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利·库布里克展览:从色情奶吧到闹鬼酒店
2019年05月04日 11:45:29    作者:文/Oliver Wainwright 译/鲜林   来源:界面新闻

  这场令人震撼的展览展现了这位伟大导演令人着迷的天才创造力,无论是发明太空时代,还是在伦敦一座煤气厂重现越南战争。

  《2001太空漫游》剧照 图片来源:Warner Bros Entertainment Inc

  伦敦设计博物馆里展出了一张俄勒冈州某家白雪覆盖的杂乱酒店的照片,上面涂满了电影导演斯坦利·库布里克充满活力的涂鸦和强有力的指示。在派他的布景设计师去美国勘探场景地后,他决定将这栋建筑用作《闪灵》中闹鬼的酒店的外景。标记肆意地写在图片上,明确地说明了他希望这条穿过雪原的弯曲小径如何出现在镜头中,并带上了一个典型的严厉警告:“要实现它别无他法,再说一遍,别无他法!要格外小心,因为别的小路组成的效果会很坏、很坏、很坏!”

  这张照片让我们瞥见库布里克向他的电影投注的对细节的过分关注和无情的完美主义,这种全面控制的方法在这场关于他生活和工作的最新大展上得到了生动呈现。展览展示了500多件物品——从肯·亚当为《奇爱博士》画的作战室草图,到《发条橙》中科洛奶吧的色情家具——这让参观者一头扎进了库布里克一丝不苟、常常令人不安的头脑中,了解他是如何从头开始构建整个世界来讲述自己的故事的。 

 《闪灵》中格雷迪的双胞胎女儿所穿的衣服和鞋子 图片来源:Nils Jorgensen/Rex/Shutterstock

  第一步总是调查,而且是大量的调查。库布里克会花费数年时间沉浸在手头的项目中,直到他了解他要表现的人物、事件和科学现象的每一个细节。如他(未完成)的拿破仑电影的展览部分所示,他为这位法国皇帝每一天的生活制作了一张索引卡,记录其活动,甚至包括菜单选择。“这就是个百科全书。”博物馆馆长迪耶·萨迪奇说。

  有时候库布里克的知识水平会让他惹上麻烦。《奇爱博士》的战机内部非常精细,以至于他被怀疑从事间谍活动。美术指导肯·亚当回忆说:“美国军事人员参观了片场,对我们这架飞机的精确性感到惊慌。我们收到一份备忘录,上面写道:‘你们最好确保,你们知道自己的推荐信来自哪里,否则你们可能会被联邦调查局调查。’”

  通过展览上大量的通信、草图、道具和笔记,库布里克显得像一个无所不能的人物,从服装设计到宣传海报,他对自己作品的各个方面都享有完全的控制权——同时拥有令人羡慕的延长截止日期和增加预算的能力。

  笔记显示,他对索尔·巴斯为《闪灵》设计的海报大加挞伐(“哪怕是这种尺寸也很难看懂”“酒店看起来太乱了”),并调整了赫迪·雅曼为《2001天空漫游》的服装选择的面料。这部科幻电影在设计上的天才之处在于它呈现了一个看似合理的未来,而没有转向幻想。正如库布里克在谈到服装时所说:“问题是要找到看起来不同的东西,它能反映出面料的新发展,但它不会分散注意力……纽扣肯定会消失。即使是当前,也有面料可以自己粘住。”  

美术指导肯·亚当为《奇爱博士》的作战室所画的素描草图 图片来源: © Sir Kenneth Adam

  展览中《2001太空漫游》的部分——被许多人视为库布里克的最高成就——令人兴奋,它展出了大量原创艺术品、模型太空船、服装和道具。它包括一个具有开创性的离心机装置的迷你模型,一座12米高的仓鼠轮子,靠着它能拍摄出宇航员倒立行走的场景(这是英国厂商维克斯-阿姆斯特朗花费6个月和超过58万英镑制作的)。

