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拍照而设计:全球顶尖建筑师如何屈服于Instagram
2018年12月05日 11:12:34    作者:文/Oliver Wainwright 译/郑蓉   来源:界面新闻

 莫斯科扎里亚季耶公园内70米高的悬空观景平台上挤满了热衷于使用社交媒体软件分享照片的游客 图片来源:Valery Sharifulin/TASS

  最近几年的夏天,在伦敦东部A11双线车道边上的一个工业园区,经常会看到很多拿着智能手机的游客在四处找寻一个他们心目中完美的自拍背景。位于纽汉姆(Newham)的这片破旧的仓储库房有着独特的魅力,但是这些千禧一代年轻人来到这块偏僻的地方,并不是为了看一下曾经举办过2012奥运会的后工业化的场馆旧址。他们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寻找一面墙。

  这可不是一面随处可见的普通的墙,这是一面曾被无数人拍摄过并在网络上分享过数千次的墙,而且它还成了许多音乐视频和商业广告的背景。这个绘有图案的背景墙在社交媒体上非常流行,还催生了一波非官方的周边产品。

  “这真是一个超现实主义的时代。”来自建筑设计公司Assemble的玛利亚·利索戈斯卡娅(Maria Lisogorskaya)说。2014年,他们在位于斯特拉特福德(Stratford)的工作室院子里建起了一个大型木屋,并在其外表贴上了一层色彩柔和的水泥装饰砖,看上去十分令人愉悦。他们没想到此举后来在Instagram上引起了一场巨大的轰动,并在中国的一个博客网站上被列为伦敦最适合Instagram拍照的墙,还在中国的网购平台淘宝上引发了一场山寨狂潮。如今,他们设计的柔和甜美的墙面板图案出现在了从手提包到墙纸等各种各样的商品之上。去年,我甚至发现香港一个街道市场上售卖的iPhone手机套上也有这个图案。

  利索戈斯卡娅补充说:“有一段时间我们也曾考虑过用我们自己设计的图案生产手机套,但是当我们联系一家制造商时,他们告诉我们这个图案已经是一个过时的设计了——两年前他们就已经生产过这样的手机套了。”

  2016年Assemble公司将工作室搬到了柏蒙西(Bermondsey),这面著名的自拍墙随后也被拆除了。但是由于在社交媒体档案里还存有带着地理位置标签的这面墙的照片,现在有时在A11车道的路肩隔离带上还会发现有人在寻找这个拍照点。

  缤纷色彩的力量­——香港彩虹村 图片来源:Finbarr Fallon

  这场在社交媒体Instagram上掀起的对于建筑的热潮,对Assemble建筑设计公司来说是一个意想不到的情况。现在这个已拥有超过8亿用户的社交媒体平台,渐渐成为对我们周遭环境最具影响力的社会力量之一。一个建筑物在Instagram上被众多的人关注和分享,不再只是一个适合摄影的建筑设计偶然产生的附带现象,已经成为驱动建筑界客户和设计师野心的关注点。“为引起Instagram轰动而设计”的理念已经进入各家公司董事会议的讨论议程,甚至实施在涉及数百万英镑的预算项目之中。

  全球大型建筑公司Hassell的建筑师大卫·蒂克尔(David Tickle)在提交作品参加悉尼一个新公共广场的设计比赛时,首次注意到了这种现象。“当时有一位评委说,他真的喜欢我们的设计方案,因为这个方案‘最有可能在Instagram上成为大热话题’,” 他回忆说,“但我们在最初设计时完全没有考虑过这一点,不过我们也意识到方案中层叠展开的阶梯式平台非常适合人们拍照……而且这样的照片应该很容易在社交媒体上分享和流传开来。当时我们还拿这一点来开玩笑,但是现在这个理念已经成为我们建筑词汇的一部分,也是我们在做项目时需要着重考虑的一个方面。”

