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内斯堡,在“污点”下新兴的南非艺术之城
2019年01月31日 10:01:27       来源:Wallpaper

  非洲艺术在近年愈发呈现出蓬勃发展的势头,这种氛围贯穿于整个非洲大陆,从达喀尔(Dakar)到拉哥斯(Lagos)再到内罗毕(Nairobi),而种愈发抢眼的创作力量的核心则是约翰内斯堡(Johannesburg)——拥挤忙碌的南非经济文化中心,而现在它也成为了一颗新兴的艺术心脏。

  尽管南非大部分地区仍为贫困与政治变动所困扰,但在约翰内斯堡这些矛盾与问题尤为显著,这座城市有着复杂且根深蒂固的社会问题,就这个层面上看,对于我们——这座城市的旁观者来说,它仿佛是一个带有污点的城市。

  然而这些社会矛盾,尤其是后种族隔离时代约翰内斯堡中的诸多动荡为这座城市带来了多样化的风貌,也将这座城市渲染成了非洲文化熔炉。约翰内斯堡在当下无疑是一个充满生命力的城市,在这片大陆中的其他城市看来,也似乎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地方。大量外来定居者伴随着他们各自的艺术、食物、音乐、纺织物涌进了约翰内斯堡,这种活力是具有感染性的,这独属于这座城市的气氛也成为了年轻艺术家创作的主题。

  视频资料来自art21

  我们难以为非洲艺术焕发活力的开端找到一个明确的转折点,但 1994 年种族隔离的结束确实成为了一个关键因素。在种族隔离时代(1948年),艺术创作自由受到了极大程度上的遏制。在这个压抑沉闷的时代结束后,多年来积蓄在这片土地上表达与倾诉的欲求终于得以实现。而约翰内斯堡内城的复兴对这座城市艺术的发展也有着不可替代的影响,过去的10年对艺术家们的成长来说尤为关键,而那些成长起来的艺术家们大部分驻守在约翰内斯堡内城。

Billie Zangewa 作品

  约翰内斯堡也是非洲大陆的街头艺术之都,涂鸦在这座城市中随处可见,这种开放的艺术形式成了这座城市最瞩目的景色。除此之外,这座城市对于公共艺术有着特殊的政策,壁画、雕塑等艺术作品的维护与创造也给了足够多的政府预算支持。

  在这种语境下,艺术家们也变得更为舒展,他们常常坐在自己的工作室或画廊中,等待着和观众讨论自己的作品,解答各种疑惑。本地艺术买家群体的增长也是约翰内斯堡艺术发展的动因之一,他们越来越多地支持着艺术家、画廊以及美术馆。

Blessing Ngobeni 的作品

  每月的第一个星期四,艺术家、当地买家和艺术爱好者游荡在城市街道上,穿行于画廊、美术馆中直至深夜。在这个夜间,你无法直观地将约翰内斯堡与纽约 Chelsea 与 Soho 区区分开来。

Nicholas Hlobo

  我们造访了八位定居于此的艺术家,看他们如何以未来的希望弥合这片土地的历史创痛继续创造这座城市独特的艺术史。

  1975 年生于开普敦(Cape Town),专注于大型雕塑作品的创造,作品以丰满、自然、结构明确而著称。他习惯于以不同的材料将作品中的性别属性做出区分。

  在所有于南非种族隔离制度终结时成年的艺术家中,Hlobo 也许是上升势头最快的一名。他的大型雕塑作品主要由缎带、皮革和橡胶制成,是民主制度艰难成长的有力印证。 2008 年,从金山理工大学(Technikon Witwatersrand)绘画系毕业六年之后,他在泰特现代美术馆举办了自己的首次个展;两年后,他被 Rolex 创艺推荐资助计划选中,得到 Anish Kapoor 的亲自指导。浅尝一番成功的滋味后,Hlobo 便审慎开辟出一条不疾不徐的艺术创作路线。

  Hlobo 在自己的工作室中。这是一幢位于约翰内斯堡 Lorentzville 的爱德华七世时代建筑,它曾被用作影院和犹太教堂。其个展于1月24日在萨凡纳艺术与设计学院艺术博物馆(SCAD Museum of Art)开幕,这些铜像也将一同展出。

  “我追求的不是名气和好评。”他若有所思地说道,他想用艺术来叙述自己的故事,以及南非的故事。自 2017 年起,他开始创作铜雕,将工业管道与蓄水池浮标合为一体。他用锤头将这些原材料敲打出成熟石榴的模样,绕成极富表现力的形状,再以合金纤维缝合。最终成品或像是风滚草抑或像是铁丝网。他的一系列作品正被运往美国佐治亚州萨凡纳艺术与设计学院(SCAD)进行个展,并将探讨“穿行于一个地域”(traversing a field)的创作理念。

