与作品。在作品《圣洛奇为瘟疫患者寻求治疗》(Saint Roch Ministering to the Plague Victims)中,病态的阴影与垂死的呻吟则呈现出16世纪威尼斯另一层丰富、动荡与复杂的肌理。

  圣洛可大会堂The sala capitolare (chapter room)

  多视点强化透视效果与光线上的创新手法为丁托列托的画面营造了戏剧化的构图,现实场景因此扭曲并风格化,这使丁托列托成为威尼斯风格主义(mannerism)的代表人物。他的风格被称为“疯狂的/热情的”(Il Furioso),色彩生动,人物极富动态,使其成为巴洛克风格先驱。艺术史学界之前普遍认为丁托列托是个十分艰巨的课题,直至2007年普拉多博物馆(Museo del Prado)里程碑式的丁托列托回顾展,当时那场展览也由埃克尔斯和伊尔希曼协助策展。

  “丁托列托 1519-1594”威尼斯总督府展览现场

  丁托列托一生非常多产且倾向于创作大幅画作,其所拥有的大型工作室、模仿者或助手创作的画作也使关于丁托列托的学术研究在很长一段时期内犹如一潭浑水,为此,埃克尔斯(Robert Echols)花费30多年的时间对丁托列托的原作与创作脉络进行了梳理。他与伊尔希曼将作品进行汇总筛选、合力编写的画册《丁托列托:文艺复兴时期的威尼斯艺术家》(Tintoretto: Artist of Renaissance Venice)也于八月末由耶鲁大学出版社出版。

  丁托列托,Christ among the Doctors (1542年前后)

  威尼斯总督府与美术学院的这两场联展是自1937年以来丁托列托的作品首次在威尼斯以如此大型的规模进行展示。两场展览中的重要作品也将于明年春季巡展至华盛顿国家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 of Art),迎来它们在北美的首次亮相。由伊尔希曼担任主席的美国艺术保护机构“拯救威尼斯”(Save Venice)还资助了丁托列托18幅画作的修复工作,其中9幅在此次总督府的展览中亮相,威尼斯菜园圣母院附近圣马尔蒂阿教堂(San Marziale)的祭坛画《圣马尔蒂阿的荣耀》(Saint Martial in Glory)就是专门为展览修复的作品之一。

  丁托列托《圣马尔蒂阿的荣耀》,1549年,Saint Martial in Glory With Saint Peter and Saint Paul

  在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的纪念展“青年丁托列托”(Young Tintoretto)聚焦丁托列托艺术生涯头十年的26幅画作,通过绘画、素描、版画等一系列作品,观者亦可窥见16世纪30至40年代威尼斯这座城市的全貌。馆长保拉·马里尼(Paola Marini)表示:“我们希望与公众共享丁托列托早期作品中的文化和视觉体验。展览还独立展出了丁托列托在16世纪30至40年代创作的实验作品,风格独特,与同时代的众多其他艺术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有关丁托列托早年的事迹也是让人难以捉摸。

  “丁托列托 1519-1594”威尼斯总督府展览现场

  因父亲从事染布行业,“丁托列托”成为了他的绰号,意为“小染匠”,在艺术生涯的早期,丁托列托起步维艰。17世纪的传记作者卡罗·里多尔菲(Carlo Ridolfi)记载了他在成为提香(Titian)学徒的10天后就被解雇的事件,原因则是提香害怕丁托列托的才华会盖过自己。而后丁托列托开始模仿同时代的艺术大师,为了保持专注,这位威尼斯的青年人甚至在墙上刻上了这样的文字:“Il disegno di Michelangelo e il colorito di Tiziano”(米开朗基罗的制图与提香的设色),逐渐自学成才。然而,策展人之一埃克尔斯表示:“没有一幅早期画作能够证明他师从何处”,并没有任何历史记录能够证明丁托列托曾拜师于提香或其他大师门下的经历。

  丁托列托《奴隶的奇迹》The Miracle of the Slave,1548年

  丁托列托30岁时创作的巨幅画作《奴隶的奇迹》(The Miracle of the Slave ,1548年)系列展览至关重要的看点,代表了丁托列托创作生涯的重大突破,这似乎也成为了威尼斯艺术的一座风水岭,突破了前几辈威尼斯艺术家们稳健的叙事画风格。画面中的圣马可(《圣经》故事人物,也是威尼斯的护城神,其标志为狮子,威尼斯城徽就是一头狮子手捧一本《马可福音》)从天而降解救一名奴隶,明暗对照法(Chiaroscuro)、健硕的人物体形,大胆且不加掩饰的丰富笔触,融合了米开朗基罗与提香特征,画面充满自信,极富戏剧感。