  阿尼什·卡普尔为芝加哥设计的城市雕塑“云门” 图片来源:Jewel Samad/AFP/Getty Images

  Instagram对那些装饰城市街道和广场的公共建筑作品产生了越来越明显的影响。例如英国艺术家阿尼什·卡普尔(Anish Kapoor)为芝加哥设计的公共雕塑“云门”,该作品深受公众喜爱,其他一些城市随后竞相模仿,开始追求类似可以让公众共享体验的建筑奇观。“云门”是一颗扭曲膨胀如同一颗巨大豆子的雕塑,表面光亮如镜,能够将参观者和周围的城市轮廓全部清晰地倒映出来。类似这样的公共建筑作品能够让公众参与其中,成为艺术作品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由托马斯·赫斯维克(Thomas Heatherwick)设计,位于纽约哈德逊庭园(Hudson Yards)的大型楼梯式建筑装置“容器”(Vessel),就是一个可分享设计的典型作品。这个价值2亿美元的精致建筑目前正在建造中。亿万富翁、房地产开发商斯蒂芬·罗斯(Stephen Ross)希望在纽约建一个美观的地标性城市建筑,并将其打造为一个吸引游客的观光胜地,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建造一座“纽约的埃菲尔铁塔”。

  “容器”的形状大致是一个46米高的高脚酒杯,整个建筑的结构既宽又高。“容器”的比例将会非常适合Instagram要求的方形框架,它的多重平台装置和抛光的铜制下端拱腹,可以为公众提供无数值得拍摄和分享的精彩角度。

  纽约建筑工作室Diller Scofidio + Renfro(The Shed就是他们的作品)从过往经验中发现了Instagram对市场影响的力量。热衷于在Instagram上分享照片的人们总能找到适于拍摄而且具有惊人效果的元素,从被吞噬在“一大团云雾中的建筑”(瑞士伊凡登勒邦城的模糊大厦——译注)到布罗德博物馆(Broad Museum,这些举措已经得到了回报:布罗德博物馆的参观者中有四分之一说,他们是在看到社交软件上的照片后才决定前来的)。最近在俄罗斯进行的一个建筑项目将Instagram在建筑设计上产生的影响表现得十分明确。那是为莫斯科扎拉杰耶公园(Zaryadye Park)建造的一座价值4.8亿美元、惊心动魄的建筑物,由高耸的浮桥、波浪状起伏的天蓬和水晶洞穴组成。该建筑自去年开放以来,社交媒体共享平台上就出现了大量照片,公园游客的注意力完全被它吸引,不会再去关注马路对面的克里姆林宫。

  将建筑物和公共空间设置成自拍背景,或许能够很好促进旅游业发展,并在建筑的发布会上引起一阵轰动,但是一旦新奇的元素不再吸引人,各种奇想的效果也会消失殆尽。对快速、实惠的建筑景观的渴求常常造成一些建筑的外表装饰使用了一些如纸张一样薄的粘贴性的外层涂料,在照片中看起来不错,但是很快就会被风化侵蚀,显得残旧不堪。过去十年里,许多建筑物外墙褪色和剥落的状况,无情地证明了人们在建造时只顾追求建筑物的拍照特性,而罔顾建筑物的实用功能。

  精通和善用社交媒体工具的市长以及城市营销人员也应留意网络普及流行所带来的意想不到的后果,一些在Instagram上流行的景点,现在已经变成了令人无法忍受的自拍狂推挤争抢的拍照地点。今年有两名游客在意大利罗马的特莱维喷泉(Trevi fountain)为了争夺最佳自拍地点发生了争斗,导致罗马市政府为这个著名景点单独制定了一项管制政策。在香港,从社会福利屋村到工业港口,各种意想不到的地点都挤满了寻找自拍背景的人潮。色彩缤纷的社会福利屋村彩虹村(Choi Hung social housing)里,成群结队的Instagram用户蜂拥而至,为了在彩色艳丽的篮球场上拍照。当地居民对此越来越感到无奈和愤怒。而在香港另一个适合拍照的居民社区,居民们将主动权掌握在了自己手中,他们悬挂告示牌警告参观者在未得到事先允许时不准随意拍照。同样,在香港西环一个繁忙的货运码头,叉车司机发现自己不得不驾车在大量忙于自拍的人中间迂回穿行,这些人涌进这个新近被誉为很适合Instagram拍照的码头,站在海运集装箱、货运托盘和成堆竹子前面摆出各种姿势自拍,为的是能够将维多利亚港装进背景中。