 上图:Hlobo 装置作品,展示于2011年威尼斯双年展

  下图:Hlobo 作品 "Ikhonkco"

  他指出,不管是在南非还是南美,人们都在努力走出历史创伤。类似地,在其油画作品中,他剪破原本完好的表层,再将它们用缎带缝合。作品的意义在于呈现一种“令人不安的美感,并在意识到自己所造成的破坏的前提下,试图通过创作达成疗愈的效果”。约翰内斯堡是 Hlobo 二十多年来的家,这里“毫无自然美景,而且就建筑而言是最丑的地方”,他承认。然而,他对这座城市的热爱却愈加深厚。“把纽约缩小一些,然后再变穷一点,那便是约翰内斯堡了。这是一座多元且不安于现状的城市。它必将成长为一座美妙的城市。”

Blessing Ngobeni

  1985 年生于 Tzaneen。他创作的作品色彩对比度极高,素材来源包括一系列偶然发现的物品,废料和画布上的颜料。他的混合媒体作品涉及自我充实和滥用权力的主题,在他过去的背景下得到最好的理解。

  Ngobeni 大幅画作中令人难以忘却的扭曲人形让人不禁好奇他的人生轨迹。年幼时便经历了诸多磨难。生于南非林波波省(Limpopo),他早前被交由喜好施虐的伯父抚养,儿时便离家出走,混迹于约翰内斯堡亚历山德里亚镇(Alexandra Township)街头。15 岁时,他因参与一起武装抢劫案被捕,监禁生涯最终成为了救赎之路,他发现自己绘画才能过人,因此上了几门艺术课。得到假释后,他参与到一个版画制作项目中,逐渐形成独特的视觉风格。

  在位于 Lorentzille 的新兴创意空间 VictoriaYards 内,Ngobeni 于个人工作室中创作。

  Ngobeni 的作品保留了暴力的基调,映照着他的过去:在创作于 2017 年的装置作品《拾荒者的女王》(Queen of Scavengers)中,他将一排黑色的娃娃连在一个有名无实的女王身上,这个女王是戴着面具的傀儡操控者,控制着娃娃们的命运。

上图:The City with Ayes 1,2017

下图:Queen of Scavengers,2017

  尽管 Ngobeni 不曾自称政治艺术家,其作品却时常透露对南非政治现状的观察,反映出当地的不平等境况。近期在伦敦和约翰内斯堡揭幕的“A Note from Error”展览亦是如此,他用色彩丰富的画布探讨沉重的话题:在民主时代,腐败何以猖獗依旧,贫富差距又为何变本加厉。

Io Makandal

  1978 年生于约翰内斯堡,她将自己的创作主题集中在物与物,物与环境的关系上。从自然造物到商品到工业耗材皆是她的关注对象。

  Makandal 痴迷于收藏。其位于金山大学的工作室(她正在此攻读硕士学位)堆放着许多箱这座城市所遗弃的材料。“我对介于自然与人造、混乱和秩序之间的空间兴趣甚浓。”她说道。

  Makandal 在自己位于金山大学(Wits University),俯瞰Braamfontein 的工作室中,她经常在这里为自己的装置作品寻找创作材料。

  在她的手中,混凝土、玻璃、铁丝网、塑料管道和砖瓦被变作令人叹为观止的装置艺术品。她的作品是对都市生活的歌颂:鲜艳而富有生机的色调和各式各样的材质,影射着景观与文明的熙熙攘攘。例如,她在自己所居住的街区 Braamfontein 的一块白垩皂石上发现了红润的颜色,并认定 “这是约翰内斯堡的颜色”,锥形交通路标上的人造橙色则意味着当地的建筑项目或工业开发。她的装置作品也对消费主义进行反思。

  Makandal 作品

  “我们都在肆意消耗资源,我想让人们关注废料的处理。”Makandal 是约翰内斯堡本地人,本科时期生活在开普敦,最终为了寻求更能激发创作的环境而回到故乡。“约翰内斯堡内部有着非常复杂的矛盾关系,而且就存在于你的面前。这是一座很疯狂、很丑陋也很美丽的城市。”

Mikkhael Subotzky

  1981 年生于开普敦,他的装置,电影,录像和摄影作品在博物馆和画廊中被广泛展出,并获得了包括 KLM Paul Huf Award, W. Eugene Smith Grant, Oskar Barnack Award 以及 Discovery Award at Rencontres d'Arles 在内的奖项,也是 Magnum photos 的成员。

