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世界艺术中心,是否真的会是卡塔尔
2019年05月13日 17:49:23    作者:文/Javier Pes 译/Phyllis Zhong   来源:artnet新闻

 

 卡塔尔埃米尔Sheikh Tamin和其妹妹Sheihka al Mayassa一起出席了卡塔尔国家博物馆的开幕式。摄影:Arda Kucukkaya,Anadolu Agency / 盖蒂图库

  今年三月,群星璀璨、共聚一堂,多哈举行了由Jean Nouvel所设计的超大型卡塔尔国家博物馆的开幕典礼。这场开幕式在卡塔尔埃米尔(“埃米尔”是阿拉伯国家的贵族头衔, 从其意思“统帅”意译为“总督”,又可意译为“国王”、“酋长”等)Tamim bin Hamad Al Thani和他的妹妹、卡塔尔博物馆联盟(Qatar Museums)的主席Sheikha al Mayassa bint Hamad bin Khalifa al Thani的监督下举行。整场仪式汇集了诸多重量级博物馆馆长、明星建筑师和知名艺术家。他们中的许多人还参加了 “卡塔尔创造”(Qatar Creates)峰会。而该峰会上的一系列分组讨论无疑突显了一个事实:卡塔尔这个虽小,但天然气与石油资源富足的国家在世界艺术舞台上打出了超越其体型的一记重击。此外,值得庆贺的是,一些真知灼见和意外之喜也随着这场论坛诞生,以下便是会谈中出现的五个关键要点及谈话思想:

  01、杰夫·昆斯或将成为一位“世界杯项目竞逐者”

  杰夫·昆斯居然是一名足球迷?上周,这位美国艺术家享受了一场专属旅行:他参观了卡塔尔为举办2022年国际足联世界杯而建造的数个体育场。不过昆斯并非独享这一待遇的人:在前洛杉矶现代艺术博物馆策展人(也一度是豪瑟沃斯画廊合伙人)Paul Schimmel的Instagram页面上,他与昆斯搂着背,一同微笑着望向镜头(Schimmel的帖子没有指明他与昆斯见面的地点,但是他们所处的体育场看上去很像Norman Foster在卢塞尔所设计的场馆,而卢塞尔正是2022年世界杯决赛的举办地。不过,鉴于多哈及其周围有7个体育场几近完工,一时间便很难判断Schimmel Instagram上所指的究竟是哪一个场馆)。

  那么,杰夫·昆斯会为这座体育馆创造一件作品吗?基于保密协议,现在还没有人愿意去确认或否定这种可能性。但在公共艺术方面,卡塔尔却已经建立起了自己的联盟。该联盟涵盖了里查德·塞拉(Richard Serra)、路易丝·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达明·赫斯特(Damien Hirst)和KAWS等在内的多位艺术家的大型雕塑作品。

  

Paul Schimmel的Instagram图片: 与杰夫·昆斯和他的家人们一起参观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场馆

  在卡塔尔国家博物馆开幕日的小组讨论中,杰夫·昆斯与同辈艺术家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菲利普·帕雷诺(Philippe Parreno)、Doug Aitken以及初步崭露头角的卡塔尔艺术家Ghada al Khater一同发言。尽管artnet新闻询问了每位发言者是否会抓住机会为卡塔尔世界杯创作一件作品,但主持人Tom Eccles却特意规避了这一问题(埃利亚松、帕雷诺和Aitken告诉我们,他们尚未收到任何为世界杯创造一件作品的委任,但是昆斯工作室、Eccles、Schimmel和卡塔尔博物馆却未对此问题做出任何澄清或确认)。

  尽管如此,埃利亚松却提出了一个新颖的点子——在世界杯竞技场上开辟一个公平竞争环境:为什么不让每个球队完全隐去名字,以弱化世界杯所表现出的过度民族主义?埃利亚松告诉观众,如此一来,专家评委们便可以仅凭球技优劣甄选出世界杯冠军。 “这将是一件关乎公平的艺术品,”这位艺术家告诉我们,“说实话,我认为这会是一场精彩的比赛,但我可能也是唯一持有这一观点的人,”他说, “我定会斩断团队之间那种强大的认同感,不做盲目支持者。”

  02、当世最大的现代艺术博物馆?

