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夫·昆斯再陷“抄袭门”?这次可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2018年11月26日 10:24:25    作者:文/Naomi Rea 译/Weixin Jin、Yutong Yu   来源:artnet新闻

杰夫·昆斯。图片: Adam Berry/Getty Images

  上世纪80年代超现实主义广告的策划者以侵犯版权的理由将美国艺术家杰夫·昆斯(Jeff Koons)告上法庭。如今,这场长达4年的法律诉讼终于有了结论——杰夫·昆斯被判抄袭法国女装品牌Naf Naf的广告创意。

  事件始末

  1985年,法国广告业大佬弗兰克·达维多维奇(Franck Davidovici)为Naf Naf设计了名为《冬季事件(社会新闻)》(Fait d' hiver)的广告大片。2014年,当达维多维奇在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的杰夫·昆斯回顾展上见到昆斯的《冬季事件(社会新闻)》后,便起诉昆斯侵权,指控昆斯抄袭自己的广告创意。

  2007年11月12日,纽约佳士得杰夫·昆斯的《冬季事件(社会新闻)》估值在400万至600万美元之间。图片:by Emmanuel Dunand/AFP/Getty Images

  弗兰克·达维多维奇,《冬季事件(社会新闻)》,1985

  事后,达维多维奇方面要求昆斯赔偿30万欧元的损失,并期望国家没收昆斯的雕塑作品。11月8日,巴黎法庭却宣布:杰夫·昆斯本人及其同名公司、蓬皮杜艺术中心联合支付达维多维奇13.5万欧元,以赔偿侵权导致的损失。杰夫昆斯有限责任公司(Jeff Koons LLC)还因复制其本人网站上的作品而被罚11万欧元,出版社因发行抄袭作品被惩处2000欧元的罚款。然而,法院并没下令没收昆斯的雕塑作品。

  记者联系了达维多维奇的律师、杰夫·昆斯工作室和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截至发稿前尚未收到他们的回复。

  在达维多维奇的广告中,一个遭遇雪崩的女孩躺在雪地里,在她身旁是一只脖子下挂着一桶白兰地酒的小猪(法国女装品牌Naf Naf的吉祥物)。

  尽管在昆斯的作品中多了两只企鹅,小猪脖子上的小酒桶换成了鲜艳的花环,雪地中的女孩换成了身穿一件露胸渔网上衣的意大利艳星llona Staller(她同时也是杰夫·昆斯的前妻),但杰夫·昆斯的陶瓷作品是在广告发布的三年后问世的,与达维多维奇的广告描绘了一个相类似的场景。据法国《费加罗报》报道,达维多维奇的律师Jean Aittouares说昆斯的作品是“没有骨气的抄袭”。

  “同是3D作品,昆斯在其中加入了鲜花和两只企鹅来唤起人们对寒冷的回忆,目的是为了强化自己的原创性,”律师Aittouares向《费加罗报》解释 ,“他给自己的作品取了和Naf Naf广告一样的标题——《冬季事件(社会新闻)》,从而完成了剽窃。”这个标题翻译过来就是“冬天的事实”,是法语“fait diversoes”的同义词。

  2014年12月,达维多维奇在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碰见昆斯的雕塑之后,就一直对昆斯提起起诉。这件雕塑是昆斯“平庸”(Banality)系列作品的一部分,昆斯用艳俗的物件、广告场景和其他有版权的材料共同创作了这组雕塑。

  时任蓬皮杜艺术中心主席的Alain Seban还为昆斯的作品进行辩护。Seban回应说“(昆斯作品是)从广告、杂志、购买商品或图像(中汲取灵感)。”然而,尽管得到了Seban的支持,但雕塑作品的借展方还是在争议声中把作品从展览中撤了下来。

  2007年,《冬季事件(社会新闻)》在纽约佳士得以43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现在这件作品被普拉达基金会(Prada Foundation)收藏(该系列作品共有三个版本,外加一件艺术家版本)。

  昆斯已是抄袭惯犯?

