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趋势塑造艺术市场的2019
2019年01月16日 10:25:46       来源:Artsy

  摄影:TIMOTHY A. CLARY/AFP/Getty Images

  每年一月,艺术经销商和拍卖行专家纷纷休假归来,在二月的重要拍卖开始之前,都能享受一段相对平静的日子。这一休眠期也提供了一个完美的契机,让人们冷静审视艺术市场的各种浪潮将会在新的一年产生何种影响。对于刚刚迈入的2019年,Artsy 预测了艺术市场的五大趋势。

  预料之中的整体回落

  2018年三月,克莱尔·麦克安德鲁(Clare McAndrew)在《艺术市场 | 2018》报告中就曾表明,2017年全球艺术品销售额增长了12%,达到637亿美元,在连续两年的下降之后再度实现增长。尽管从2018年的种种迹象都能感受到市场状况明显优于前一年:苏富比销售额增长11%,佳士得增长6%。但由于麦克安德鲁的报告将艺博会和画廊的销售情况也划入考量因素,因此我们要等到三月份新报告出炉才能了解市场整体情况。

  对于2019年来说,有人预期艺术市场销售额将会比前两年有所下滑。在苏富比于去年11月份举行的季度财报会议上,CEO 塔德·史密斯(Tad Smith)指出,潜在出售方可能会顾忌到中国充满不确定性的政治环境和美国破裂的经济,因而不愿在这一时期售出手中的大师杰作。史密斯认为,整体看来,拍卖行对2019年艺术市场的态度不如刚刚进入2018之际那样乐观,并将对今年不温不火市场作出相应规划。

  “市场前景目前仍然不明朗。美国和全球的政治环境都充满不确定性,其他影响还包括利率上调和全球经济增长的整体放缓,”史密斯补充道。

  在拍卖行的季度财报会议上,史密斯和拍卖同行通常都能从坏消息中凑出一些乐观的理由。此番陈述对市场前景毫不掩饰的悲观,可见苏富比高层对今年市场情况的忧虑。

  正在转型的纽约画廊景象

 纽约540西25街建筑渲染图。图片致谢 Bonetti / Kozerski Architecture

  在过去几年,纽约切尔西区(Chelsea)的中型画廊都在挣扎着对付日益攀升的地租。切尔西区自从2000年初期开始就主导着纽约城的艺术景象。2019年,位于热闹的市中心的翠贝卡区(Tribeca)将为画廊提供替代性的地段选择。翠贝卡区阁楼建筑林立,自1980年代起就是艺术家的据点,然而近期该区涌现的时髦餐厅和同名电影节风头盖过了最初落户于此的白立方。即将从切尔西迁址到翠贝卡的画廊有 James Cohan 和 Andrew Kreps。翠贝卡早有2017年从切尔西迁址至此的 Bortolami 画廊,下东区的 Canada 画廊和布鲁克林的 The Journal 也将搬到翠贝卡区和艺术顾问 Lisa Schiff 做邻居。

  与此同时,那些仍然承担得起切尔西区昂贵地价的顶级大画廊将扩增空间。佩斯画廊全新的八层高楼将于秋季在西25街落成;豪瑟沃斯仍在筹备位于542西22街的特别建造的画廊综合体;已经在西22街拥有一处媲美美术馆空间的卓纳画廊也斥资5000万美元筹建五层高的新址,位于540西21街。这座由建筑大师伦佐·皮亚诺(Renzo Piano)设计的空间预计将于2020年开放。

  佳士得战后部高层大出血

  尽管往年临近年底,拍卖行高层高调跳槽事件也时有发生。但佳士得的战后部门在2018年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大出血。部门全球主管 Koji Inoue 跳槽到豪瑟沃斯画廊掌管画廊位于纽约上东区的空间,战后部欧洲和纽约主管 Francis Ourtred 和 Loic Gouzer 也分别离职,并没有明确透露下一步的动向。

