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出切尔西,入驻翠贝卡,世界画廊中心正在偏移
2018年12月25日 09:51:13    作者:文/Eileen Kinsella 译/Siyu Chen​   来源:artnet新闻

 

Postmasters画廊“被网络拯救?” (“saved by the web?”)现场;Eva & Franco Mattes、Hasan Elahi 和林柯三人展。图片:鸣谢Postmasters画廊

  2013年,当Postmasters画廊的画廊主Magda Sawon将自己在切尔西区(Chelsea)经营了长达20年的画廊空间搬至翠贝卡区(Tribeca)时,从未想过会成为这股迁移热潮的领军人物。

  五年后,在以餐饮业及独立电影业著名的纽约中国城周围(注:其中不少受演员和导演的罗伯特·德尼罗赞助,其影响力为众人所知。此外,德尼罗本人还是一位抽象表现主义画家的儿子),大家对于新画廊的开张已经变得习以为常。 单单在过去的几个月里,至少有五间画廊已经或已宣布迁往翠贝卡,其中包括科恩画廊(James Cohen Gallery)、 Andrew Kreps、The Journal画廊、R & Company和CANADA。

  最近,艺术家Greg Allen开玩笑似地在推特(Twitter)上发布道,“最后一个搬到翠贝卡的请@PostmastersNYC吃晚饭。”Sawon回复,“以后我的墓碑上会刻着‘她总是领先一步’的字样。”

  一方面,卓纳画廊、佩斯画廊和Lehmann Maupin这样的画廊巨头分别在切尔西运营着近似博物馆规模的独栋空间。另一方面比它们规模小的画廊则正在迁离切尔西。但其实,在周围房地产产业不断膨胀、缺乏就近地铁站、面临着遭受洪水袭击的风险(如2012年飓风桑迪所带来的破坏性损失)等等因素下,离开切尔西也许对部分画廊主而言不妨说是件好事。

  Redwood地产集团的合伙人Jonathan Travis表示,近年来他已经在翠贝卡经手了11项与艺术和设计相关的租赁,总面积超过6万平方英尺。他说,“翠贝卡的确为画廊主们提供了一种有趣的可能性,并且现在已经有一批非常强大的画廊入驻 。”

  有所共鸣的经历

  从Sawon的迁移中可以看到许多纽约中端画廊的经历。1984年,她的画廊先是在东村开张。四年后,她将画廊搬到了当时艺术家与画廊主的避风塘SoHo区。当在90年代末期SoHo成为一个商业大本营时,她被迫离开,迁移到了切尔西。

  在房东要求上涨三倍租金前的15年间,Sawon的画廊一直设于西19街。“对于像我们这样的画廊来说,这是不合理的,”她说,“我们也因此不得不彻底改变画廊的运营框架和工作模式。“

  图片:鸣谢Magda Sawon

  于是她便开始寻找画廊新址。“跟其他人一样,虽然看了下东区和中国城的空间,但并没有找到合适的,”她说。最后通过一些圈内人的帮助,在没有房地产中介的介入下看中了富兰克林街54号的空间。

  画廊新址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期,“我以更少的租金,租到了比切尔西大两倍的展厅,”她说。空间中有两间独立的展厅,使得两个独立的展览能够同时进行。不过其划分由几个科林斯式柱子所界定,所以展厅之间也不会过于分离。“这是一个艺术能够与展示空间共存的地方,”她说。

  Postmasters画廊的外墙及入口,位于翠贝卡区富兰克林街。图片:鸣谢Postmasters画廊

  以合理性为由

  画廊主认为翠贝卡是比切尔西或者纽约其他地区更为合理的画廊选址。比起距离地铁站多条街道的切尔西,Jonathan Travis和Redwood地产集团都纷纷指出,翠贝卡是曼哈顿地铁出行最便捷的区域之一。

  切尔西临近哈德逊河,也成为了它的另一个弊病。在2012年末飓风桑迪期间,部分画廊和储物空间遭到了至少5英寸深的洪水浸泡。Travis表示,从那时起,艺术保险公司不再愿意为附近地下存放的艺术品进行担保。