  

建筑师“元素精灵”(Elemental)为多哈现当代艺术的 “艺术制造厂”(Art Mill)所设计的获奖作品。摄影:Javier Pes

  博物馆之间一直以来都存在着一种竞争关系——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之于泰特现代美术馆、冬宫之于卢浮宫。但是,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比海湾地区更钟爱实行一种“越多越好”的准则。在金融竞争力方面,上述任何一个博物馆也都无法与卡塔尔博物馆的预算相匹敌。据报道,这家博物馆的购买力预算仅在2013年便已达到了10亿美元。

  尽管以双倍快进的速度建造的七个世界级足球场已经成为2022年以前卡塔尔的核心聚焦点,但卡塔尔的“蓝筹现当代艺术家园计划”却也未甘落后。在卡塔尔国家博物馆的首届临时展览中,参观者可以看到普利兹克奖获奖建筑师Alejandro Aravena将旧多哈港口的巨大面粉筒仓和仍在运转的磨坊改建为广阔的“艺术制造厂” (Art Mill)的设计图纸,这座“艺术制造厂”也将成为卡塔尔蓬勃发展却鲜少展露的现当代艺术收藏的未来家园。据悉,这座建筑面积超过8万平方英尺,是泰特现代美术馆的两倍有余。此外,“艺术制造厂”与其位于同一地区,尚处于绘图阶段的巨型对手,弗兰克·盖里所设计的阿布扎比古根海姆美术馆相比,规模也近翻倍。据悉,即便阿布扎比古根海姆美术馆得以建成,该建筑也将“仅仅“占地4.5万平方英尺。

  此外,本次展览中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模型则是Herzog和de Meuron为多哈所设计的宏阔海滨规划。在此项企划中,该城市的大型Corniche公园的规模也将翻倍。点缀着公共艺术的绿地将连接着贝聿铭所设计的伊斯兰艺术博物馆、Nouvel的国家博物馆,以及即将面世的Aravena所创建的 “艺术制造厂”。

  03

  博物馆馆长并非一份愉悦的工作

  

爱德华・马奈作品《奥林匹亚》(1863) 中的黑人女仆。摄影:DeAgostini / 盖蒂图库

  在一个充斥着激进思潮的时代,你或许会认为,作为一位国际性博物馆的馆长,在卡塔尔小住几日便如同享受了奢华Spa一般 。但此次参加多哈文化峰会的惠特尼博物馆馆长Adam Weinberg却表示,自己现在每天都如坐针毡,因为几乎每周都有新的示威活动在惠特尼博物馆的门口发生——而且越来越多类似的示威抗议也陆续在博物馆前厅展开。artnet新闻了解到,卡塔尔的博物馆馆长们私下创立了一个非正式支持小组,并向其他博物馆提供了给予同情式倾听的窗口。 因此,当Weinberg呼吁博物馆应该成为“不安全想法的安全空间”时,他一定认为自己在卡塔尔国家博物馆找到了一批接受度极高的信众,不过,Weinberg没有直接点明任何抗议团体的名字,他只是表示:“我们可以去斗争,我们可以去抗议,但与此同时,我们也需要保持尊敬与理解之心。而这无疑是一件极其艰难的事。”

  奥赛博物馆馆长Laurence des Cars透露,当她一觉在多哈醒来时却发现,一个本应作为好消息宣传的故事却被放大成了过度的欣喜。为此,Laurence des Cars不得不去澄清一些夸张的和不准确的媒体报道:这些报道称,马奈的《奥林匹亚》曾有一段时间以画中那位黑人模特的名字命名。不过,这个故事倒是获得了一个圆满结局:Des Cars宣布,奥赛博物馆的大展“黑人模特:从席里柯到马蒂斯”(Black Models:From Géricault to Matisse)将于这个秋天在法国加勒比海的瓜德罗普岛拉开帷幕。Laurence des Cars告诉artnet新闻,为了本次展览,《奥林匹亚》可能会进行一场极罕见的“离家远行”。不过,奥赛博物馆正在为这幅在女权历史上占据重要地位的画作寻求合适的航空运输。因此,《奥林匹亚》能否出现在瓜德罗普岛展览的名单之上仍有待确认。

  04

  来自俄罗斯的爱

  