  这部史诗电影尽可能准确地呈现出未来的太空旅行可能采用的形式——基于德国火箭科学家沃纳·冯·布劳恩提出的想法,一座巨型辐条轮能绕着它的轴线旋转,为它的乘客创造人工重力。库布里克借助熟识的事物增加了电影的可信度,他呈现了大量的产品,从泛美航天飞机到空间站中的希尔顿酒店、以及IBM平板电脑——这比iPad早了40年。

  他对当代最新设计和科技具有敏锐的感知,经常在电影里利用其诱人的魔力。“漂亮的机器有一种性感,”他说,“尼康的味道,意大利跑车或者一台漂亮的录音机的感觉。”这种对物品的恋物癖态度贯穿整部《发条橙》,其中的室内场景都是用当时可以买到的东西来装饰,却足以给人一种未来的感觉。主角的卧室里摆放着一台由埃托·索特萨斯设计的猩红色Olivetti牌打字机,旁边还有Herman Makkink的《Christ Unlimited》人偶,以及戴维·加蒙设计的未来主义透明转录机。

  展览中的《发条橙》部分 图片来源:Nils Jorgensen/REX/Shutterstock

  但是这种完美主义常常伴随着一些问题。电影开场的奶吧内景,最初是与艺术家艾伦·琼斯合作设计的,他用女性人体模型制作的妖冶家具引起了库布里克的注意。琼斯甚至还为电影设计了女服务员的制服,构思出臀部开洞的莱卡纤维紧身连衣裙。他说:“我想要女服务员的服装反映这样一个事实,当她端上食物时,她是功能性的,当她转身离开时,她是装饰性的。”两位大师在费用上意见不一,因此琼斯的作品——就像其他展览中许多精心制作的原型设计一样——被封存了。

  也许,整场展览中不断出现的一个最惊人的事情,就是库布里克为了避免旅行而经历(并迫使其他人也经历)的巨大麻烦。尽管他在年轻时候就有了飞行员执照,但他害怕飞行,所以他的绝大部分电影都是在英国拍摄的。由于他不旅行,世界反而带给他惊人的长度。

  为了他1987年那部著名的战争电影《全金属外壳》,库布里克雇佣了皇家艺术建筑学院毕业生安东·弗斯特,利用从西班牙空运来的200棵活棕榈树和从香港空运来的10万棵塑料热带植物,将伦敦的贝克顿煤气厂改造成越南的顺化市。同时,帕里斯岛训练营则是由英国本土防卫自卫队在巴辛波恩的军营、恩菲尔德的一座废弃机场和谢伯顿制片厂的一个军用厕所拼凑而成的。片场照片展现了弗斯特如何提议,通过策略性拆除和扩建,将贝克顿20世纪30年代的混凝土遗迹改造成一个模糊的东南亚城市景观。  

在《全金属外壳》片场的库布里克 图片来源:© Warner Bros. Entertainment Inc.

  在他的最后一部电影《大开眼戒》中,库布里克试图用伦敦街道的拼贴画面来再现纽约的格林威治村。他派姐夫的儿子辛勤地拍摄了整条商业道路,并绘制了一幅超现实的曼哈顿地图,在每个地区标上了可以作为替代的伦敦街道。这是他在1975年的历史剧《乱世儿女》中使用过的拼贴方法,他的团队跑遍英格兰、爱尔兰和德国,寻找理想的豪宅,他们最终用12处地点拼凑出了一座神秘的宅邸。“他不停地改主意,我在爱尔兰乡下跑来跑去,努力找到这样的地方,”肯·亚当回忆说,“要是他不喜欢这个地方,整个场景都得重拍……这简直是灾难。”

  库布里克毫不妥协的挑剔让他的许多合作者发疯,但大多数人都同意,就最终产品的质量而言,这通常是值得的。正如西德尼·波拉克在2012年的纪录片中所说:“‘完美主义者’通常是‘令人头大的人’的委婉说法。斯坦利是第一个真正的完美主义者。”

  伦敦设计博物馆的“斯坦利·库布里克展览”将从4月26日展出到9月15日。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新闻,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斯坦利·库布里克 
文/Oliver Wainwright 译/鲜林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新闻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评论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9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