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藏家曾文泉:从电影人到策展人
2019年05月15日 09:43:17    作者:文/苏珊•摩尔 译/马拉   来源:FT中文网

  曾文泉(Rudy Tseng)在亚洲当代艺术领域是一个决定性的角色。他具有广告与电影行业的从业经验——他于2005年12月作为华特迪士尼国际(Walt Disney International)台湾地区主管退休——目前他是一位常住台湾的收藏家和备受尊敬的策展人。他还是泰特美术馆(Tate)亚太地区收藏委员会(Asia-Pacific Acquisitions Committee)的成员以及东京森美术馆(Mori Art Museum)的委员,此外他还是多个国际艺术展的顾问团成员——如香港艺术博览会(ArtHK)、东京艺术博览会(Art Fair Tokyo)以及第一届台北当代艺术博览会(Taipei Dangdai)。

  “我的家族并没有艺术收藏的渊源。”他在位于台北郊区的家中语气轻快地说道,“我是按照传统中产阶级模式被抚养长大的,但当时家里甚至没有足够的钱来支付所有四名子女的教育费用。”在高中和大学阶段,他对现代诗和当代艺术都很感兴趣,他会在周末参观博物馆和画廊,并大量阅读了艺术家的专著。

  当身边的朋友还沉迷于汽车和时尚品牌时,他选择存钱购买艺术作品。他购入的第一件艺术品是现已年逾八旬、长居纽约的中国艺术家庄喆的一幅绘画。当时他刚三十出头,在一场拍卖会上购得了这件作品。庄喆是1957年成立的五月画会(Fifth Moon Group)的首批成员之一,并且是台湾现代艺术运动的前沿人物。他的艺术作品可以称得上是融合了中国书法和文人画的艺术传统与西方抽象艺术风格。

  “当时我的工作强度非常高,而且我出差几乎总是去好莱坞,没有什么机会去大量参观博物馆和画廊。”他说,“因此我把注意力放在了台湾本土艺术家身上,并在一定程度上扩展到了在海外工作的中国现代画家。”

  这种情况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发生了显著变化。当时他在伦敦与老朋友、艺术史学家陈维德(Eugene Tan)度过了一段时光,后者目前是新加坡国家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 Singapore)馆长。“他带我领略了伦敦市内一些不那么出名的角落,还向我介绍了年轻的英国艺术家(Young British Artists, YBA)的作品。正是在那时我才意识到,我希望收藏与我的生活存在联系的艺术品,而不是历史上某位艺术家的作品。”

  他开始购入戴维•巴彻勒(David Batchelor)、伊恩•达文波特(Ian Davenport)以及亚历克西斯•哈丁(Alexis Harding)等人的作品,陈维德则继续从伦敦给他寄来“引入入胜、极富魅力”的作品目录。

  巴彻勒借助回收再利用的霓虹灯箱制作的装置艺术品,例如“砖巷混音二号”(Brick Lane Remix II),在曾文泉极简主义风格的家中显得出人意料,它们明亮的色调在棱镜中反射跳跃,映照在轻微反光的白色墙壁、地板、玻璃嵌板以及包钢立柱上。

  “陈维德彻底改变了我的看法。”曾文泉反复表示,“自那以后我开始主动与台湾本土的艺术家接触,后来还将接触面拓宽到了日本——日本邻近台湾,我的父母也会说日语——之后进一步拓展到了东南亚。我结识了几位来自中国大陆的艺术家,此后又逐渐认识了一些来自印度、美国甚至南美洲的艺术家。我对艺术家的国籍并不在意,我关注的是那些能与我的收藏系列产生某种对话的艺术品。例如,我购入了墨西哥艺术家亚伯拉罕•克鲁兹威力戈斯(Abraham Cruzvillegas)的作品——同样由废弃材料制作的概念性装置艺术——因为他的创作观念与台湾道教非常接近。”

  或许可以将巴彻勒的回收灯箱看作是曾文泉17年电影从业历程与他日后对视觉艺术的关注之间起连接作用的重要一步。

  “当我开始学习台湾当代艺术时,我意识到台湾绝大多数出色的艺术家都主攻视觉艺术,因此我从很早就开始收藏视觉艺术作品。虽然你很难用一种传统的方式将其陈列在家中。台湾在低成本电脑硬件和软件方面的工业体系很强大,这也对艺术家的创作手法产生了影响。”

  他购入了新媒体先锋艺术家袁广鸣(Yuan Goang-Ming) 的作品以及艺术家陈界仁(Chen Chieh-jen)的作品,后者因积极参与社会活动而闻名。

  他还继续推进被他称为“艰难之路”的计划,收集以艺术家项目和行为艺术形式表达的观点,此外还收集实体艺术作品。这其中最著名的或许是李明维(Lee Mingwei) 的《补裳计画》(The Mending Project),这是一件强烈刺激情绪的互动装置艺术品,自从其在911事件后创设以来,就在持续巡展中。参观者们被邀请带来一件需要缝补的衣物,并在艺术家或其助手修补衣物时坐下与他们交谈。从散布在艺术家身后墙上的卷轴中抽出的彩色丝线与叠放在桌上的衣物相连,直到展出结束。

  这些衣物或许被它们的主人所珍爱,但遗弃元素——垃圾——在曾文泉的这个收藏系列中随处可见——例如黄永砯(Huang Yong Ping) 一件作品中所用的来自过期垃圾食品的各种材质,以及日本艺术家岛袋道浩(Shimabuku)的作品《章鱼石》(Octopus Stone)中所用的石头和贝壳。

  近期曾文泉最感兴趣的是亚洲各地受到国际关注的艺术家——不仅包括来自台湾的李明维和蔡佳葳(Charwei Tsai),来自日本的岛袋道浩,还包括越南出生的丹麦艺术家傅丹(Danh Vo)、韩国艺术家梁慧圭(Haegue Yang)以及泰国视觉艺术家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

  “收藏单个艺术品所带来的问题是,你可能会仅仅看到具体的艺术品本身。策划展览帮助我理解一位艺术家的创作步骤和发展阶段。这是一个很长的学习过程,但这有助于我扩展自己的收藏系列。”曾文泉如此解释自己是怎样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一名策展人。2008年在参加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Art Taipei)期间与朋友共进午餐时,他发现邻桌坐满了前来观展的日本收藏家,他们除了博览会以外没有东西可看,因为同期没有举办卫星展。“我的朋友让我为明年策划一些展览,我确实这么做了,自那以后我每年都会尝试策划一个展览。”

  “我并不是一个大收藏家——我更接近于艺术赞助人。我目前的首要任务是,在国际舞台上为台湾艺术界和台湾艺术家提供支持。”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艺术国际”网站的价值判断。

还没有人赞过这篇新闻,赶快抢个沙发!

网页 新闻
相关热词搜索  台湾藏家 曾文泉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文/苏珊•摩尔 译/马拉的相关文章
    频道推荐
    热点新闻
    视频连连看更多
    热点评论
    精品展览更多
    专    题更多
    博文推荐更多
    在线访谈更多
    管理员博客

    新闻热线:010-84505303

    邮箱:admin@artintern.net

    发私信

    Copyright © 2008-2019 artintern.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国际 版权所有

    电信业务审批[2008]字第242号    京ICP备09032365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364号    京ICP证08036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259号