  在创作生涯早期,Subotzky 手中镜头的聚焦点是边缘化人群,例如开普敦 Pollsmoor 监狱的囚犯(纳尔逊·曼德拉曾被囚禁于此),揭露仅在表面上终结种族隔离制度的国家中,黑人权益被剥夺的现实。

  Subotzky 在自己位于 Arts on Main 的工作室中,这一地带是 Maboneng 的艺术家集聚地,于此定居的艺术家还包括 William Kentridge。其身后的艺术品《今天不要指望看到爆炸》(Don't Expect to See AnyExplosion Today)反映了“Fees Must Fall”抗议游行活动,以及新古典建筑的政治内涵。

  他拍摄的另一所监狱 Beaufort West,成为了 2008 年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一场展览的主题。同年,他与英国艺术家 Patrick Waterhouse 合作在非洲最高建筑 Ponte City 上进行创作。于 1976 年竣工的 Ponte City 是一座代表着约翰内斯堡实力与野心的现代地标建筑 。然后,在后续的数十年中,这栋大楼却逐步陷入荒废状态:富裕的住户们纷纷逃离,穷人蜂拥而入。Subotzky 和Waterhouse 花费六年的时间记录这栋建筑及其住户的变迁,以百科全书式的细节记录了这里曾经的梦想以及当前的梦魇。

 上图:作品"Michelle Mallies Preparing for work"

  下图:作品“Sunday church service"

  近来,Subotzky 将创作重心转移至油画:起始点是他于 2017 年在开普敦 Maitland Institute 开办的展览。他在画布上印制图案,然后反复擦洗、熨烫、分层堆积,直到图案产生新的意义。其作品包括颠覆一部有着严重种族歧视色彩的卡通漫画,将袭击者与受害者的皮肤色对调,这部卡通原本的主题是科萨族土著袭击欧洲殖民者。 “种族歧视的根源一部分来自白人主义的正常化,因此我在许多作品中对白人大男子主义进行重构,让他们看上去很古怪。这些作品看起来与我以前的作品很不一样,但作品之间有着概念上的线索,将它们连为整体。”

Lagy Skollie

  1987 年生于开普敦,作为一名女权主义艺术家,她热衷于反抗禁忌,公开谈论性,愉悦,人际关系以及虐待等社会问题。

  Skollie 凭借特征显著的创作风格崭露头角,这与 Nike 为她提供的资金支持以及她与当地时装品牌 Marianne Fassler 的宣传活动不无关系。不过,她所扮演的角色并不总是舞会皇后,作为开普敦南非本土学校中的少数族裔,她总被排挤在外。她的祖先科伊桑人在数个世纪以来饱受欧洲移民者的蹂躏与压迫。

  Skollie 通过作品探讨性与性暴力,作品中分别象征男性与女性的香蕉和番木瓜便是证据。

  近期于伯明翰东区计划(Eastside Projects)举办的展览中,她探讨了“papsak”这一主题,“papsak”是一种装有廉价酒水的袋子,被用作取代钱币支付科伊桑工人工资的方式,并在当地造成了严重的酗酒现象。“Hottentot Skollie”则讲述了 Sara Baartman 的故事——在 19 世纪的欧洲,一位臀部健美的科伊桑妇女被当作怪物巡展——作品也反映了物化女性现象至今犹存的状况。该展览还展出了一系列黑人女性的臀部印痕,被握着拍照手机的手包围。

Lady Skollie 作品

  尽管当前的南非依然有许多让 Skollie 感到不满的现状,但她对约翰内斯堡热情不减,这是她三年来的家。“这座城市建立于金矿挖掘之上,它的步伐极富活力。”

Michael MacGarry

  1978 年生于 Durban,电影工作者,视觉艺术家。他将政治观念与浪漫诗意以各种媒介的形式呈现包括雕塑,摄影,装置和电影。他专注于边缘化和集中叙事之间的紧张关系;现代生活高速变化状态的空间中再在微观上及宏观上的体现。

  MacGarry 首部视频作品《LHR-JNB》虚构了包括他自己在内的四位年轻人在飞机失事后的求生经历,于各个大陆与文化之间漂浮的景象反映了艺术家本人复杂多样的背景:出生在德班(Durban)的他漂泊在南非和欧洲各处,直到四年前才定居于约翰内斯堡。