  相比之下,翠贝卡位于洪水区之外。而且,通过将地下空间用于储物间,地面空间用作展示,Travis说,“画廊支付相似的每平方英尺价格,却可以翻倍利用空间。(目前两边的租金平均约90美元每平方英尺。)”

  而且正因为翠贝卡是一个地标性地区,建筑被拆迁和重新开发的可能性较小,不像切尔西却有这方面的风险。接受了我们采访的切尔西画廊主和居民表示,对那里不断地被钢铁支起的玻璃立方体建筑感到了厌倦。

  因拆迁新建而被迫离开

  在切尔西待了17年,计划在今年秋季将画廊迁移至沃克街50号的销售商詹姆斯·科恩(James Cohan)说道,翠贝卡以其具有历史性的空间激起了他在SoHo工作的回忆。科恩曾在八十年代期间担任位于SoHo区的John Weber画廊和Paula Cooper画廊的理事长长达十年之久。

  科恩在切尔西的租赁合同即将结束。他的房东告诉他,他们正计划将此处拆迁重建为一座9层高的建筑。和我们采访的其他画廊主情况一样,科恩最初考虑搬至切尔西的其他位置,但他说,“我们无法找到既美观又经济的空间。 也没有一个能够激起我们兴趣的新楼盘。”

  此外,科恩所代理的艺术家也加入到了他的行列之中。“我得到了艺术家的统一支持。他们也发现了新址的特色。”他说。科恩画廊新址的开幕展将会呈现Josiah McElheny的作品。

  Andrew Kreps新址,科特兰巷22号

  同样,画廊主和长年的切尔西居民Andrew Kreps表示:由于他的房东,迪亚艺术基金会(Dia Art Foundation),现在计划将他的画廊转变为展览空间,从而导致他无法续约。Kreps向artnet新闻说道,“切尔西在过去的15年中经历了巨变,仿佛正在变成下一个哈德逊城市广场(附近的的房地产开发聚集地)。”他也目睹了包括Anton Kern(现已迁移至中城)和Stefania Bortolami(现位于翠贝卡)在内的同行告别切尔西。

  受翠贝卡的低租金及日益集中的画廊所影响,Kreps计划在科特兰巷22号开设一个1万平方英尺的两层空间,并在明年五月份举办罗伊·埃斯里奇(Roe Ethridge)的个展。最近,他还与Bortolami和Kaufmann Repetto画廊进行合作,开始沃科街55号(即非营利空间Artists Space的翠贝卡原址)的运营。

  全新的现状

  部分切尔西的房东已经意识到画廊外流的现象。Compass公司的商业地产专家David Graff证实,近年来切尔西的租金下降了25%至40%。他谈到了最近负责的画廊租约,因租金的下滑,从大楼的高层搬至一楼。同时也提到附近西23街已空置了一年半的空间。

  与此同时,一位新租客刚以月租1.1万美元的价格搬入位于第八大道的空间,比前任租客少付了4000美元。“我们必须接受切尔西的市场变动,”Graff说,“就目前情况而言最好还是先降低租金,同时也希望在五年后市场能够以与先前不同的模式恢复以往的姿态。”

  Schiff Fine Art和The Journal画廊的未来新址,White街43号至45号。图片:谷歌地图

  而且不单单是画廊,其他艺术企业也在涌向翠贝卡。已在翠贝卡居住了二十年的顶级艺术顾问Lisa Schiff刚刚签署了一份为期10年的1,300平方英尺两层店面的租约,位于White街43号(便利的是,店面将会紧邻隔壁45号的The Journal画廊)。这里不同于画廊,更会以文创或陈列空间的形式进行运营。

  由于她的儿子在附近上学,她借此结识了不少新朋友。其中没有一个是艺术收藏家。“我发觉这里有许多与社区成员进行合作的教育和培养项目。我也很愿意参与到其中,”她说,“这不意味着要将社区成员变成我的客户,更何况藏家本来就是少数派。更多还是以此为契机让他们了解到艺术圈,化解之间的隔阂。切尔西的楼盘规划令人感到困惑窒息,而翠贝卡则非常紧凑,使你能够一次性游览多个街区,同时探访不同的画廊。”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新闻,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切尔西 翠贝卡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文/Eileen Kinsella 译/Siyu Chen​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新闻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评论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9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