  这并不是对昆斯该系列的首次起诉。事实上,共有五起对昆斯“平庸”系列的起诉,昆斯输掉了三起,另一起则采用庭外和解的办法解决(值得注意的是,法国版权法通常不像美国法律那样同情侵权者,对“合理使用”的定义也要比美国法律更严苛得多)。

  在昆斯三次败诉中,最近的一次发生在2017年3月,当时巴黎高等法院指控昆斯的雕塑 《裸体》(Naked)抄袭法国摄影师让·弗朗索瓦·伯雷(Jean-Francois Bauret)于1975年创作的摄影作品《儿童》。摄影师伯雷为两个孩子拍摄了一张照片,这张照片成为昆斯创作裸体雕塑的灵感来源。法院表示,杰夫·昆斯有限责任公司和该作品展出的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需要共同支付赔偿金。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虽然达维多维奇成功控告了杰夫·昆斯的剽窃,但现在他自己也被人指控说没有在当年那个广告里进行合理的致谢——在这桩事件引得满城风雨时,达维多维奇却对广告大片中的另一位女性合作者只字未提,始终保持缄默。

  艺术总监伊丽莎白·博纳米(Elisabeth Bonamy)说她构思并执行了这个Naf Naf广告的视觉元素。“达维多维奇总是这样,让自己的名气最大化,我则被彻底遗忘了,”博纳米告诉artnet新闻,“这种做法很不厚道。”她说达维多维奇的致谢方式让这则广告的摄影师威廉·克莱因(William Klein)也很不满意。

  博纳米说她构思过Naf Naf更早期的一个广告视觉概念,当时就是与达维多维奇和克莱因一起合作的。这个广告还获得过法国艺术总监俱乐部(le Club des Directeurs Artistiques)颁发的一个奖项,这可谓是广告领域中最重要的荣誉。

 杰夫·昆斯的雕塑作品《冬季事件(社会新闻)》(1988)。图片:by Ralph Orlowski/Getty Images

  另一个声音

  那之后,达维多维奇邀请博纳米与他一起进行后续的广告项目——就是几年后被昆斯盗用的那个。达维多维奇的职业是撰写广告文案,所以他贡献了这个广告的标语“Fait d’hiver”。

  虽然达维多维奇在2014年就开始控告昆斯,但直到最近他才联系博纳米以寻求帮助。博纳米说她已经和达维多维奇及其律师Jean Aittouares会面了,后者建议她加入这场诉讼。在博纳米看来,此建议的原因是他们担心杰夫·昆斯的律师会发现她在这个广告中也发挥了作用。在她拒绝这个建议后,法院对她进行了强制传唤,要求她二中选一:要不加入这场诉讼,直接对抗达维多维奇;要不放弃自己的作品所有权,这样达维多维奇才可以继续独自推进诉讼进程。(artnet新闻把这些情况传达给了达维多维奇的律师,但截至发稿时还没得到回应。)

  由于不想承担经济或法律上的风险,博纳米选择了后者。她在提出两个条件后签署了让渡自己权益的同意书:第一,如果达维多维奇赢得了诉讼的话要分给她一部分赔偿金,数额保密,但博纳米说只是“象征性的金额”;第二,她要求这个案件在日后的每次曝光中都加上她的名字。

  “我其实倒不是非常笃定要控告杰夫·昆斯。虽然他的艺术作品不是很合我的口味,但被这样一个著名的商人抄袭还是挺让我受宠若惊的,”博纳米如此说道。(不过她也认为如果杰夫·昆斯能事先向他们打声招呼,并把他们的名字加进作品中的话,那会好很多。)

  双重剽窃?

  在法院对于该案件的裁决下达后,事件的走向更复杂了。(杰夫·昆斯和蓬皮杜艺术中心目前还没有在公众面前对于该裁决作出评论。)博纳米非常失望,因为她的名字在所有的报道中鲜少被提及,仅有的一些报道也只是将她的角色弱化,称她为“陈列画面构成元素的人”而非这则广告的艺术指导。“我真的不能接受,弗兰克就被称为文案写手、创意总监,说不定连摄影师的名头都会很快到他头上去!”她如此对我们说。

  博纳米说,她已经给达维多维奇的律师写了一封信来表达自己的不满。而代理律师Jean Aittouares对artnet新闻解释说法院的判决中之所以没提到博纳米的名字是因为“法官认为她不是这场诉讼的一部分”,并且对摄影师威廉·克莱因来说也是一样。“在那样的情况下,我们也没什么可做的,”他说。至于达维多维奇本人,我们并没能直接接触到他。

  而博纳米却无法被这样的回应说服。“别人引用我的东西,都会提及我的名字,这并不是什么难事,”她说,“我觉得自己是被骗了。如果有机会再来一次的话,我应该更强硬一些。”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新闻,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杰夫·昆斯 “抄袭门”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文/Naomi Rea 译/Weixin Jin、Yutong Yu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新闻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评论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