  拍卖行高层往画廊跳槽,充实画廊的二级市场运作,这并非新鲜事了。但佳士得那三位猎取大牌作品的专业户在业内几乎无人匹敌,他们同时离开,让整个战后部门不得不大换血。Loic Gouzer 是达·芬奇《救世主》(约1500年)拍卖的主要促成者。2017年11月,《救世主》拍出了有史以来艺术品的最高价格,被沙特王储默罕默德·本·萨勒曼买下。Francis Ourtred 则曾在2013年成功为佳士得锁定了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的三联画《三幅卢西安·弗洛伊德习作》(1969)的委托出售,最终以1.424亿没有成交。Koji Inoue 则是佳士得在亚洲地区拓展客户关系的功臣,2017年曾成功从一位长期持有一幅塞·托姆布雷(Cy Twombly)作品的神秘日本商人那里取得该作品的出售委托。

  佳士得仍然有主席 Alex Rotter 掌舵,还有一群坚实的后盾,包括执行副主席 Barrett White、副主席 Andy Massad、全球总监兼部门主管 Sara Friedlander、销售主管 Johanna Flaum 以及晚间拍卖主管 Ana Maria Celis。但三月第一周在伦敦举行的重要拍卖已经迫近,锁定拍卖委托对于佳士得来说已经迫在眉睫。

  台北艺术市场崛起?

 台北南港展览馆,图片致谢南港展览馆

  据拍卖行反映,近期来自中国大陆的出价有所减少,而台湾地区最大的城市台北被视为新的艺术交易中心。1月18日,台北首个完全致力于当代艺术的艺博会台北当代将如期开幕。台北当代由香港巴塞尔艺术展前总监 Magnus Renfrew 掌舵,首届展商名单里就有卓纳、豪瑟沃斯、高古轩、佩斯、罗贝克(Thaddaeus Ropac)和里森(Lisson)等顶级画廊。

  顶级画廊参加台北当代,无疑显示出当地藏家是大画廊亚洲战略的重要组成。长期以来只在纽约拥有空间的肖恩·凯利画廊(Sean Kelly)选址台北开设其首间海外据点,画廊亚洲区新上任的总监 Gladys Lin 将运营画廊的项目空间。莱维·格瑞(Lévy Gorvy)画廊也在11月份宣布将在香港开设空间,同时宣布已经有驻台北的人员负责拓展当地业务。

  如果说亚洲艺术市场的重心正在向台北发生转移,这和大陆藏家在拍卖和艺博会上的节制消费不无关系。中美贸易战导致中国经济的不确定性增强,政府控制资本流出。等到第一季度末的香港巴塞尔艺博会举办之时,我们或许就会对哪个地区主导亚洲艺术市场的增长拥有更清晰的观察。

  沙特资本的影响

  市场的整体气候常常受到政治不确定性的间接影响,但有时,外国政治力量和决策也会对拍卖行和艺博会产生直接打击。今年四月,好莱坞超级经纪人 Ari Emanuel 在制作人 Brian Grazer 夫妇位于圣莫妮卡的家中为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举办了一场晚宴,众人身处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杰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和艾德·拉斯查(Ed Ruscha)的作品中间,庆贺穆罕默德成为 Emanuel 的娱乐公司 Endeavor 的股东,以4亿美元的沙特主权基金买下了 Endeavor 的5%-10%股权。Endeavor 是弗里兹艺博会及媒体公司的主要所有者。

  沙特阿拉伯在人权方面的种种不良记录——也门的轰炸,王储为了巩固权力把敌人囚禁在利雅得的丽思卡尔顿酒店——使得这场交易当初已经引起一些争议。但直到记者卡舒吉在伊斯坦布尔的沙特领事馆被暗杀事件爆出后,Emanuel 才开始终止这场交易。他告诉 Hollywood Reporter 他“感到极其担忧。”对于这样的大变局,还很难说会对弗里兹艺博会进军 Endeavor 所在的洛杉矶产生怎样的影响,首届弗里兹艺博会洛杉矶展会将在二月开幕。

  除了弗里兹母公司和沙特王储之间4亿美元的交易,艺术界的其他成员仍在摸索到底该和富有又积极投资文化设施的沙特政府卷入多深。据披露,去年十二月,苏富比在和默罕默德商讨在沙特阿拉伯沙漠考古文物密集的地区建立一座艺术都市。据沙特文化委任部门的发言人说,苏富比仍在“探索阶段”。去年十一月,《ARTnews》和《Art in America》杂志被出售给传媒巨头 Penske,而 Penske 在去年二月接受了沙特公共投资基金的两亿美元注资。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新闻,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艺术市场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新闻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评论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9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