  丁托列托《圣奥古斯丁治愈跛子》Saint Augustine Healing the Lame (c. 1549–50)Musei Civici, Pinacoteca di Palazzo Chiericati, Vicenza

  威尼斯总督府的展览“丁托列托 1519-1594”(Tintoretto 1519-1594)聚焦丁托列托成熟时期的创作,以生动的宗教场景、英雄式的男性形象以及女性裸体为代表,其中包括借展自伦敦国家美术馆的《银河的起源》(The Origin of the Milky Way),以及《圣奥古斯丁治愈跛子》【Saint Augustine Healing the Lame,作品中的一系列裸体形象呼应了米开朗基罗的作品《卡欣那之战(Battle of Cascina)》】。展览还使用手稿、X光和红外射线成像来检验丁托列托高超的绘画技艺,值得一提的是,20世纪50年代普遍使用金色清漆来传达“老大师”风格的修复方式,也加剧了作品旧漆的毁坏程度。 

丁托列托《基督的受洗》The Baptism of Christ Musei Civici, Pinacoteca di Palazzo Chiericati, Vicenza

  策展人伊尔希曼说到,丁托列托快速、松散、充满生机的笔触在他那个时代被视为“激进甚至可耻的”,其实“他是一位勤勉的画匠,工作进展有条不紊”。在作品《基督的受洗》(The Baptism of Christ)中,施洗者约翰扭曲的形体在微光的泻湖前呈现出令人震颤的轮廓,他将圣水泼向光彩笼罩下的耶稣,光线的轮廓穿透铁灰色的云朵铺洒而下,如同将神迹注入自然。动态的线条与明暗的对比以及如威尼斯水中倒影金光一般的氛围,都加剧了作品的叙事感与情绪张力。自马德里普拉多博物馆借展而来的《强夺海伦》(Rape of Helen)画面背景中大量的马匹和士兵则暗示了当时的创作背景——威尼斯与奥斯曼帝国的战争——带着颤抖一般的冷银色调以及一股令人难以置信的晕眩感。

  “丁托列托 1519-1594”威尼斯总督府展览现场

  与提香曾获得来自哈布斯堡的赞助不同,丁托列托几乎只在家中为公会、修道院、贵族和总督府工作,威尼斯总督府展览展出的作品大部分都是起在工作室协助下执行完成的,他更善于通过多视点强化透视效果,营造戏剧化构图。一间仿照威尼斯传统宫殿的肖像展厅,揭开了丁托列托创作另一个常被忽视的侧面。埃克尔斯表示:相比那些情感充溢、表达强烈至怪诞的巨幅历史宗教题材画作,“他也是一位相当微妙、含蓄的肖像画家”。这在丁托列托《最后的晚餐》中耶稣门徒所着衣物上的补丁便可看出,他也选择与贫穷和谦卑的人为伍。 

丁托列托《自画像》,1588年前后

  展览专门为丁托列托的肖像画作设置了独立的展厅,以丁托列托的两幅自画像作为起始与收尾:其中一幅是借展自费城艺术博物馆(Philadelphia Museum of Art)的自画像,时年丁托列托30岁,是一位威尼斯冉冉升起的艺术新贵;另一幅则是借展自罗浮宫描绘暮年时期的著名画作,画面中的丁托列托已垂垂老矣,面露哀愁,静默沉思。这些不为人所熟知的肖像作品与外向性的叙事绘画区别开来,让观者得以接近来自丁托列托的另一种冷静的美学和凝视状态,也正是这些特点在一个世纪之后影响了后世的艺术大师委拉斯开兹(Velázquez)和伦勃朗。“tutto spirito e tutto prontezza”(充满灵魂,充满力量)这是围绕这位威尼斯人最多的评价。

 “丁托列托 1519-1594”威尼斯总督府展览现场

  正在展出

  青年丁托列托

  威尼斯美术学院美术馆

  展至2019年1月6日

  丁托列托 1519-1594

  威尼斯总督府

  展至2019年1月6日

  威尼斯的丁托列托:艺术、信仰和医学

  威尼斯圣洛克大会堂

  展至2019年1月6日

  丁托列托时代的威尼斯

  威尼斯尼哥宫

  展至2019年1月6日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新闻,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丁托列托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文/Hannah McGivern、翁家若 译/Serein Liu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新闻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评论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