《太阳的胜利》(1913)重整歌剧服装,俄罗斯博物馆。摄影:Javier Pes

  与领土面积更辽阔、更具侵略性,目前正在引领诸国对卡塔尔实施封锁的的邻国沙特阿拉伯不同,此次位于卡塔尔的博物馆开幕式和文化峰会着重展现了卡塔尔部署软实力的计划与能力。或许也正因这个原因,沙特特意选在了上周三宣布它也将实施“文化开放”的政策(尽管有多少艺术家会接受沙特王储Mohammad bin Salman的这份邀请仍有待观察)。在这场地缘政治文化的外交游戏中,卡塔尔博物馆无疑是一个日益强大的角色,而沙特阿拉伯王储则似乎扮演着艺术界舞台上的最大反派角色之一。

  与此同时,凭借其地理位置的优势,卡塔尔得以借用来自俄罗斯的许多艺术品。这一切对Adam Weinberg这样的美国策展人而言,则只能等到美俄关系大幅改善的那一天(自2011年以来,美俄这两个超级大国之间便从未实现艺术博物馆间的任何租借交流)。因此,作为俄罗斯-卡塔尔文化年的一部分, 此次于多哈消防站博物馆(Fire Station Museum)举办的卡齐米尔·马列维奇作品展无疑将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大都会博物馆或任何其他美国大型博物馆中形成巨大轰动。

  本次马列维奇作品展中,包括这位艺术家的死亡面具在内的全部展品都来自圣彼得堡的俄罗斯国家博物馆。这些星光熠熠的借展作品品还涵盖了一幅绘制于1915的《红场》。通过这些晚期作品,马列维奇试图以比喻的风格安抚20世纪30年代初的斯大林(马列维奇从未完全放弃对红场这一主题的描绘)。

  而曾在卡塔尔国家博物馆的开幕式上与Weinberg一同发言的冬宫博物馆馆长Mikhail Piotrovsky表示,他最近在达拉斯会见了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馆长Glenn Lowry,并曾一同探讨缓解现今僵局的方法。artnet新闻获悉,Pitrovsky计划在秋季重返美国以维系美俄文化关系。而慈善家Maja Hoffmann也在卡塔尔峰会发言,呼吁创建一个“文化达沃斯”。而卡塔尔因其“中东瑞士”的名声,似乎成为了这一企划的理想举办地。

  05

  你还未看见任何东西

 由建筑师Herzog&de Meuron设计的卡塔尔巨型博物馆模型。摄影:Javier Pes

  对卡塔尔博物馆联盟而言,未来无疑可期,因为它正在建设一个世界级机构网络,以创建一个“海湾版博物馆群”。其中,一个体育博物馆正向着完工终点线大踏步迈进,并预计将于2020年对外开放,以迎接2022年世界杯。与此同时,国家博物馆的首个展览“创建多哈”(Making Doha)则进一步揭示了该国的雄心壮志。该展览描绘了多哈这座城市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的爆炸性扩张,与此同时还附上了一本关于已在规划之中的卡塔尔建筑与设施的便利指南 。毕竟,谁又想得到,已故的扎哈·哈迪德竟会在2003年设计了一个多哈古根海姆大厅?

  在这次的展览中,“未来多哈”版块还展示了一些迷人的视效与模型。这其中就包括了雷姆·库哈斯/OMA所设计的“艺术银行”。在该“银行”中,艺术杰作们被悬挂于一个可移动的架空轨道上,因此,这些艺术品便可以在观景窗之间来回滑动(这无疑建筑师的一种奇思妙想,但振动对画布可能造成的损害却将是修复师和策展人的噩梦)。

  另外,Herzog和de Meuron能否看到他们规划中的大型博物馆在多哈以北崛起还有待观察。不过,在此次展览中,却已有数个展示巨型环状建筑的概念模型出现。据展签说明,这些模型描绘的是多哈卫星城卢塞尔市的博物馆。

  此次展览的联合策展人,OMA的Samir Bantal表示,Jacques Herzog希望这座建筑能够容纳卡塔尔的东方主义藏品,并兼备一个总统级别的酒店。此外,与扩建后的泰特现代美术馆一样,这座建筑模型似乎还包含了复刻历史悠久的清真寺的意味。不过,目前该项目还悬而未决,但如果埃米尔能对该企划给予认可,那么这座建筑将拥有和卢塞尔足球场同等的规模——而这一切也都将独属于多哈。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新闻,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世界艺术中心 卡塔尔 
文/Javier Pes 译/Phyllis Zhong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新闻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评论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9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