  MacGarry正在创作《发言人》(Porte - parole)一座将在开普敦 Everard Read 画廊展出的钢雕。

  这种景象继续在他近期的影片中出现,包括 《尘埃之海》(Sea of Ash),这部作品是对 Thomas Mann 作品《死于威尼斯》(Death in Venice)的重新构思。聚焦塞内加尔难民 Pape Babacar Kebe,艺术家一边反思当前的难民危机,一边穿过一座现代风格的墓地,从威尼斯礁湖回到大海,这是他不幸的归乡之路。

  MacGarry 作品《尘埃之海》(Sea of Ash)

  在 MacGarry 看来,南非仍处于过往种族隔离制度所带来的伤痛之中,与其他非洲国家处在一种“怪异”的关系中。这成为了创作灵感,他想用创作来揭露非洲大陆整体进步幕后的种种内幕,以及人们的流离失所。他的“Kilamba Kiaxi”系列作品探讨了一座由中方投资建立的新城市,该城市位于安哥拉罗安达外 25 公里处,现因房屋租金价格过于昂贵而变成了一座鬼城。在下一个项目中,他将记录非洲移民农民的生活。

Nandipha Mntambo

  1982 年出生于 Swaziland,她将自己的创作主题集中在女性身份以及女性身体上,以雕塑、录像、照片的形式呈现。

  基于本能又蔚为壮观,Mntambo 的作品融合了非洲传统、欧洲传说以及印度神话元素。2008 年,她创作了一幅展现自己在逐渐变成牛头人的自画像,以具象形式联合展现出古希腊罗马神话中劫持欧罗巴的受害人与侵略者的形象,并由此声名鹊起。

  Mntambo 在自家后院中,她与本地建筑师 Kate Otten 共同设计的工作室即将在这里开始建造。

  之后的数年中,这位出生于斯威士兰的艺术家使用牛皮创作了多件雕塑,反复将自己的身体用作原型,其中最为著名的非《Emabutfo》莫属:由 24 具无头人像组成的鬼怪军队。在她于非洲当代艺术博物馆(Zeitz MOCAA)举办的回顾展上展出。在与建筑师 Kate Otten 的合作下,她将在自己位于肯辛顿市郊的家后院建造一个全新工作室,并在其中专为雕塑和油画创作预留空间。

 上图:Mntambo 作品“Emabutfo”

  下图:Mntambo 作品“Minotaurus”

  Otten 表示,这座新建筑是“有皮肤的框架,与 Nandipha 的创作方式产生了关系”。与此同时,她近期与作曲家 Clare Loveday 合作完成的作品对比了伯明翰以及约翰内斯堡的标志性建筑——学校、剧院和清真寺在人群与资金流入和流出前后所经历的变迁。

Billie Zangewa

  1973 年生于Blantyre,她习惯于以丝绸进行创作,在布匹上叙述她的世界。经过剪裁的真丝拼贴以棉质刺绣提供丰富的媒介,珍贵的纹理和质感,充满温柔的女性特质。现居住于伦敦和约翰内斯堡。

  Zangewa 成长于博茨瓦纳的哈博罗内,在1997 年因创作机遇和对都市生活的向往搬到了约翰内斯堡。她的早期作品展现了当地的城市空间,将丝绸布样拼接在 一起,好似种族隔离制度终结后的约翰内斯堡文化的拼接图。

  Zangewa 在厨房桌子上用纺织物进行创作,放在她身前的是《最甜蜜的热爱》(Sweetest Devotion),一件在 2018 年 FNB 约翰内斯堡艺术博览会上展出的作品。

  《黑色维纳斯的诞生》 (The Rebirth of Black Venus)是对波提切利典作的重构,描绘了一位非洲黑人女性矗立在当代摩天大楼之上的情景,是 Zangewa 对贬低女性的父系社会的抗击。“我想让年轻的女性在看到我的作品之后说’我也能变得独立、有力量,保护自己免受侵犯’。”其近期创作主题是家庭生活景象:一件展现了她在床上裹着带有花瓣图案的羽绒被在睡觉,另一件则展现了她在厨房中抱着年幼的儿子。

  左上顺时针起

  1. 黑色维纳斯的诞生

  2. "The Canstant Gardener"

  3. "The Struggle Part II"

  “我意识到分享每日的故事是我们将彼此人性化的唯一方式。”在每个人都沉迷于自拍的年代,Zangewa 自信的自白式的艺术创作引起了人们的共鸣,不仅让她的作品在泰特美术馆、史密森学会(Smithsonian)和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Stedelijk)得以展出,也让她成为 2018 年 FNB 约翰内斯堡艺术展上的特别嘉宾,并在艺术展上举办了一个布置为花园的个展。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新闻,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南非艺术之城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新闻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评论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9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