  Instagram的影响力催生了整个社交媒体设计咨询行业,为客户提供如何使设计更容易被公众分享的建议。在亚洲的度假胜地工作过一段时间之后,澳大利亚建筑师斯科特·瓦伦丁(Scott Valentine)决定要写一本Instagram设计指南,详细介绍如何制造“令人惊奇的视觉效果”,鼓励餐厅和酒店业主创造一些“能够让你的客人感觉自己站在舞台的中心”的地方。

  “我一直在巴厘岛的酒店服务业工作,这里的每一个景点都希望能够进入Instagram排行的前九名。”瓦伦丁说,“首先要考虑的是提供一面有特色的墙,让人们能够站在前面给自己拍照,也许是一幅画着天使翅膀的壁画,或是摆着一些偶然发现的有趣的收藏品。”

  “关键是确保我们的设计中要包含话题标签(hashtags),”罗夫酒店(Rove hotel)的业务主管罗伯特·萨金特(Robert Sargent)表示。“我们选择了一些人们可能会拍照传到Instagram的地点,然后将标签置于其上:例如将标签蚀刻在镜子上、挂在卧室的墙上以及酒店外面的立体字母标识上等等。”在酒店的大堂里可以看见#RELAX(放松)这样的标签,睡床的上方会有标识牌写着:“这就是我所在的地方。”

  Instagram造成的最大影响体现在零售业上。在一个人们指责互联网敲响了商业大街丧钟的时代,这款照片分享应用软件让“体验驱动”(experience-driven)的生活方式再次促进了商店的销售业务。在上海,品牌设计公司Rosie Lee为耐克设计了一个精致的巨大王座,顾客可以坐在这个塞满运动鞋的巨大的透明椅子上拍照。在另一个项目中,他们在开业前给所有的灯安装滤光镜,因为有人注意到强烈的灯光虽然有利于突出产品,但会给游客的自拍造成难度。

位于Yardhouse Stratford 的“伦敦最适合Instagram拍照的墙”, Assemble公司搬离后已被拆除

  图片来源:Assemble

  建筑师法希德·穆萨维(Farshid Moussavi)指出,现在各个博物馆和画廊正在逐渐放宽有关在馆内摄影方面的规定。V&A博物馆(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位于英国伦敦的工艺美术、装置及应用艺术博物馆——译注)已经撤除了禁止在馆内摄影和素描的标志,而今甚至将社交媒体作为其规划核心,并且鼓励人们贴上#myvam的主题标签到Instagram上分享他们的照片。一位博物馆内部人士说,今年V&A博物馆的圣诞树装置设计竞赛的评判标准主要是在Instagram上将会呈现的摄影视角。

  我们在捕捉镜头和分享照片上的痴迷,是否也代表着一种革新的机会呢?对于一个鼓励人们更近距离观察周围环境的媒体平台,建筑师不应该表示欢迎和接受吗? 即将在伦敦市中心落成的卡通博物馆(Cartoon Museum)的设计师萨姆·雅各布(Sam Jacob)认为,在这方面没有什么好担心的。“这只不过是柯达时刻(Kodak moment),或者是那些摆在海滩上让你把头伸进洞里拍照的剪纸板的延续,”他说,“建筑师一贯以来都把建筑设计得很适合拍摄。曾在伦敦巴比肯美术馆(Barbican)工作过的人告诉我,他们故意突出粗糙的混凝土表面和对比度高的白色瓷砖,为了使美术馆建筑在当时有着高对比度的黑白照片中显得更好看。”

  至于我们对自拍的痴迷,他补充说,建筑学有一个悠久的传统,就是专门为方便人们取景而设计。“以往的教堂或大教堂也是这么做的,这是一种有利于大众的传统做法。这其实也是一个很好的挑战,因为Instagram文化发展得非常迅速,也会很快变得疲惫消沉,因此你必须不断发展自己的建筑语言,无论是在图纸中、模型上还是实际的建筑中。”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新闻,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建筑师 Instagram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文/Oliver Wainwright 译/郑蓉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新闻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评论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8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